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六十三章 各有心思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段就没有第一段那么多大动作了,白素贞和小青在西湖畔寻找恩人,白素贞看到了断桥上的许仙,然后几番测试,惹的大家一阵窃笑,也将许仙忠厚老实的形象树立了起来,之后就是乌篷船上秦汉与小青的一段经典对唱,其声之美,引得满堂人都是一副陶醉之色,再之后就是许仙在乌篷船内跟白素贞的邂逅对唱,这一段让所有的人都投入了进去,就好像自己与美女邂逅互道了一次家门一般,妙不可言。

    当听到杨老汉一句‘清波门到了’的时候,大家都不免随着剧情生出一股遗憾之色,然后,在小青的调笑下,白素贞那种患得患失的想念和许仙那种自卑忐忑又喜爱的情绪,全部传达给了观众,直到最后许仙抢亲,跟白素贞回府拜堂,洞房花烛的夫妻对唱,让所有观众都喜笑颜开,这第二段就算结束了。

    不过,等幕布放到最后一层的时候,小青的扮演者姚红袖和秦汉两人再度上台,给大家唱了一段渡情,并且告诉大家,这白蛇传可还没完,而且,这才演了第一回,后面还有十几回,五天之后,望江楼会上演第二回,这五天时间里,望江楼会在午饭和晚饭的时间上演第一回中的唱段,想听的客官可以选在饭点来用饭。

    这下客人们的劲头更高了,原来那些美妙的唱段以后天天都有的听,在姚红袖和秦汉再三的道谢下,花钱吃饭的客人才纷纷掏钱结账,而那些道喜的客人则是在看李世民包厢的动静。

    此刻,裴寂居然也在李世民的包间中。

    “陛下,太上皇平时喜欢歌舞酒宴,这等美妙戏曲,太上皇若是错过了,岂不是遗憾?臣请陛下让太上皇出宫,到望江楼与民同赏这戏曲歌舞。”

    裴寂这个提议搞的李世民有点蒙,太突然了,所以他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一副沉思之色。

    李渊出宫对李世民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向天下人展现了他的大度和孝顺,放他出来游玩,李世民绞杀李建成和李元吉是平叛的说法就更站的住脚,同样,李渊是主动退位给李世民的这个说法也过的去。

    坏处是李渊出宫的话就不那么好控制了,需要大量的侍卫布防,如果李渊借此机会联系旧臣,谋划复辟,那么又将会闹出政治大事件,只怕到时候不好收场。

    “且容朕思之。”

    李世民给了裴寂这么个回复,就决定摆驾回宫,而那些用过饭的大臣们也跟随着离去,秦琼和独孤谋等在望江楼有份子的几家恭送完皇帝之后却是留了下来,不一会,就聚集在了之前秦琼和独孤谋用饭的包厢内。

    “各位,酒楼的局面自今日起算是打开了,这对咱们来说是喜事,但对长安那些别的酒楼经营者却是噩耗,他们将会有什么反应,我们无法估计,所以,一切都得小心为上,今后,我们酒楼员工的安全,各处生产环节的保密,需要管理的如同军队一般的严整,所以,这还需要各家一齐出力。”

    秦琼闻言率先点了点头道,“嗯,那些世家子行事向来没有什么顾忌,不得不防,你有什么章程吗?”

    孙享福思索了片刻道,“先建立一个护卫队吧!由各家出些家将,至少需要三百人,专司拱卫咱们望江楼的员工和产业安全。”

    “嗯,合该如此,我家便出八十个家将吧!”独孤谋住在安康公主府,有家将护卫五百人,抽调几十个问题自然是不大,然后各家再每户出了几十人,凑齐了三百之数。

    这些人孙享福当然最先派给是打造舞台用具,以及望江楼各种实用工具的工匠作坊,另外还安排了一百五十人分三班倒,维持酒楼治安和防卫外人搞破坏。

    有了这三百人的护卫保障,只要那些世家不想煽动更大规模的武装组织来火并,应该是稳如泰山,那么接下来,孙享福就要给众人分析一下盈利情况了,今天的收的礼物不少,折价来算,超过万贯,但消耗用度也不小,首先,酒就蒸掉了上万斤,大鱼,鸡鸭,猪羊肉等食材的花费也在千贯以上,毕竟现在是冬天,长安城的食材都很贵,孙享福是以实际销售价格和消耗,算盈利比例的。

    “咱们酒楼明天开始正常营业之后,纯利润当是营业额的一半左右,如果每天都像今天这样的上坐率,不算客房部和晚餐,只一顿午饭,便能盈利两三千贯。”

    “嘶!”

    当孙享福爆出这个数据的时候,房中的众人都吸了一口冷气,一顿饭盈利两三千贯,那营业额岂不是到了六千多贯?以今天的上桌率,平均每张台差不多要消费七八贯以上才有这个数字吧!

