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一章 太上皇驾到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让人很意外的是,大上午的,王麟等世家公子便带着一大班人马到了望江楼,直接开了一间三楼位置较好的大包厢,点了不少好菜,开始吃喝。

    不过孙享福现在有席君买在身边,倒是不惧这些世家子闹事,听春桃说王麟带过来的人里面有很多女人,都是长安青楼里面弹唱俱佳的名妓,孙享福便眉头一皱,心道不好。

    白蛇传里面的唱段对于专业的音乐人来说,一点都不难学,看虞秀儿很快能上手就知道了,反正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调,如果被王麟带过来的人学去了,在长安城内的酒楼大肆翻唱,那势必会对望江楼的生意造成影响,毕竟望江楼在城墙一角,离城内居住密集的几个坊有点远,而且消费也不便宜。

    另外,城内还有一个在宵禁管制之外的平康坊,那里全是青楼,如果也开始上演唱段,那么,许多爱花花的有钱人,就不会为了听唱段跑到望江楼来了,这算是王麟继朝堂之后,在商业上跟孙享福宣战了,正规酒楼对上有特殊服务加成的青楼,成败可还真不好说。

    孙享福在心里琢磨着,是时候添加一些技术活了,便道,“春桃,你叫人传信给幸福村的王富两兄弟,还有马林,张全,让他们带上家伙事,到府上来。”

    “好的,少爷。”

    交代完这些事,孙享福便到了望江楼门外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李世民,让有些意外的是,自己在这个时代居然有粉丝了。

    “这,这不是许仙么,长的真俊······”

    “我就佩服他敢娶蛇为妻······”

    “······”

    一大帮人远远的围观着他,说什么样的话都有,不过男人和女人泾渭比较分明,女人大多喜欢孙享福扮演的许仙,男的则是被虞秀儿迷的不要不要的,也幸亏武元庆跟着他老爹去扬州了,不然,看完这出戏,他肯定还会再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接连收到了十几个女粉丝抛过来的媚眼,孙享福自我感觉良好,直到有人往他怀里塞纸条,约他春风一度的时候,孙享福才惊觉自己站在大门口有些不妙,正好逮着了匆匆赶来的裴律师和长孙冲,于是,想将这两个家伙抓壮丁,让他们代替自己迎接皇帝。

    “事情有些复杂,这次太上皇也会来。”长孙冲迎面一句话就把孙享福的话堵在了嘴里。

    “呃,不好意思,是我爹鼓捣的,所以,望江楼可能会被戒严。”裴律师有些不好意思道。

    “戒严?有那个必要么?”孙享福的话音还没落,就见独孤谋引着一大队士兵跑步过来。

    “独孤将军,难道望江楼要清场?”

    “陛下倒是没有这么说,你有什么好办法吗?”独孤谋视线扫了扫大厅之中满满当当的客人道,这可都是钱,而且有他的份。

    “如此,便请陛下和太上皇走楼梯直接上三楼的大包厢吧!到时候独孤将军将楼梯口和三楼包厢的走廊戒严就行了,后边来的客人,就不准上楼了。”孙享福想了想便出主意道。

    “也行,就这么办吧!”

    独孤谋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便命侍卫在大门和楼梯上排成人墙,不一会,一大队车马便行到了望江楼前,孙享福等一众人纷纷弯腰下拜,偷偷瞄了瞄,便见李世民亲自扶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瘦高老者从车架上下来,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

    “父皇,这就是望江楼了。”

    李渊下了马车,李世民便指了指五层高的酒楼道。

    “嗯,这楼倒是起的高大,裴卿呢?”

    李渊往身后看了看,便见裴寂从后面小跑了过来道,“微臣在呢!”

    “那好,我等就一同上楼看戏吧!”说罢,李渊还一把拉着裴寂的胳膊,往楼上走去,搞的一旁的李世民有些尴尬。

    通过这个小动作,孙享福便知道了李世民现在还并没有博得李渊的原谅,所以,孙享福又成了李世民的撒气包。

    “哼,都是你小子作的怪。”

    “呃,陛下,微臣这也是想经营好酒楼,为太子东宫谋利啊!”孙享福郁闷道。

    “行了行了,唱你的戏去吧!不过自明日起,渔业司的活可就要开始干了,你且用心些。”李世民说罢,便龙行虎步的上了楼梯,此时,在他后面的一些马车上,莺莺燕燕的许多人都下了车来。

    “呃,两帝后宫也都来了啊!那什么,春桃,给大包厢加些位置吧。”孙享福吆喝了一句,正准备去后厨宣布开宴,却被一个小家伙扯住了袖子。

    “孙正明,孤已经求父皇让你教我唱戏了,得空你可要来东宫教我。”

    “呃,原来是太子殿下,微臣,微臣这就要准备登台了,还请太子往包厢看戏。”

    孙享福推脱了一句,便想往楼内躲,李世民可没跟他说让他教太子唱戏,这小家伙估计是假传圣旨,他却不知道,他每天在东宫干些什么,李世民或许不关心,长孙皇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孤能去你的后台看看么?”

