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八章 在战斗中晋级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放肆,你竟敢辱骂孔师,陛下,臣请重责此獠。”

    “臣请重责此獠······”

    哗啦啦,朝堂上的文官,几乎跪下去了九成,就连孙享福的岳父虞昶,也不得不随着大流下拜,这可是圣人之后啊!这小子怎么就不知道斟酌用词呢!

    李世民很尴尬,他心里是无比认同孙享福所说的话的,如今大唐有难,正好用的上那些突厥俘虏,当然不能放回去,否则,一旦颉利的实力过大,突利再度被他打压,那明年,大唐能够对抗突厥的十几万铁骑吗?

    可是,现在整个朝上九成文官都要求惩戒这个言语冒失的小子,自己如果不顺大家的意,那朝廷只怕就要乱套了,现在李世民有点后悔把孙享福留下来了,事情解释清楚了,就应该让他快滚的。

    孙享福吓,他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会引起文臣班子这么大的反应,在听到这些文臣唤这老头孔师的时候,孙享福差点捂脸了,这他么山东孔家的啊!难怪这些文人像打了鸡血似的要干掉自己。

    “陛下,微臣觉得,孙下牧言语虽然冒失,但所言之事并非无理,至少,突厥俘虏不可放回,否则,颉利的实力必会大涨,突利便难以与之抗衡,一旦突厥被颉利再次统一,不日定然会再度南下,一雪前耻。”

    关键时刻,还是秦琼给力,因为突厥俘虏的事,已经涉及到军事,所以,他这也不算越界,他这么一说,瞬间就有武将班子的一大堆人马出言附和。

    “臣等附议······”

    “臣等附议······”

    不仅是武将这边,文臣那边,房玄龄,长孙无忌,杜如晦等人也适时的出言相助,气势上,竟然不比支持严惩孙享福的那群人弱,不过,朝堂之上,还有一个位列班首之人地位不弱于孔颖达,那就是大唐开国以来就一直担任宰相的裴寂。

    “老臣以为,孙下牧用词虽然有些不妥,但乃是为国谏言,其情可嘉,其心可敏,并无大错,陛下只需令其闭门读书,精进学问,多多参悟圣人之言即可。”

    裴寂此时出言,正好给了李世民一个台阶,于是道,“如此,朕便依裴相之言,孙正明听旨,朕命你回家进学,参悟圣人之言,无事不得妄议朝政,退下吧!”

    “陛下,不可如此轻易放过此獠······”

    “君无戏言,你等想要抗旨么?”

    文臣班子众人还想咬着不放,但李世民威严的声音响起,堂下瞬间便拜倒一片,孙享福只觉,这里已是不可久留之地,便连忙躬身道,“微臣领旨谢恩。”

    说罢,便逃也似的快步走出大殿,只余房玄龄和杜如晦和长孙无忌等暗叹,可惜了一个经世治国之才。

    得罪了孔家,就等于得罪天下读书人,那么,在文人把持的朝堂上,他就再无立足之地,而孙享福又非武将,这样,他估计只能做一辈子的皇帝家臣了。

    孙享福不知道的是,在没有了他的朝堂上,更精彩的一幕幕即将发生,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三人组可还没有发力呢!他们不会像孙享福这样,以斗士的姿态和所有文官斗嘴,他们会以朝廷得失和理法来推动自己的政治目的,待孙享福回到渔业司和属下们大吃大喝的时候,一些事情终于敲定下来了。

    首先确立的,就是大唐从没有禁止任何人买卖非朝廷禁令物品的政策,包括皇家,所以,皇家的农庄产出,也和勋贵大臣们封地的产出一样,是可以对外出售的,否则,于情理不合。大唐律法禁止的,只是官员低买高卖的经商行为,论罪,也是按经商盈利数量来论的。

    其次,下令关中各地州刺史,县令,组织人手,修筑水库,以防旱灾,那么,突厥俘虏暂时就不能还给颉利了,当然,这里面说的,只是暂时不还,因为大唐需要他们留下来做点事,顺便帮你养他们一段时间,你不能不乐意吧!至于突厥使节那边,以唐俭为首的外交官负责谈判,谈判的只需要达到一个目的,拖。

    拖到这些突厥俘虏不愿意回突厥,拖到缴获的突厥牛羊全部被吃光了最好,这样对大唐的各个阶级都有利,没有人会反对吧!