    一张台当然能到七八贯,光是那一道大份的石锅鱼的售价就是五贯钱,而成本,除了要支付幸福村或者渔业司送来的三五百文鱼钱,其它的都是廉价的豆制品,根本花不了多少钱的成本,这一道菜,就能为酒楼盈利四贯以上,再有其它各色菜,也没有低于三百文一盘的,加上茶位以及以后会大量存在的酒水的收入,每张八人坐以上的台面消费都是十贯起,能为酒楼盈利七八贯以上。

    一楼有些四五人坐的小台面虽然不可能点大份的石锅鱼,但消费额度一般也能到两三贯,多的能到四五贯,三楼的包厢才是大头,除了十贯到五十贯不等的包厢费,每桌菜,还有不低于十贯的最低消费,孙享福从一开始就将这个高档产品销售锁定在了富人身上,相信,尝试过包间的方便和清静之后,那些顶级权贵是不会愿意和普通百姓挤在大厅的。

    不过,在望江楼也有穷玩的办法,那就是花五文钱在一楼买个茶位,不点菜,光喝点豆浆热饮,看个表演就行,嘴馋了顶多再点个几文钱的干果小吃,还别说,这个消费的法子,已经被一楼的好多客人摸索了出来,以后要是没钱大吃大喝了,只需要花五文钱,也能在望江楼看一场精彩的表演,这一点孙享福也考虑到了,他将会在舞台前的一小块区域内紧凑的摆上几排长条板凳,设置净茶位。

    普通客人,只需要花五文钱买个净茶位,你就可以领一个望江楼专门烧制的带盖子和把手的大瓷杯,到时候你自己去吧台续茶水,续豆浆等热饮就行,吧台直接对这些净茶位客人售卖果干之类的零嘴,反正出几文钱就给几分货。

    想到了以后每天能赚几千贯,众人就是一阵兴奋,就算他们在酒楼占的份子不多,一天的收益也是几百贯呐,投资酒楼的成本,一两个月就能全部回本,以后躺着收钱就好。

    看着大家的一脸激动的神情,孙享福心里才道,这个利益团体现在才算真正形成了,以后自己再有什么事,为了利益,这几家都会下大力气保自己。

    长安街道了一辆豪华的马车上,王麟和几位大族公子俱在,吃了一顿美味的饭菜,听了一段美妙的戏曲,照说作为富二代的他们应该是很爽的,但是他们却爽不起来,在酒水免费的情况下,他们这顿饭吃掉了十几贯钱,最头疼的是,他们中间没有人认为这十几贯钱的消费不值得,他们几家经营酒楼数百年,自然不难测算出望江楼的恐怖盈利能力,得出的结论让他们心惊。

    市场的蛋糕就这么大,之前的醉仙楼,已经靠酸菜鱼等菜式吃下了一大块,现在,比醉仙楼还狠几倍的望江楼再吃下一大块,那么,他们的酒楼还有什么生存空间?难道这些祖产,就要败在他们手上了么?

    “各位,有什么好办法了么?”王麟看了看脸色都不太好的几位道。

    “望江楼的菜式,酒水,包括那戏曲都十分优良,客人流向望江楼已经势不可挡,依在下之间,咱们不应该在酒楼经营上跟他们做对比,咱们应该发挥咱们的优势,把他们踩死。”郑玄成思虑了片刻道。

    “咱们的优势,你是说朝堂?”王麟闻言恍然大悟。

    “没错,以咱们几家联合的能量,再加上一些长安其它酒楼经营者背后的人,朝堂上,至少有八成以上的官员要帮我们说话,咱们只需要找个借口弹劾望江楼,就能让皇帝迫于压力,关停望江楼。”郑玄成解释道。

    “嗯,郑兄此计甚妙,理由,我已经想好了,首先就是皇家经营酒楼,与民争利,其次就是望江楼尚奢靡,一顿饭钱就是十几贯之多,此风不可涨,再有,那戏剧,唱的乃是前隋之事,有煽动民众,反唐复隋的嫌疑。”王麟脑子转的极快,击掌道。

    “有此三大罪状,以及满朝文武的众口一词,我就不信皇帝敢不下旨关停望江楼,到时候,各位兄弟可就要各凭本事了,望江楼里面的人才可是不少,要是挖到咱们的酒楼,嘿嘿······”崔冕没有继续说下去,众人却都是阴测测的笑了笑。

    想到了就会做到,整个下午,这几大公子就没闲着,不过,他们的速度再怎么快,也快不过望江楼戏曲唱段的流传速度,仅一个下午,戏曲《白蛇传》的大名就传遍长安,许多中午没来得及赶往醉仙楼的贵公子小姐们,在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里面的唱段调子之后,恨不得立即飞身前往望江楼一睹为快,于是,望江楼的晚饭也热闹的很。

    唐人大多数是一日两餐制,正午前一餐,下午四五点左右一餐,望江楼的表演是下午两点多结束的,到了四点多钟的时候,人群居然又开始往望江楼聚集,这里面,还有一大半都是去而复返的,这些人只在家里打个站,聊了会天,就又带着家人或朋友前来,他们太想让身边的人见识这神奇的戏剧,好跟自己有共同的话题了。

    “好在哥这里储备的充足,不然还真没有这么多食材供这么多客人吃。”

    孙享福抹了把额头的汉,贱贱的笑着,他准备把过来的这些客人们全坑一遍,为客房部打开市场,所以,他打算晚上

    也唱一整出,到时候,长安城禁夜时间已到,天色漆黑,大多数权利还无法让寻街武侯让步的人都不能回去了,那么,望江楼的客房一定会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