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四章 早做准备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冬日天黑的早,还不到五点钟就有种夏日里黄昏的感觉,望江楼内除了看完白蛇传去而复返的人,还存在第三类人,就是看完节目继续在这里聊天喝茶等候晚宴开始的人,而且不在少数,虞家的一大家子就是,反正是姑爷的产业,也不存在买单付账的问题。

    孙享福是在虞家的包间里找到虞秀儿的,演出完比较兴奋的虞秀儿大大的在娘家面前涨了一把脸,还将这戏曲中的一些趣事,以及一些难以解释的东西讲解了出来,让虞家一众老小惊叹不已。

    “秀儿,楼下客人太多,咱们再从头演一遍吧!”孙享福的提议顿时得到了虞家老小的欢呼和支持,于是,两人快速的到了后台上妆换衣服。

    “真是没想到,我竟然还是个做演员的料子。”孙享福和虞秀儿并排在铜镜前端坐,任由化妆的人员在他们头面上摆弄,嘴上有些唏嘘的感慨道。

    其实,他这也是自我感觉良好而已,要是在后世,随便一个二三线演员的表演,也能将他错漏百出的表演轰成渣,只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人们欣赏水平还不够高!就算孙享福演的浮夸稀烂,大家也不觉得有多违和,起码十几遍排练下来,舞台上有露脸的这些人,都按照剧本里的东西,把自己该做的做出来了。

    “夫君就是天生的这个什么‘演员’,妾身可是跟着夫君学了不少,也是个演员了。”

    这个时代还没有演员这个词出现,不过孙享福这么说,虞秀儿就觉得恰当,演员的称呼可比戏子高大上了很多。

    “咱们应该更注重一些眼神的交流和变幻,还有,你每次在施法的时候,要设计一个固定的手势,比如这样就是‘变’,转身就是‘起飞’,隐身的时候直接弄兰花指在胸前合十,这样观众就更加懂了······”孙享福弄了几个后世电视剧里白素贞的经典施法动作道。

    很多东西,就是在这么不断的摸索和构思中进步的,很快,晚宴开始,舞台上再度热闹起来,得到过数千观众的认同后,整个表演团队变的更加默契了,对于表演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更多的设计的孙享福两口子表演的更加投入,更加得心应手了,所以节目的精彩程度甚至超过中午很多,于是,又博得了满堂喝彩,甚至有富人现场抛出重金,请他们再演一遍,不过被孙享福拒绝了。

    演员们需要休息,不会成为某个人的玩偶,望江楼的打赏制度将会在明天启动,可以送花或者花篮,每束花一贯钱,每个花篮五贯钱,收到花的演员会在换幕的间歇出言感谢送花的客官,或者整台演出结束后,为打赏多的客官加唱一两个唱段,仅此而已。

    随着最后一道幕在观众们依依不舍的眼神中落下,晚上的表演也宣告结束了,纷纷结账走出望江楼的客人们这才发现,外面已经繁星点点,自己居然忘记了时辰,此刻,坊门只怕早已落锁。

    但任何时候都是有特权阶级的,比如独孤谋和平康公主,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叫开坊门,当看到他们在酒楼门口登上自己的车架,与他们同住一坊的许多人就跟了上去,还有如柴绍,段志炫,长孙顺德等好几位国公也同样如此,就这样,望江楼门前的人群不一会就散去了一半左右,不过,还有一千多人不敢走,他们虽然有钱在望江楼消费,但家里并没有高官,又不与贵人们住在同一坊,夜间到街上行走,要是被武侯捉到,那是会被抓起来蹲几天牢房的。

    “各位客官,此时坊门已落锁,已不方便返家,我望江楼有不少客房,今日开张,给诸位打八折,舒适又不贵,何不就在此间住下,明日一早再回也不迟。”

    门口女咨客的任务来了,这是一个为客房部打开市场的好机会,不一会,很多人就开始问价,在得知,住一晚上的房费不过几百钱的价格之后,纷纷开始登记入住,随着这些咨客去四五楼的客房部登记。

    不一会,随着楼上的服务员带来了客房的数量越来越少的消息,门口的这些客人们开始恐慌了,纷纷要求入住,不一会,连大套间都全部住满了客人后,才算把门前这些不能回家的客人安排完毕。

    “咦,这房间好暖和。”

    两个穿着上看上去中等殷实的青年夫妇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入了一间三十来平的客房之后,顿时觉得身上一暖,居然比之前在大厅的时候还暖和。

    “呵呵,咱们酒店的客房里有暖风通道,温暖如夏,而且,还有热水淋浴,客官请看,您扭动这个洗手间的热水环,顶上的莲蓬头里将会有热水出来,水会自己流到便盆里排出,出恭之后,只要拉旁边的这根绳,将会有清水冲洗便盆,不会有气味,洗手台上还有沐浴用的皂角和漱口用的青盐,桌上的铁质水壶放在暖风口处就能保证水是温的,如果喝完了,可以拿到前台加水。”

