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九章 存在即合理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楼包厢区会被戒严,晚来了的进不去,戒严不撤除,早到的人也不准出来,所以,提前三天就订好位置的王麟,为了能占到好位置,一大早就过来进了包厢,等人在李渊一行人走后,他们却还呆坐在包厢里没有走。

    “怎么样?你们可有把握在馨香楼也演一场?”王麟的目光扫视了一眼自己带过来的数十个青楼艺人道。

    “这,前面的戏剧或许能演个大概,最后那一曲,恐怕很难。”鸳鸯楼的歌舞大家李香蝶有些为难之色道。

    “难在何处?”王麟有些不满的看向她道。

    “首先是那种有音阶的鼓,我等从未见过,恐怕难以打造,再就是那歌曲的唱腔,需要慢慢摸索,最重要的是,歌曲里面的感情,这是他们夫妻二人琴瑟和鸣之作,我等模仿,只恐唱出来空洞无神。”

    其实李香蝶进入了一个误区,她只以为这首歌是因为孙享福和虞秀儿的真情流露才能够唱的这么动人,其实未必,感情确实有一些,但主要是唱法的问题,这种流行音乐的唱法,不是只靠听过一遍歌就能吃透的,需要系统的学习,就算是孙享福和虞秀儿唱出来的这一曲,在后世也不过刚好及格而已,跟后世那些明星歌手唱出来的还有很大差距,因为孙享福在后世不过是个KTV级别的歌手,上不得大舞台,而虞秀儿,则是占了先天条件较好的优势,不过他们的身体都年轻,还可以练,进步的空间很大。

    “我不管有多难,你们······”

    “王兄,此法,恐怕是行不通了。”见王麟又要暴走,崔绍元出声劝解道。

    “可是,难道就任由我等家族的产业没落?”

    王麟之前一系列的山寨手段,虽然花费不小,但确实给世家系的酒楼拉回去不少生意,与此同时,他们的酒楼几十年来,第一次降价了,而且是在冬季,长安城食材昂贵的时候降的价,折腾了一通,虽然赚了一点人气,却没有赚到实际利益,当然,他们世家大族多的是钱,不在乎短期的利益,但最郁闷的是,他们没有对望江楼造成什么伤害。

    望江楼平时的客人虽然减少了一半,但,白蛇传一但开演,顾客马上爆满,要知道,以望江楼的巨大量体,爆满可是不容易的,需要七八千人同时上门,当然,以孙享福的眼光来看,这算不得什么,后世,一家火爆的重庆火锅店,门外排队的人经常叫到两千多号,七八千人等着吃饭,那才叫火爆。

    崔绍元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此子让我崔家颜面扫地,安能与他罢休,王兄请看。”

    说着,崔绍元透过楼上的窗口,往一楼大厅中面色极其复杂的李淳风一指,王麟看过去,顿时明白了什么。

    “崔兄高见也,不过此事非同小可,我等需要仔细谋划谋划······”

    一干歌舞艺人以及服务员全部被王麟和崔绍元几人屏退之后,他们便在包厢里密议起来。

    “娘子,唱的爽不爽?”

    后台,和虞秀儿一同卸妆的孙享福一脸笑意的问道。

    “当然爽了,不过我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地方,你让人打造的乐曲我们这几日要勤加练习,那个吉他你得好好的教我。”

    从作品里面,虞秀儿就能感知到缺陷,这就是天赋,它能很好的补足孙享福这个半吊子。

    “行,一会回去咱们好生研究······”

    正聊着,春桃却拿着一封帖子走了进来。

    “少爷,是一个穿官服的道士送过来的。”

    “穿官服的道士?”

    孙享福诧异,他可没结交过什么宗教成员,拿过拜帖一看,太史监的监正,好吧!比自己官阶还高。

    “咦,袁天罡!”孙享福看到那帖子落款的名字,惊疑道。

    “袁监正乃当今道门掌教,德高望重,学究天人,怕不是看了我们的戏剧,觉得我们有羞辱道门的嫌疑?夫君,一会见了面,可要好好解释一番。”虞秀儿闻言叮嘱道。

    袁天罡的大名这个时期的善男信女几乎无人不知,虞秀儿也不例外,从没关注过这个的孙享福却是通过后世的一部侦探推理神剧知道的此人,大致就是这个时期的数学家,懂得看相,制造机关等,想到这个,孙享福觉得自己或许用的着此人,因为,他之前所想的地下避难室,到现在还没有开始建造呢!

