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五章 暴风雨来了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酒楼的厨房里养着不少幸福村送过来的鸡,它们的嗓子已经成了芙蓉园这一片的闹钟,于是,孙府的厨子起床了,蒸饼,拉面,糜子粥,还有煮鸡蛋,咸菜炒肉沫之类的早餐做了一大堆,等府里的一干主子们起来用餐的时候,天已经微明。

    今天孙府用餐的人数不少,虞世南每天要去弘文馆监督早课,虞昶现在已经在朝堂上有个最靠后的位置了,需要上早朝,所以,本来没有早起习惯的孙享福也被虞秀儿拉起来陪他们吃早餐。

    “我看呐,你今天干脆去上一趟衙门算了,这都有一个多月没去过渔业司了,膳监司这么近,你总共也就去过两三回。”

    虞秀儿不说,孙享福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没去上过衙了,反正渔业司有个监丞在,膳监司的马太监又巴不得自己不管事,自从开始折腾酒楼的事情,他还真的是很少关心自己的本职工作了。

    “好吧!吃过早饭就去看看,免得回头皇帝还派人往家里传旨。”

    孙享福昨夜没有行房事,大半夜都用来思考了,他究竟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朝堂上那些世家爪牙?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除非自己认命,甘愿成为他们的走狗,或者成为一个默默无闻吃饱了等死的人,否则,这些人都不会让自己好过。

    那么,既然暴风雨要来,那就让他来的更猛烈些吧!反正已经杠上了,何不把事情闹大,把自己斗士的旗帜打出来,让那些跟世家大族不是一路的人过来投靠自己?

    吃饱喝足,孙享福去到渔业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个回笼觉,实在是起的太早了犯困,不过对属他则是神神叨叨的说道,“本官感觉今日有大事发生,先养精蓄锐一番,若无宫内旨意,不要到衙房打扰我。”

    很快,孙享福就睡的口水横流了,反正以他目前的状况,只能被动的承受别人的攻击,那些朝臣不找他麻烦,他会过的更加没心没肺。

    太极殿上,百官分文武左右站好,例行给皇帝行礼之后,开始进入议事环节,首先就是兵部尚书杜如晦提出的,尉迟恭和程知节率军回朝的事情,对突厥的战事,以程知节,牛进达率部追出玉门关三百里,俘虏突厥兵一万五千余,缴获牛羊十万头为终结。

    此次长达三个月的战役,唐军共阵斩突厥骑兵五万余,俘虏八万余,缴获牛羊马匹七十万余,乃隋唐以来,汉人对外族战争的最大一次胜利,李世民着礼部,吏部,为参战的将士议功,定封赏。

    当然,这个时候宣告战事结束是有原因的,颉利派使者上表投降了,使节阿史那思摩已经到了长安,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就要商量投降协议了,所以,孙享福的回笼觉可以多睡一会儿,因为,这种谈判,可不是三两句能扯的清的。

    突厥人的提议很简单,颉利愿意放弃之前君臣之邦的政治姿态,与大唐结成兄弟之邦,并且愿意尊李世民为兄长,但大唐必须归还颉利八万突厥俘虏,以及一半的牛羊,约三十五万头,数量可以商量。

    李世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颉利不过剩下七八万残部,还妄想与朕称兄道弟呼?”

    意思是,以颉利现在的实力,最多只配给大唐称臣,至于归还俘虏和一部分他们赖以生存的牛羊,这在这个时代是国际惯例,数字可以商量。

    调子定下来之后,就会有鸿胪寺以唐俭为首的外交官负责跟他们谈,事情商量到这里,也日上三竿差不多要结束了,可王得用还没跑出来喊有本早奏,无本退朝的台词,就有文臣班子里面的一位御史出班奏道。

    “臣有本要奏,臣弹劾太子,参与民间经营,与民争利。”

    这人话才说完,便又有一位大臣出班奏道。

    “臣附议,太子所营之酒楼,价格昂贵,一桌酒菜的价格竟达十几贯之巨,长此以往,百姓竞相奢靡,是以,此风不可涨,陛下应下令,关停此楼。”

    “臣附议,不仅如此,此酒楼上演的戏曲,竟然拿前隋旧事做噱头,有引导百姓心向前隋的嫌疑,陛下应下令捉拿妖言惑主,蛊惑百姓的谗臣主谋孙正明······”

    突然之间蹦出来的几个御史,把李世民的好心情搞的一点也没有了,恼火的看了一眼谏议大夫魏征,才开口道,“诸卿都是这么认为的吗?”