    最后,既然已知明年关中会有旱灾,那么,及早的调集南方州县粮米进关中,以及让关中之地改种耐旱作物,就是明年春耕的首要任务,这方面,房玄龄很快就理出了个条框,直说到大殿之中好多官员都快饿晕了的时候,朝会才散去,而此时,一道旨意又飞到了渔业司。

    “令,下牧监孙正明丽政殿见驾。”

    正好孙享福此时已经吃饱喝足了,便整了整官袍,随着传旨太监往丽政殿而去。

    大殿的案几之上,李世民正抱着个大碗,呼啦呼啦的吃着面条,这拉面,便是望江楼的厨子最近按照孙享福的想法制作出来的一种美味面食,当然,那些罗家的厨子会很快将其传授给罗阗,于是,淋了茱萸香油的拉面,便成了李世民肚饿之后又的最爱,这货吃拉面的时候还爱掰生蒜吃,也不知道长孙皇后受不受的了他嘴里的味。

    “微臣拜见陛下,皇后娘娘。”

    “嗯,免礼吧!关于筑水库,朕想听些有用的建议。”

    李世民这么说,意思就是他想听对自己有利益的事情了。

    孙享福早料到了会有这遭,于是拱手道,“启禀陛下,微臣早些时候便派了打理幸福村渔场的石大郎前往长安周边探查地形,探得大小数十处地方可以筑坝修水库,光是比幸福村渔场还大的水库,就可以修建十几处,另外,还有几处可以修建十倍于幸福村渔场的大水库,光一个幸福村一个渔场,就能养四十万尾鱼,要是这些水库都筑起来,到时······”

    “啪叽。”

    李世民的筷子居然掉了,一个幸福村渔场,一年就可产鱼百万斤了,要是关中多出几十个这样的渔场,甚至更大的渔场,岂不是可得鱼千万斤,甚至几千万斤?

    “陛下,臣妾欲招这石大郎入渔业司,担任监丞,协助孙下牧修建水库,不知可否。”

    “娘娘,石大郎还是个十三岁不到的孩子。”

    “呃,十三岁,亦可堪一用。”

    看到这两口子的吃相,孙享福也不想多说了,你们说要用,就用吧!反正当官也没什么不好的,等水库修好,你皇家得利,我也能顺便捞点。

    “朕准了,另外,朕觉得这渔业司要扩大了,原渔业司的监丞郭凤就升任副监吧,另外再多派两个副监,允许渔业司招募吏员三十二人,仆役三百,另,渔业司所产,八成必须上缴内宫。”

    好吧!李世民假大方一回,虽然把衙门扩大了,但原先上缴的七成,变成了八成,还多派了几个副监来分自己的油水,这让孙享福的心情能好吗?可是,他无力反驳啊!

    “微臣就代石宝,多谢陛下厚恩了。”

    “嗯,朕会派工部都水监的人带领突厥俘虏帮助修建水库,届时,你渔业司派人指导就好,另外,你上次所说牧监署各司的经营之道,朕与众卿议了议,认为十分可行,朕会让你兼任中牧副监,让李贤多找你讨教些具体的经营方法,你可要好生辅佐于他。”

    想到李贤那个胖子,孙享福心里恍然,娘的个腿的,这又是假大方啊,既然是兼任,那他这个中牧副监与下牧监的品级就是一样的,只是多出了一个插手其它几监的权利,而李文贤是个完全不爱管事的主,李世民这是要自己拿着下牧监的薪水,把中牧监的活也干了,不对,是拿着下牧监丞的薪水,把中牧监的活也干了,要知道,上次长孙皇后把他从下牧监丞提升到下牧监,就没有给他增加职田,于是,他有些为难的道,“这个,微臣现在还兼着膳监司的职务,再兼任中牧副监,只怕分身乏术啊!”

    “行了,你以为朕不知道你每天都在干什么吗?都闲的在自家酒楼唱戏了,难道还应付不来这点事?幸福村剩下的两千多亩地以后就是你的职田了,朕明日会有旨意,随石宝的任命一同发到你府上。”

    “呃,好吧!陛下如果没有其它的事,那微臣就告退了。”

    “下去吧!”

    李世民朝孙享福摆了摆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讪讪一笑的跟长孙无忧道,“这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今天把文臣也全部得罪完了,已经没有做朝臣的可能,以后就给我李家做家臣做到死吧!”

    长孙皇后掩嘴一笑道,“陛下英明,人尽其才也。”

    “英明的话,就不会被那些世家爪牙逼着做很多不得已的决定了。”李世民闻言脸色有些暗淡道。

    今天文臣班子数次对他形成逼宫之势,让他心里很不爽,另外还有孔颖达,居然提出,有天灾的时候就要他下罪己诏,这可是大伤皇帝名望的事情,要是年年有天灾,那他这个皇帝还要不要干了?

    让李世民欣慰的是,平时最爱和自己顶牛的魏征,虽然很让自己不爽,但却是个明事理的人,看来,该给他运作运作,把孔颖达顶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