    “呃,后台人多杂乱,殿下还是不要去的好,而且,皇后也来了,殿下还是陪伴皇后左右为好。”

    孙享福说着,便见挺着大肚子的长孙皇后带着一干后宫妃子缓缓朝这边走了过来,这时,李承乾才识趣的过去搀起长孙皇后的胳膊。

    “孙下牧,太子年幼,你可不许你带坏他,自明日起,你要多操劳渔业司的事,这戏啊!能不唱就不唱了吧!”

    孙享福郁闷,你儿子顽皮,可不能怪到我头上,不过他正好借此机会给了李承乾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想彻底摆脱这个难缠的小家伙,可他没想到的是,他这个表情反而让李承乾误会了,以为孙享福是想跟自己玩的,只是长孙皇后不许。

    一众贵人上了楼,孙享福也吩咐厨房起菜,今天望江楼的上座率超过九成,一楼还添加了几排专门看戏的茶位,顾客总人数妥妥的突破了六千人,倒是叫酒楼的服务员好一通忙活,等食客们差不多吃好,孙享福和虞秀儿也上妆完毕。

    咚咚嘿!咚咚哈!

    嘿哈吼!嘿哈吼!

    “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千年等一回,我无悔啊~”

    大幕拉开,这几天在长安城疯狂传唱的白蛇传主题曲响起,满堂的食客们顿时对餐桌上还没吃完的残羹剩饭没有了兴趣,注意力聚焦到了舞台之上。

    “这歌舞倒是编排的精妙,台上穿白衣的是何人?”

    大包厢内,移步到看台最佳位置的李渊指了指舞台上的虞秀儿道。

    “此乃虞世南的孙女,亦是发明戏曲的孙下牧之妻,虞秀儿,便是她饰演了这白蛇传里面的白素贞。”

    闻言李渊脸上竟然生出一丝失望之色,一旁的李世民见二人只是谈论一些戏曲上的事情,便不恬着脸在旁边伺候了,与长孙皇后和自己的几个妃子一同看起戏来。

    舞台之上,主题曲唱完,三道大幕也全部升起,属于孙享福和虞秀儿的打情骂俏专场也到来,故事情节几乎和原版一样,许仙拿了白素贞送的官银回家,被李公甫发现,拿去县衙,白素贞算到了许仙有难,让小青前去相救,这段戏看完,大家也都将前面银库被盗,银子乱飞的事情跟整个剧情连接上了,然后就是许仙在县衙挨打,小青抓县令夫人垫背,一个搞笑的段子,引的全场大笑,最后,在得了白素贞密语传告的许仙招供了,找到了全部失窃的库银,死罪被改轻判,刺配雁门郡,这里当然是孙享福改的剧本。

    到了雁门郡,背景画马上就变的荒凉了,一些衣衫褴褛的百姓在舞台上走过,许仙在师叔的药铺安顿下来之后,又被师叔家的女儿看上,想招为女婿,这里,许仙的几个唱段,将他对白素贞情比金坚的痴情形象又树立了起来,然之后就是白素贞寻到了雁门郡,跟许仙开了一家保安堂药铺,然而,来保安堂的第一个病人,竟然是想要医肚子饿的。

    这里自然是孙享福改的剧情,说旱灾,说蝗虫的剧情要到了。

    由那个想要医肚子饿的病人讲述雁门郡去年冬天无大雪,春上又无雨,田地里收成大减,好多百姓活不下去了,才到来城里讨饭吃的原因后,宅心仁厚的许仙自然是施舍了一碗粥给这位求大夫医肚饿之症的病人,然而,白素贞知道了此事之后,便掐指一算,得知了旱灾之后,必有蝗灾的结论,许仙这个样子救不了多少人。

    “官人,冬无大雪,来年必旱,旱灾则必然伴随着蝗灾,这雁门的百姓只怕有大难了。”

    舞台上饰演白素贞的虞秀儿说到这里,舞台下的观众便出现了少许的骚动,这不,关中今年的冬天,并无大雪,每天晨雾散去之后,都是艳阳高照,难道说明年也会有旱灾?

    舞台上,饰演许仙的孙享福做出大惊的模样道,“娘子,那该如何是好?”

    白素贞摇摇头担忧的道,“嗨,若是百姓们去冬能够将田地浅耕一遍,那今年的蝗灾,至少要小两三成,可惜了,如今已近仲夏,离蝗灾爆发的时间只怕不远。”

    “难道就没有解救的办法了么?”孙享福几乎是问出了台下所有观众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