红豆小说网

第八十二章 有阴谋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来,学吉他首先要了解吉他的构造,这是琴弦,最上面这根,是一弦,往下依次,二三四五弦,上面这些横杠,叫品丝,每一个品丝对应不同的音阶,你们听我弹。”

    马上,孙享福就用吉他弹了正反两遍音阶,俗称爬格子,他记得自己当年学吉他的时候也是八九岁,一个月只上了十五节课,就学会了扫弦弹唱,一个暑假过后,基本只要看着曲谱就能弹奏出不太难的伴奏了,是一种很容易上手的乐器。

    小孩子对这些新鲜事物接受的快,一个时辰,相当于后世的两到三节课的时间,李承乾和候舒雅就已经学会了《小星星》和《两只老虎》两首最简单的歌曲弹唱,不用孙享福说,他们自己就抱着吉他玩的嗨的不得了。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在李承乾的歌声中,孙享福和候舒雅按时离开了东宫,这方面,他们可不敢违背长孙皇后的旨意,目前,只怕满东宫的内侍都是长孙无忧的耳目。

    “老师,我们每天只学这么点吗?”回府的马车,候舒雅揉搓着自己的手指头道。

    “已经不少了,下去之后你要自己多练,尽快的把手指头上练出一层细茧来。”

    吉他的第一个瓶颈是和弦转换,很多新手就是卡死在这一步,而练习好和弦转换的前提就是,手指能很精准的按弦,拨弦,孙享福相信对这两个天资不错的孩子来说,问题不大。

    “太子每天只有一个时辰学曲艺,我却可以整天学,一定会比他强很多的。”

    “那可不一定,太子的领悟能力很高,你得多努力才行,而且,也不能整天练,尤其是手指没长出茧来之前,很容易起水泡的,回府之后多跟三丫头他们一起到课堂上学些东西,那才是有大用处的学问。”

    两人聊着,很快,马车就回到了孙府,但是没能进去,府门被很多人堵了。

    “各位道长,咱们府上无意与道门过不去,戏剧里面的剧情只是暂时的,昨天袁道长已经来我们府上谈过了,你们再堵在这里无理取闹,我们可要报官了。”德叔在大门前解释道。

    “哼,我们道门的事情,官府可管不着,你们望江楼拆了那舞台,停了那戏剧还自罢了,否则,今天只是堵你的门,明天,嘿嘿······”

    “明天怎么样?”孙享福下了马车,恼火的看向那个为首的道士道。

    “明天,让你府上血流成河。”

    那道士看了孙享福的官服装扮,不仅不怕,反而更加蹬鼻子上脸,嚣张道。

    “好的很,居然敢对一个朝廷命官这么说话,席君买死哪里去了?”孙享福怒极,朝府内喊道。

    “在呢!”一身练功服装扮的席君买在府中应了一句,就跑了出来。

    “全部打走,不要告诉我做不到,不然咱家就没你住的地方了。”

    说罢,孙享福牵着候舒雅往府内走去,而这时,原本与席君买在府内对练的一队大内侍卫也冲了出来。

    “打······”

    席君买一声令下,随着他训练了半个多月的大内侍卫们便一拥而上,近百个道士,在这二十多个高手面前,竟然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

    真是什么样的人带什么样的兵,以快度又凶猛的席君买为中心,很快,站在前排的几个道士就鼻血横流向后倒飞出去,一干侍卫,拳,肘,膝并用,没几下,门前的那些道士们便被打的一哄而散。

    不远处,望江楼五楼的一间面朝芙蓉园的客房中,王麟,崔绍元,崔冕,郑玄成,卢文渊几人将孙府门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崔兄,第一步计划成了。”

    看着被打跑的道士们,王麟嘴角一笑道。

    “呵呵,那就进入第二步了。”崔绍元冷冷一笑道。

    “崔兄放心,长安县令那边,我早就打好了招呼。”卢文渊接话道,长安县令卢守元可是他范阳卢家子弟。

    “以此子之能,光凭官面上恐怕不能令其就范,还得将他引入佛道之争。”崔绍元又道。

    “如此,我去兴教寺那边。”

    “我便去兴善寺那边。”

    “我去青龙寺那边。”

    ······

    几人分头行动,很快就从包间出来,往长安各个方向的佛寺方向而去。

    由于道士堵门事件,孙享福的午饭吃的并不香,放下碗筷之后,他还是决定去太史监找袁天罡谈谈,刚才门口那些道士,可不像是袁天罡指使过来的。

    带了两个侍卫出府,不一会,孙享福便到了皇城边,太史监品级虽高,但衙门比牧监署还小,孙享福找皇城值守的侍卫问了好几次路,才来到这座极像道观的建筑面前。

    “昨日才刚刚别过,今日孙下牧就来访,看来,你所谓的机密建筑,事关重大啊!”袁天罡将孙享福引入一个摆满了奇特事务的大厅,案前落坐之后便道。

    “机密建筑倒是不急,是另外一件事,今日上午有百余道士去我府上堵门,道长可知道?”孙享福开门见山道。

    “百余道士堵门?”