    服务员亲切的给这对青年夫妇讲解道。

    其实所谓的暖风口,就是建造的时候用水泥多建了一个空筒型的外墙,而望江楼是有地下室的,孙享福作为一个大学研究生,自然是知道热空气上升的道理,所以,整晚上,地下室都会有员工不断给壁炉里加柴烧火,热气会通过水泥空洞上升,流入到客房之中。

    而之所以有热水,也是因为顶楼有人在不断的用火烧,顶楼的水箱可是铁质的,只要在底部烧火,水就会变热,而且同时有人不断的给水箱添冷水,保证水箱里的水是温热状态,客房里的人打开水阀,冒出来的自然是温水。

    但是由于排水系统不好做,所以孙享福只是在洗澡间里将便盆的位置设计为最低,让水流走,而整个客房的条件,除了铺盖舒适点,还真比不上后世几十块一晚上的自营小酒店,但是在这个时代,它就是高级。

    孙享福没顾得上在柜台看春桃他们算账,带着虞家老小回了自家的后院居住,孙府后院的房间其实是最多的,因为孙享福只有一个女人,又没有孩子,所以基本都空置,现下前院和中院都住满了酒楼的服务员和戏台的演员班子,虞家这些亲戚,只好安排在后院住了。

    “贤婿,阿爷叫我提醒你,明日早朝,恐怕会有人拿你的醉仙楼说事,叫你早做准备。”

    孙享福亲自送了虞昶夫妇进了临近正房的一间小院,便见虞昶一脸正色的看向自己道。

    “朝堂?”

    孙享福闻言一愣。

    “嗯,有些话,你阿爷不好亲自跟你说,但是阿爷这些年在朝为官,见过的事情多了,他说,从前隋到大唐,就从没有触动了世家利益,不被那些文官弹劾的人,虽然你这酒楼产业有皇家的份子,但做的实在太大了,你阿爷叫我劝你,事不可为,就放弃利益,保全自身。”

    对于虞世南的提醒和关心,孙享福自然是感激的,给虞昶行礼道谢了一番,便退出了房间。

    孙享福在朝堂上可以说全无根基,他交往的几人,不过是秦琼,独孤谋,这些在政事上没有发言权的武将,如果那些世家子发动朝堂上的文官来对付他,他还真的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想到这个问题,表演大获成功的好心情顿时就没有了,不知不觉,就踱着步子来到了中院。

    “少爷,你还没睡啊!我还说明日一早再去跟你说呢!”

    “什么事德叔?”孙享福思虑的出了神,听到德叔的声音,才抬头看向他道。

    “石大郎回来了,正在厨房用饭呢!”德叔答道。

    “嗯,我去看看他。”孙享福将石大郎从幸福村带到了长安之后,就交给了他一个任务,查看长安周围三百里的地势,找出像幸福村一样适合筑坝屯水,建设渔场的地方,有成例在,相信这事他能办好。

    “村长,我回来了。”

    本来抱着一个大海碗呼啦呼啦吃着面条的石宝,看到孙享福踱着步子走进了厨房后,脸上顿时露出一片喜色,他还没开口,孙享福就猜到,他应该是有好消息告诉自己。

    “嗯,这几天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脸上都长冻疮了,就不知道等太阳出来天气暖和之后再出门干活吗!”孙享福看了看石宝被冻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就有些心疼的道。

    “俺娘说了,你是俺们全家的恩人,你交办的事,就是豁出命去,也要给你办好。”石宝一挺日渐厚实的胸膛道。

    “嗯,知道你小子能耐,坐下,继续吃,吃好了再告诉我,你一共找到了几块好地方。”孙享福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按在板凳上坐下道。

    “嘿嘿,可不只几块好地方,要是按照咱们渔场的大小来算,至少有十几个可以轻松建成的渔场,而且,还有几个大的地方,只是怕需要的人力太多,我拿不准。”

    石宝带给孙享福的果然是好消息,今冬只下了两场雪,而且不大,明年必旱,这是一个农科大学研究生闭着眼睛都能猜到的事实,如何让旱灾对这个年轻的国度伤害的更小一些,修筑水库大量屯水是一个办法,这样不仅能够缓解旱灾,还能扩大他渔业司的管理范围和产出。

    所以,在得知程咬金和尉迟恭此次俘虏了七八万突厥士兵之后,孙享福立即将石宝派出去考察地形,或许,就算明天那些朝臣不找他的麻烦,他也该去皇城走一趟的。

    “嗯,你做的很好,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以后,可别说什么豁出命出去的话,我叫享福,你跟着我,肯定享福。”孙享福欣慰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