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二章 马周来访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许仙以及台下众多观众汇聚的目光中,白素贞也只是为难的摇了摇头,然后等焦虑状的许仙踱步下了舞台之后,白素贞又招来小青,说要升坛作法,请毗蓝婆菩萨,然而作法请菩萨需要耗费很多功力,小青苦劝,白素贞坚持,最后耗损道行请来了毗蓝婆菩萨,菩萨派了他的儿子昴日星官来帮助她应付蝗灾。

    于是,舞台上,一个戴着鸡嘴面具的昴日星官出现了,他手上拿着一根竹条,赶了数十只鸡上舞台。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这未长成的蝗虫,最怕的就是家禽,且看某的十万神鸡军下界,将那蝗虫卵吃个干净。”

    昴日星官其实就这么一句台词,却是叫百姓们听的如获至宝,原来,没有长成的蝗虫怕鸡,只需要放鸡将虫卵吃了,蝗灾就爆发不起来。

    待昴日星官赶着鸡下了舞台,舞台的画面就变成了一脸疲惫之色的白素贞劝解焦虑之中的许仙,说蝗灾之危已解,叫他宽心,然后,一个唱段,将昴日星官一通夸,却隐瞒了自己耗费许多道行才办成此事的内情,将白素贞善良的形象树立了起来,之后,幕布开始降下,秦汉又上台跟小青唱起了渡情谢幕。

    “这戏曲果然有意思,怎么才演了这片刻就不演了,二郎速速下令,让他们再演一段。”

    见幕布落下去之后就不再升起,李渊不干了,指着舞台对李世民道。

    “呃,父皇,这戏曲上演之前,须得排练,要好几日才能排练出一个时辰的段子,今天已经多演了一刻钟了,后面的剧情,还须得他们先排练好才有的演。”

    李世民解释了一句,李渊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便道,“如此,那今后这戏剧再上演,朕一定要来看。”

    “是,父皇,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儿臣便送父皇回宫吧!等望江楼的戏剧排好后,孩儿一定再带父皇来看。”李世民很是恭敬是回了一句,便劝李渊回宫,他这个定时炸弹不放在防卫森严的禁宫之中,李世民就不放心去干别的事,毕竟,现在山东,幽州,甚至江南那边,都有想起兵帮李渊复辟的藩王势力没有解决呢!

    李渊意味深长的看了裴寂一眼,便随李世民的车架回宫去了,他知裴寂费尽心思的捞他出宫必有深意,而这次出宫的整个过程中,裴寂却一句也没有提正经事,只说了句,‘这戏剧,不可不看’。

    李渊也是经历过争斗,造过反的人,瞬间就明白了裴寂另有安排,便才有了刚才这一幕,只要自己出宫能成为常例,那么接触大臣的机会就多了,到时候,说不定能够重新做回至尊,毕竟李世民是他的儿子,明面上,不敢把他怎么样。

    李世民的豪华大马车中,宦官王得用跪在一旁给他一边捶腿一边道,“陛下,老奴全程都盯着裴相,没有发现任何异动。”

    “裴寂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头一回出宫就有动作,他会老老实实让父皇看几次戏,等朕麻痹大意之后再采取行动。”李世民一脸冷色道。

    “那老奴今后可要盯紧了。”王得用闻言心中一凝道。

    “不必,盯他一两次就行,之后逐渐放松,朕倒是要看看,这个老鬼最后能将什么人引出来。”

    “诺。”

    王得用心中了然,李世民这是要用引蛇出洞之计了。

    当了多年大唐朝廷第一人的裴寂怎甘寂寞,现在李世民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找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等人商量,他这个政事堂宰相日益被架空,消亡之日近在眼前,这叫他如何能不急,所以,他一直在寻找出路,直到孙享福将戏剧搞出来之后,他才想到了一条计策,让李渊出宫,这样才能勾连大臣以及藩王和地方势力,重新帮李渊拿回统治权,也只有李渊拿回统治权,他才能继续做他的朝堂第一人。

    所以,才有了裴寂在朝堂之上宁可得罪七宗五姓的人,也要帮孙享福说话的事,他就是要救孙享福一命,让望江楼的戏可以继续唱下去。

    被蒙在鼓里的孙享福还以为裴寂是因为裴律师的原因,成为了自己的盟友,却没有想过,他有什么资格跟裴寂成为盟友?人家谋求的是整个国家的政权,哪里是一间酒楼的蝇头小利。

    皇帝发往关中各地的政令在李世民回宫之后第一时间就发出去了,令各地官府组织农民在天气晴好的时候将农田浅耕一遍,另外,有条件的人,可以多到户外放鸡,于是,次日起,关中大地又开始热闹起来,百姓们对李世民的这条政令很理解,因为他们上头的主家大多在望江楼看过了白蛇传,知道了对抗蝗灾的办法,主家有令,下面的佃户自然只有干活的命。