    “呃,这个,臣虽未去过这间酒楼,但却知道,太子为皇储,不该与民争利,而且,奢侈之风不可涨,太子年幼,应多学圣人之道,不应该为了些许小事,损了名望。”

    魏征是躺枪了,他属下的这几个御史上奏之前根本没有跟他打过招呼,而且,人精一般的他,又怎么会拿这种小事在商量突厥投降这种国家大事的当口来说,这是非常有损朝廷颜面的事情,同样有损的,是他御史台的节操。

    “启禀陛下,御史台虽有闻风奏事的权利,但事情是否属实,须得有司明查,臣觉得此事该查明之后再议。”

    事关太子,长孙无忌就不能袖手旁边了,出班奏道。

    “此事证据确凿,昨日长安数千勋贵百姓皆为见证,何须再查,为太子名声计,微臣认为,陛下应该从重,从快处理此事,否则,一旦迁延日久,太子的名望可就无法挽回了。”吏部侍郎崔世勋在长孙无忌出班后,立即出言道。他可是高级别官员了。

    “臣附议,陛下,不得任由此等谗臣混迹于皇室左右,应从速除之······”

    “臣附议······”

    “臣附议······”

    长孙无忌只是出来说了句公道话,竟然引得文臣班子里数位三四品大员出列反驳,仅仅片刻,抱拳躬身附议的人居然多达数十人,占据了文臣的七八成,甚至还有六部堂官级别的高官,王圭,孔颖达,封德彝等人在蓄势待发。

    “什么情况这是?”

    长孙无忌心里暗骂了一句,却也不敢再出声,他现在也是文臣序列的人,和这么多人唱反调,他以后的工作也没法干了。

    而武将这边,秦琼也是急的额头冒汗,但武将这个时候不能开口,一旦开口,只会火上浇油,因为你越线了,以后你们武将议论军机的时候,还指望文臣闭嘴吗?

    文臣队末,才刚刚获得了上朝资格没几天的虞昶也是为女婿捏了一把汗,心道老爹对世事真是洞若观火,一早料定了这些世家爪牙会跳出来闹事。

    李世民恼了,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居然闹到让他有种被逼宫的感觉,而且是他在志得意满,打败了突厥大敌,准备叙功的时候,此刻他的拳头同样握的紧紧的,恨不得亲自出手,将这些只顾自家利益,不顾朝廷体面的家伙一个个砸死,砸烂。

    但是,他不能够,没有这些大臣,朝廷就无法正常的运转,他只能忍,不过他没有选择跟这些大臣们妥协,他知道,今天只要妥协了,以后,也只能妥协,所以,他将希望放了在那个唯利是图,贫嘴好色,睚眦必报,胆小如鼠的小子身上,看看他能不能给自己创造个奇迹。

    “来人,传旨,牧监署下牧监孙正明即刻上朝对奏。”

    皇帝动真火了,要当场把这件事情搞明白,这一举动虽然叫崔世勋等一干文臣意外,但,就算让那小子来朝堂又能怎么样?如今的朝堂谁的嘴巴多?众口一词,还不能整死你一个小喽啰?

    整个大殿之中进入短暂的沉默之后,就有大臣提议休朝片刻,但李世民不允,今天不把事情搞清楚,大家的午饭也别吃了,至此,他也算是表明了自己在这件事上的立场,于是,房玄龄和杜如晦,长孙无忌等一干李世民铁杆,便相互使了个眼色,小声交流起来,站在文臣班首的裴寂向来不与三人有什么交集,却意外的向他们偏了偏身子道,“有了计划,知会老夫一声。”

    长孙无忌闻言了然,他知道望江楼有裴寂的儿子裴律师的份子,裴家也算是既得利益者之一,而裴寂现在代表的是李渊旧臣党,如果有他帮忙说话,应该有不少人能住嘴,孙享福之前拉裴律师入股的好处,此时也显露了出来,不过长孙无忌不知道的是,裴寂之所以想帮孙享福,却不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在望江楼有股份,而是有其它目的。

    渔业司,衙房里,黄轩火急火燎的将在胡榻上睡的正香的孙享福喊醒,这时,传旨的太监已经到了门口。

    “孙下牧,快跟洒家走吧!朝廷上好多人弹劾你,陛下震怒了。”

    “呃,震怒我还是震怒别人?”孙享福摸了一把睡眼惺忪的脸,反问那太监道。

    “呃,这个,应该是那些弹劾你的大臣吧!”传旨太监被孙享福的反问搞蒙了,想了想太极殿刚才的气氛才答道。

    “哈哈哈,如此甚好,本官今天可是要在太极殿扬名了,老黄,准备好酒菜,待本官回来,请衙上兄弟们好吃好喝一顿。”孙享福大笑一声,便迈着王八步子,朝屋外走去,直奔太极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