    “春桃姐你请袁监正移步到府上东花厅,我一会就到。”

    酒楼是谈生意的好地方,却不是谈机密事的好地方,孙享福懂这个道理,裴寂却是不懂,不一会,袁天罡拍了拍犹自推算着孙享福命数的李淳风的背,喊他一起随春桃去孙府,却不想李淳风恍然未觉,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

    “不可能啊!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有圣人命,早夭之人有圣人命,这不是矛盾么······”

    “走了,算不透,就且先细看之,或许是你学艺未精,算错了呢!”

    袁天罡将李淳风从座椅上拉起,便快步跟上了春桃,不一会,二人就随春桃走入了孙府二进大院的东花厅。

    “咦,这是什么声音?”

    原来,是府上的孩子午觉过后,正在背书,而背的,却已不是这个时代的加减法九九歌,而是乘法口诀,以及除法公式。

    “两位大人见笑了,是府上蒙学的孩童在背书。”春桃这些日子迎来送往,早就将接人处事这一套学的纯熟,满脸笑意道。

    孙府并不禁止这些学堂上的东西外流,甚至鼓励府中的家奴,艺人,乃至酒楼的服务员没事的时候都来旁听,反正不过是一些基础知识,他们学懂了,孙享福用起他们来更顺溜。

    “可否带我等前去一观?”李淳风问道。

    “这,也无不可。”春桃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这两人可是孙享福主动请到府上来招待的。

    酒楼在营业阶段,所以府里的艺人和服务员都去了酒楼,大多数的仆役家奴干完了自己的活计,也都去酒楼蹭戏看了,这会儿还没回来,所以,学舍里,就是一帮孩子在自学,他们的数学老师孙享福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主,教完一节课,必须得所有人把知识都掌握之后,才会抽空教下一节课,这就导致了学的快的人,老是要等学的慢的,多数时候,还是由学的快的人,教学的慢的人。

    没办法,孙享福就是这样的人,绝不会用跟老婆亲亲的时间来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小朋友,你这书本上,写的都是些什么字?”

    李淳风一走进学舍大屋,便看到了一个靠后坐的孩子桌上的课本,这孩子正是孙享福的二弟孙得寿。

    “这位大叔难道还不认识我孙氏代数符?酒楼的台面上可都有。”

    孙得寿这么一说,李淳风才想起刚才吃饭的那张桌子上,有着类似的三个字符,而且,点菜的菜单上,每道菜开头,也有这样的符号,原来这些符号是数字,而那些服务员,正是根据这些数字上菜,才保证了每个台面都不会出现错漏的情况。

    “那你能否告诉大叔,这些字符代表的是几,还有这一横一竖,和叉叉什么的,又是什么意思?”

    李淳风何许人也,只是略微的将课本看了一下,他便知道了,这代数符不过十个简单的字符,但是中间的加减乘除符号,却是还没看懂,于是一并请教道。

    很快,孙得寿就将零到十的数字全部教李淳风认了一遍,又将加减乘除,甚至括号的作用告诉了李淳风,然后,李淳风又开始发愣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只用了半刻种不到,就学会了这代数符,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这个代数符非常的简单易学,当它能够看懂数字以及加减乘除法的符号的时候,他自然能看懂孙得寿手上课本上的内容了。

    其实,他手上拿的只是孙享福出给这些孩子们做的练习题本子而已,然而,一个九岁的孩子,能够精准无误的算出百位数的乘法,这却是叫他一惊,自问算学天下第一的李淳风开始怀疑人生了,马上提笔,用写的不算标准的数字,出了一道百位数的乘法给孙得寿算。

    临时出的题,李淳风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不过他的心算能力很强,可惜,还没等他算出结果,孙得寿居然已经算完了,半刻钟之后,当他用心算算出了自己出的这道题的答案的时候,看着孙得寿早已写在纸上的答案,他无语了,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九岁的孩子。

    孙得寿作为孙享福的亲弟弟,学习的时候自然有小灶可开,所以,他在众多幸福村的孩子中,学习成绩是最好的,也因此,他被调到了最后排坐。

    “一定是圣人之学,一定是圣人之学,我没有算错,但是,他分明是早夭之相啊!这不可能,不可能······”

    李淳风再度进入魔怔状态,观看了整个过程的袁天罡则是眉头紧邹,良久之后,才推了推李淳风的背道,“淳风师侄,忘了天道四九,遁去其一的道理了么?存在即是合理,你无需纠结此事,待我等见了这孙正明本人,再细细钻研不迟。”

    他们在学舍的这会儿,孙享福其实已经回府,命人在东花厅上了热茶汤等待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