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三章 李承乾上门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才跟庸才的区别就是,他们的大脑总是能思索一些有用的东西。

    马周就是个人才,在听过他的第一策之后,孙享福就有让他总览全局的打算。

    “除此之外,大人刚应该考虑的是这些突厥人后续的安置问题,如果,朝廷安置他们会成为一个大麻烦,那么,最终他们还是会被那些腐儒归还给颉利,或者是突利。”马周见孙享福听进去了他的建议,便继续道。

    “是的,你有什么好提议吗?”孙享福闻言又是点点头。

    “大人应该上奏陛下,征召少部分突厥精壮入军伍,给与他们大唐府兵同等的待遇,这样,即降低了这些俘虏的危险性,同时会给剩余的突厥人一丝希望,不至于反叛。

    另外,招募一部分勤奋老实的突厥人为工,就像幸福村的那些雇工一样,他们只需要付出简单的劳动力,就能获得报酬,相信只要能让他们吃饱穿暖,他们中间很大一部分人是不会愿意回到寒冷的北方草原的。”

    这就是马周的政治思维了,能以一个门客身份收到的微弱的信息量来分析国家大事,这是一种能力,不得不说,他的这个建议很靠谱,历史上的李世民就是因为大量的吸收了胡人俘虏加入军队,才使大唐军队的远征战斗能力加强,同时,也让胡人不那么仇视大唐,更加容易向大唐的军队投降,才有了大唐的军队在太宗时期对胡人的战争几乎全部以胜利收场的结局。

    “那么,再说说你的第三策吧!”孙享福很是期待的看向马周道。

    马周微微一笑回道,“最后一策,说来其实不值一提,那便是利益均沾,大人只需要给陛下提议,将最后剩下的突厥俘虏或三十,或五十的分赏给朝中大臣,让每个人都享受到不归还突厥俘虏带来的好处,那么,不光是这次,以后的战争中,我大唐俘获的突厥俘虏,都很难回到突厥去了。”

    “走一步,看三步,牛,先生真乃经世之才也。”

    孙享福这次是真服了,马周简单的几个建议,就将各方面因素都考虑了进去,尤其是最后一条利益均沾,这是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孙享福打死也想不到的。

    在这个落后的封建农耕社会里,青壮劳动力,人口,都是财富,而且,突厥人擅长养马,伺候牲口,官宦人家,谁家不缺马夫,谁家不缺照顾牲口的奴隶。即便不缺,把这些青壮拿到奴隶市场,一个也能卖到几贯钱吧!几十个那就是好大一笔钱了。

    想想看,以后大唐对外战争如果有所缴获,每个官员就能分到价值几十几百贯的奴隶,那么,那个官员还会讨厌打仗?那个官员愿意把得到手的财富白白送给别人?

    “大人谬赞了。”

    马周起身行了一礼,便要告辞,却被孙享福一把拉住。

    “先生别急着走,先吃些酒肉,咱们还有的聊。”

    说着,德叔就将一些望江楼厨房做好的熟食加热端了进来,在案几上摆好,孙享福给马周倒了一碗酒水才又道,“先生胸有韬略,志向定然远大,在下这里正好有一个可供先生展现才华,让陛下看到的机会,不知先生是否有意出仕?”

    有意,太他么有意了,要是不想做官,马周又怎么会做这么多功课,还到孙享福这里来自荐呢!要说那常何的官职也不低,但他是个武将,跟马周这样的文人其实尿不到一壶,只是念在同乡之谊,才将其收留在府上,平时供些吃喝,也就了事了,历史上,马周可是在常何府上吃了好几年的闲饭,才有了一个表现的机会。

    现在,常何率军负责督管突厥俘虏,难得的让马周随行帮忙管理一些文书上面的工作,让马周找到了机会,孙享福的官职虽然不高,却是皇帝面前得宠的家臣,除了几个宰相国公,还就他这样的人与皇帝走的最近,从这么大的工程,主事者居然是他这就可以联想道,李世民对他的能力还是非常信任的,所以,马周这才起了心思。

    “在下若是能出仕,定不忘大人提携之恩。”

    马周起身给孙享福行了个大礼,却被孙享福再度拉起来按在桌前道,“先生无需客气,陛下求贤若可,本官也只是为陛下分忧尔,当然,这也要看你自己的能力,我的意思是,由你协助我属下的石监丞代替我管理这工地上的大小事务,我亲自回长安向陛下奏报你提的几个建议,如果陛下采纳,工程又能保质保量的完成,那么,先生出仕应该不难了。”

    “这,在下一介草民,如何使得?”

