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章 思想教育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乡下人成亲,礼节其实很简单,孙大力将一头背上驮着两担铜钱的牛送到女方家里去之后,一切礼节就随孙大力安排了,响锣响鼓是孙大力要在出发接亲之前告慰祖先,全村能来的人大多赶来公舍观礼,然后就随着孙大力的红马花轿去迎亲,一水的羊皮夹棉袄的迎亲阵容看上去还算豪华,孙享福和石宝也并马跟在队伍后头。

    孙大力的媳妇就住在离幸福村五里之外的大湾村,之所以有这个村名,是因为小河在这里有一个大转弯,故此,这个村被小河环绕了三面,拥有不少水浇地。

    姑娘姓邓,有足十六岁了,脸盘个头都大,最大的当然是屁股,孙大力随他老娘,就喜欢屁股大的好生养,于是就相中这么个老姑娘,大伙儿随着孙大力来到大湾村的时候,大湾村的村长亲自迎接到了村口,没办法,现在十里八乡的村子,那个不靠着幸福村过活,孙大力的身份现在可是皇庄管事,而且,迎亲的队伍中,还有两位官员,一个从六品下,一个正七品下,这可是不比县令老爷身份差的人。

    没有什么作诗打宾相的戏码,孙大力掏出几把铜钱撒在媳妇家门前,供村民哄抢一阵之后,她媳妇家那扇木门就被村民们主动巴拉开了,于是,孙大力背媳妇上轿,一行人吹吹打打的开始返程。

    孙享福没有急着走,他骑着马来的,倒不怕追不上迎亲的大队伍,和石宝一起到了村长家的小院落坐之后,比较拘谨的郝村长便恭敬的低头站在他面前,等候问话。

    “郝村长,你不必拘谨,就当我们是邻居,到你家串门来了,坐吧,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谈。”

    “老爷请讲,小的一定遵照吩咐,帮您办妥帖。”

    见郝村长仍然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孙享福也不跟他客套了,便道,“是这样,我听大力说,你们村有一百三十多户人家,一万多亩地,都是村民自家的永业田,我想让你们村所有的田地种一样菜,叫金花菜。

    这种菜不同于粮食,它能保住田地里的水汽,虫害少,而且,只要不断根,收割了藤叶,它还能继续长,开春种植一次,就能全年不断收割,我们需要大量的这种金花菜做鱼饲料,鸡饲料和猪饲料,如果你们同意种植,那么,每石金花菜,我最低也会出五十文的价格收购,而且,你放心,金花菜的种子全部由我提供,如果按照我的方法种植,年亩产不足二十石的话,我按二十石的价格,补足你们全村的种植用地。”

    五十文一石,保底每亩二十石,也就是一千文,以今年的市价,一千文可以在秋收的时候买两石糜子,也就是说,只要大湾村种了金花菜,那么最差的情况,也能保证他们跟种糜子的收获差不多,关键还能省下种子方面的投入,算是比种糜子还划算些。

    在心里算清了这笔帐之后,郝村长当即行了一个大礼道,“小的代表全村老少,多谢大老爷扶持。”

    见事情谈的出奇的顺利,孙享福也是心情大好,临走前还不忘交待郝村长,趁着天气晴好,让大家把村里的地都浅耕一遍,幸福村的耕牛和四头犁可以借给你们用,同时,也将浅耕的好处给他讲了讲,能够有效的防止蛀虫和小地虎祸害明年村民们种下的金花菜。

    “妥了,有了这一万多亩的青储饲料基地,明年渔场,猪场和鸡场的规模还能继续扩大,咱们也能安心的发展更多外面的农业基地了。”

    返程的路上,孙享福和石宝并马而行道。

    “那金花菜果真有这么高的产量?”石宝有些不信的道。

    “其实金花菜就是以前柴山漫山遍野的那种野菜,人吃的话味道或许不佳,牲畜家禽却是喜欢,这种植物的繁殖能力很强,湿菜很压称,一万多亩地,每天收割一千多石都不成问题,足以成为我们加工饲料的主要原料。”

    一天一千多石,一个月三万多石,一年差不多能到三四十万石,难怪孙享福敢说年亩产不足二十石,按照二十石补足,大湾村能够成为幸福村的农产品下线提供者,富裕就是近在眼前的事情了,要知道,每户八十亩永业田,按照最低标准算,他们也能拿到八万钱,这是什么慨念?一个农户一年挣八万钱,这可是相当于一个朝廷七品官的俸禄了,不过大湾村的村民也要整年都生活在忙碌中,因为几乎每天都要收菜,送菜。

    当然,对于孙享福来说,只花一两万贯就解决了幸福村明年几大养殖业的饲料问题,是相当划算的,至少比今年要时不时的靠喂粮食才能保证养殖要省下了好几倍的钱,想想看,等明年十几万只鸡产蛋,上万头肥猪出栏,过百万斤的鱼货上市,这会给幸福村带来多大的收益,至少也是几十万贯起。