    浅耕土地,放鸡鸭吃虫卵,这都只能够对蝗灾起抑制作用,而在蝗灾之前,首先要面临的是旱灾,一大早的,孙享福便被请到了工部去开会,此时,新上任工部尚书的是长孙顺德,一个五十多岁的胖老头。

    “诸位都已到齐,那本官就将陛下的要求给大家说一说,此次陛下将突厥俘虏七万余尽数交给工部,限令明年春耕之前,在此图所标二十三处地方筑坝,建立水库,诸位可有良策?”长孙顺德指着自己案几上的一副地图道。

    这幅地图就是石大郎花了近一个月时间在关中各地查看地势,标注出来的,孙享福已经看过很多遍,烂熟于胸,便起身道,“大人,此图乃是渔业司下牧监丞石宝所绘,已经给每一处地方标注了编号,其中第一号,第九号和第十三号地区涉及的工程量巨大,可以先派大量人手集中完成,另外的二十处,皆是小工程,派三千人一组,不消几日,便能全部完成,明年开春以前,全部竣工不难。”

    “如此甚好,既然你渔业司对情况比较熟悉,那便以你渔业司为主导,都水监从旁协助,本官会知会兵部,调左右武卫,左右威卫的军士帮助监管俘虏,若是能按期完成陛下交办的任务,本官定为你等请功。”

    好吧!又碰到了一个不太作为的上司,本以为会有明确分工的孙享福只用了一句话,就揽过了整个工程的大权,于是,工部的会议只开了一刻钟就散了,众多七八品的小官,就随着孙享福到了渔业司衙门。

    “七万多突厥俘虏的吃喝拉撒,几十处工地的监管,这是要忙死哥啊!”

    孙享福吐槽了一句,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些盟友,有左武卫大将军秦琼和左威卫大将军程咬金帮忙,大可以给突厥俘虏实行军管,至于消耗的钱粮,好吧,长孙顺德过了一道手后,就少去了三成,如今看来只能争取提前完工来将被他贪污去的那些钱粮省出来,于是,孙享福一整天都在衙门里画图,也让工部负责打造工具的官员率先忙碌了起来。

    预先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孙享福在衙门里忙碌了两天之后,大军终于能够押着那些突厥俘虏赶赴工地了,孙享福只恨自己手下没有一个得力的助手,大冷天的还要出门,亲自去跑工地,连陪老婆练唱排戏的时间都没有了。

    老龙山一号水库工地,数万突厥俘虏在唐军的皮鞭下开始运土夯地,孙享福目测这个石宝最最看好的风水宝地建好之后,至少比幸福村的渔场大十几倍,而且有两条山溪可以不断为水库注水增氧,另外,由于两侧山体高,这个水坝也可以建很高,屯十几二十米的深水不在话下,这种又大,又深的水库一旦完成注水,那么周边几十里内的田地,都不愁灌溉了,只期望来年春上能多下几场雨吧!

    “大人,营外有一个书生求见,他说是常何将军府上的门客,叫马周。”

    “常何将军?哦,你说什么?他叫马周?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不一会,一个二十多岁书生装扮的汉子就被引到了营中。

    “草民马周,拜见大人。”

    孙享福打量了几眼一身麻衣的马周,突然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部电视剧,貌似这家伙是贞观中后期的名臣,还做到了宰相,便客气的道,“不必多礼,本官听闻你是常何将军府上门客,定然是有才学之人,今日到访,可是有什么良策献与本官?”

    “草民微末伎俩,不敢在大人面前称良策也。”马周拱手道。

    还真有,孙享福闻言心里一喜,便指着营中马扎道,“快请入座,德叔,上些酒肉糕点来。”

    马周被孙享福突然的热情搞的一愣,不过看孙享福一脸热诚的笑意,便也不多说什么,入坐之后便道,“大人,草民有三策,不知是否有用,讲的不好,请大人勿怪。”

    “有人来献策,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你且细细讲来。”

    马周顿了顿便道,“既然大人已知来年有旱灾,要筑坝屯水,这筑坝,定然是要大量挖土的,大人何不命人将挖土的地方也集中规整一下,顺便替当地百姓开沟,或者挖井,来年,当地百姓也能用这些沟渠,井水灌溉农作物,岂不一举两得?”

    孙享福闻言,竖了个大拇指道,“妙也!之前我只想着早日完工,能够为朝廷多省些钱粮,却没有想到这一茬。”

    马周受到孙享福夸赞,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笑容,又道,“大人过虑了,朝廷早一些完工,这些突厥俘虏不也还是要朝廷出钱粮养着么,何不让他们多做一些对我大唐有利的事情呢!而且,草民觉得,陛下在用过这些突厥俘虏之后,怕是不愿意将他们放回去了吧!”

    闻言,孙享福差点捂脸,自己的脑子居然没有想到,早点完工,这些突厥俘虏就成吃白饭的了,现在草原上颉利和突利正是势均力敌的时候,李世民不可能放这些突厥人回去影响平衡,既然都是要出钱养着他们,还不如多叫他们干活,现有劳动力不用,过期可是作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