    马周有些愣了,孙享福却是不理会,叫德叔喊了石大郎过来。

    “大郎,这位马周先生乃经世大才,我欲留你二人在此监督工地,如何行事,你且以马先生为主,明日,我就有要事返回长安,后续如何做,马先生当会有安排。”

    石宝对孙享福的决定基本是盲从的,他说马周有大才,那肯定就是大才了,他自己才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一个,千字文现在都未必默写的全,当然只能是听吩咐办事,孙享福只是用他的官员身份帮马周撑个场子而已。

    于是,孙享福对后续的工程计划,跟马周和石宝聊了好一阵之后,一顿饭算是吃完了。

    次日,孙享福一大早就将拟好的奏章揣在怀里,打马往长安而去,午后时分才进了皇城,他并不是朝臣,自然没有上奏章的权利,所以,他的奏章是给长孙皇后,由长孙皇后代为转交给李世民。

    交完奏章,孙享福就无事可干了,本想在衙房里睡个午觉,等后宫回复的,却见门口突然来了个访客。

    “太子,您怎么来微臣这里了?”

    简单的行礼完毕,孙享福便问道,当然,更多询问的目光是投向跟他一起来的长孙冲的,长孙冲只是无奈的跟他耸了耸肩。

    “孤在东宫待的烦闷,就想找你来学戏,侍卫打听到你在衙上,孤就来了。”李承乾小大人的模样道。

    估计他一早就派人在皇城门口盯了哨,毕竟,东宫和皇城只是一墙之隔。

    想想古人一天八节都是语文课,尤其是皇储太子,还要加了倍的学,孙享福就替这孩子悲哀,反正闲来无事,便请了李承乾到衙房里面聊聊。

    “太子可是真心喜欢音乐?”

    “是啊!是啊!孤从来没有得到过父皇的夸奖,只有上次你教我唱的那首歌,让父皇大赞,所以······”

    好吧!孩子的思想其实就是那么单纯,他只是想得到父母的肯定,夸奖而已,可惜他这么小就做到了太子的位置,任何事情,做的好,是应该的,做的不好,会有一大票的人来指责他,可以说,是太子这个位置害了他,不然,成年后他的心理不会那么扭曲。

    “所以,你这次是偷跑出来的?”

    孙享福一句话,就把李承乾后面的话给堵住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点了点头。

    “平时太子您偷跑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孙享福好奇的问道。

    “会被先生罚抄书,甚至,还会打手板。”李承乾心有余悸的表情道。

    他的老师可是有三朝帝师之称的李纲,连李世民见了,都会恭恭敬敬的行师徒礼,被他打了,李承乾根本没有说理的地方。

    看到李承乾这幅模样,孙享福内心突然一软,决定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于是道,“偷跑出来是不对的,不过,殿下的父皇母后以及老师把本不该属于你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东西强加到你头上,也是不对的,所以,如果一会儿皇后娘娘传召微臣的话,微臣会劝劝她的。”

    “不要,千万不要让母后知道我偷跑出来的事情,不然我好长时间都别想出来了。”李承乾闻言急切的摇摆着双手道。

    “太子放心,我会有我的方式,绝对不会连累您受罚的。”

    孙享福虽然这么说,但李承乾还是有些不信,不过,这时候内宫传旨的太监来了,李承乾起初吓了一跳,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却发现传旨的太监并不是来请他去皇后哪里问话的,而是传召孙享福,于是,李承乾便用一副恳求的模样,看着孙享福跟着太监出了衙房。

    “表兄,孙正明不会乱说的吧!”等孙享福的背影走远,李承乾才一脸担忧之色的看着一旁的长孙冲道。

    “呃,以我对这小子的了解,他是一定会乱说的。”长孙冲摸了摸鼻子道。

    “那该如何是好?”李承乾一脸后悔之色道,他今天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就算孙享福有心想要替自己隐瞒,传旨太监只怕也会对长孙皇后实话实说。

    “不过,等这小子乱说完之后,姑姑说不定真的会改变一些对你的管教方式。”

    “呃,表兄你这是在拿孤寻开心。”李承乾反应过来道。

    长孙冲讪笑的拍了拍李承乾的肩膀道,“这是跟孙正明学的,不过咱们现在还是赶紧回去吧!说不得,一会就有姑姑的旨意到东宫。”

    李承乾悲哀的点了点头道,“希望孙正明能劝动母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