    拜堂,起菜,喝酒,孙大力家的院子里,气氛很高涨,大家都一边喝着酒,一边和孙享福讨论着村里明年的前景,这个村子,一直都是孙享福的根基,如今,这里的土地全部成为了孙享福的职田,便让他的根基更加稳固了,而村民们其实并不在乎什么皇家庄户的身份,按照孙享福的意思,等他们的文化水平再提高一点之后,明年,就会运作他们走出去,成为各个皇庄的管事,开拓自己的一份产业,为他下一步推进农业强国做铺垫。

    在村里的屋子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孙大力就带着新媳妇来给孙享福两口子送行,邓氏在得到虞秀儿一根差不多二两重的大金钗的见面礼之后,圆盘一般的大脸就笑的没法看了。

    “这段时间,跟十里八乡的村长们多交流,开春之后金花菜种的越多越好,保管明年叫那些种植的村民收入翻倍。”

    孙享福叮嘱孙大力道。以他的经验,这种金花草如果从山四月开始收割,到十月落雪的时候,每亩地的湿菜产出至少能达到三十多,甚至四十石的样子,那么种植金花菜的农民每亩地的收益就将达到一千五百文到两千文,而且,没有种子的投入,比以往一亩地只收两石多糜子,还要投入半石糜子做种子要强一倍左右,毕竟,秋收的时候,粮商从农户手里收糜子的价格绝对不会达到五百文一石。

    “我晓得了,只是朝廷那边,还需要你去解释。”

    “这个没问题,明年关中应该到处都有渔场了,而且是渔业司开设的,皇家有需求,地方官是不会为难的。”孙享福给孙大力吃了颗定心丸道。

    这个时代的农民对于自己不熟悉的农作物是不敢轻易尝试的,孙大力可能要通过一些让种植金花菜的村子的壮丁到幸福工作等作为交换条件,他们才肯种植,毕竟没有种过的作物万一种的不好,对于农户来说可就是毁灭性的灾难,他们需要更多的保障。

    快船抵达长安的时候孙享福马上就听说程咬金和尉迟恭已经押着数万突厥俘虏回来了,这两个老货面圣之后的第一个请求就是让陛下请他们到望江楼搓一顿,这不,他们带回来的有品级的武将全部都到了望江楼聚集,春桃直接把三楼的御用大包间给他们用了,所以,孙享福被逼着上台给他们唱戏曲。

    “孙小子,瞧见没,老夫这一回来就没忘了给自家酒楼拉生意,你就可劲的唱,我们可劲的吃,今天这一顿陛下请的。”程咬金抓过一只卤鸡,一口就咬向鸡屁股道。

    “呃,您觉得陛下会过来结账吗?”

    “对哦······”

    程咬金哑然了,顿时觉得嘴里的鸡屁股很不是滋味,一旁的尉迟恭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孙享福,他们刚才可是照着菜单上最贵的菜使劲点来着,瞧这八张大台面上堆成山一样的食物,光菜钱一桌最少也要花费好几十贯,居然把自家酒楼给坑了。

    戏还是要唱的,这些武将们捞了这么大军功,以后在长安多少也是个富户,都是望江楼的潜在客户,不可放过,不过对两个老货的思想教育也是要的,以后可不能瞎装大方,带着狐朋狗友跑到自己酒楼吃饭挂账,尤其是像这种收不到钱的买卖,坚决不能做。

    事隔四天,白蛇传的再度上演全场戏,依旧是获得了酒楼食客们的一致叫好,光摆在舞台前的打赏花篮就有十几个,结束时孙享福不忘提醒各位明天请早,因为明天是腊月初十,朝廷的休浴日,望江楼会上演白蛇传第二回,要想知道许仙和白蛇成亲之后发生的故事,可得早点来占个好位置。

    而孙享福唱完戏,也没心情陪两个老货吹牛逼,赶紧的就回了自家书房跟老婆改剧本,其实也就是原先的剧本上加一段,大概十几二十分钟的戏份,台词孙享福心里有底,只需要和虞秀儿姚红袖两人多对几遍,背熟了就行,然后就是缺一张满是蝗虫的背景画,这个得连夜画。

    “夫君,你说明天陛下会不会来看咱们表演?”

    “应该会吧!”

    “要是你现在上了那份关于蝗灾的折子,那么,陛下就肯定会来看。”

    “呃,其实我不太愿意见到陛下的,他老是喜欢占我便宜。”

    “夫君慎言,没有陛下,那来的夫君今日之风光?”

    “好吧!我姑且认了,这就写折子吧!”

    李世民的目的真的达到了,虞秀儿的忠君思想一直在影响着孙享福的行为,当然,也就仅仅是影响行为而已,孙享福的思想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