    果然,袁天罡一副意外的表情,孙享福就知道这事与他没有关系了。

    “怕是有人想挑动道门来对付我。”孙享福沉着脸道。

    “此人好歹毒的心思,不过,你也无需惊慌,长安各家道观,都唯贫道马首是瞻,过百人的调动,贫道一查便知,这就派人去详查,惩治恶首,定不叫事情闹大。”袁天罡给了孙享福一个放心的表情道。

    “如此,便有劳道长了。”

    说摆,袁天罡便出去唤人做一些安排,孙享福则是无聊的在太史局的大殿转悠,里面摆放的东西,也就一个司南和一个地动仪孙享福依稀能认得清,至于其它什么八卦星图之类的玩意,就完全看不懂了。

    不一会,袁天罡便回来了,还带过来了一脸疲惫之色的李淳风,不过今天李淳风再看到孙享福的时候,不再那么神神叨叨的了,想来是袁天罡已经做好了他的思想工作。

    三人坐定,袁天罡便先向孙享福道,“孙下牧放心,半个时辰之内,必有回复。”

    “如此,我便在此等候半个时辰吧!正好可以跟两位讨论一些学问。”

    “正合我意也,不知孙下牧除了算学和音律,还精通那些学问?”说到学问,李淳风来劲了,插嘴道。

    “种田算不算?”孙享福顺嘴就答道。

    “呃,种田,也,算是,学问?”李淳风被孙享福的话弄的一愣,有些转不过弯来道。

    孙享福见自己的专业被别人鄙视,当然不干了,便解释道,“这种田不仅是学问,还是大学问,什么样的田,种什么样的作物,几时下,肥力需求几何,土壤湿度需求几何,成苗之后如何达到最佳授粉,都是学问,掌握了这些学问的人和普通按时节播种之后就不管的人种出来的田,产量相差巨大。”

    “巨大是多大?难道孙下牧还能一亩地种出五石麦子来?”

    李淳风被孙享福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不过他小时候在山上学道,春耕时也和师父下田种地,翻土播种的事他干过不少,却没有孙享福说的这么玄,便不服气的道。

    这个时期的农夫并不像明清时期的农夫那么懂得精耕细作,所使用的工具,以及种植田地的大小,也由不得农夫们精耕细作,在后世,一户人家就算有精良的农具,靠手工也种不过来好几十亩地,更何况是现在,所以,这个时期的农夫无法完成很多能够提高产量的环节,基本就是大致打理一下,让农作物看天气自由生长。

    比如,这个时期的农夫如果发现田里干旱了,要是让这家人用桶去挑水灌溉几十亩田地,就算把这家人的肩膀都挑断了,田地里的作物也吸收不到多少水份,后世就不一样,抽水机轻易的就能够完成了,即便是这样,一家人也很少种超过三十亩的,不过那个时候的三十亩,可比这个时候的八十亩的产量还高的多的多。

    “如果是我亲自种的话,这也不是不可能啊!”孙享福轻松的回了李淳风一句道。

    麦子在后世的亩产量普遍在七八百斤以上,如果是精心打理的实验田的话,亩产一千几百斤都没问题,孙享福研究生时期就亲自种植过一块实验田,亩产收了一千三百多斤,虽然离山东一块实验田创下的一千五百多斤的记录还有些差距,但足够吓死这个时期的所有人,即便以这个时期田亩的大小来算,亩产也差不多千斤,那可是八石多,是这个时期小麦平均亩产的三四倍。

    李淳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孙享福讨论起种田的事情,反正,话题一开始,就没法好好的结束了,他其实应该祈祷自己没有跟孙享福讨论天文方面的事情,不然,估计他又会进入魔怔状态,话题直到袁天罡派出去的人回报的时候才结束。

    “不好了掌教,佛门不知道为什么,跟咱们起了冲突,现在正准备召集人手,冲击咱们城内的道观。”

    “秃驴敢尔。”

    先前还和和气气的袁天罡闻言,面上顿时杀气阵阵,据闻这个时期的佛道之争还上过史书,那么,争斗就一定很残酷了,不过,作为局外人的孙享福却是比较冷静的在看待这个问题,佛门这个时候跟道门发生冲突,会不会跟自己有关?这里面,恐怕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