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五十七章 视察膳监司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古人的生产力低下,生活节奏缓慢,尤其是在寒冬,几乎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会选择在家里猫着,可孙享福不这么认为,一年之际在于春没错,其实也在于冬。

    今冬少雪,孙大力趁着这两日天晴,渭河冰化,便驾着舟船往长安孙府送了趟鱼货,他发现孙府内居然一片忙碌的景象。

    “村长,你这是在干啥哩?”

    “哦,排练戏剧,人手不够,满长安搜罗了一些,正在挑选,有点乱。”

    随着剧本一天天的成型,孙享福夫妇的想法和点子也越来越多起来,这需要大量的人手设计道具,大量的乐师排练曲谱,大量的歌者排练唱腔,所以,现在已经不仅限于四大纨绔收罗过来的那些人了,连阎立本家的画师团队,以及长安比较有名的青楼唱诗歌女也都被请到了孙府,各有分工,各有排练。

    看着满府忙忙碌碌的场景,搞不清楚戏剧是什么的孙大力觉得自己这个闲人待着好像很尴尬,于是抓了抓头道,“那要不,我回村了?”

    “等等,还有事跟你说呢!今年都快腊月了,才下了两场小雪,看来明年是个旱年,趁着化雪,你回去以后让村民把犁套上,先把咱村的地犁一遍,这样能把地里的虫子翻出来冻死,另外,以后每天都要派船到曲池坊的豆腐作坊拉豆渣,这是上好的猪饲料,回去拌些粗糙的猪食给猪吃,鸡也可以吃。对了,买豆渣的钱,村里的账上有么?”孙享福招手让孙大力回来道。

    “应该有吧!咱村这段时间盘炕收获不少,还有三千多石大豆都快卖完了,账上钱不少呢!不过都归账房的张先生管着,具体的数我不知道。”

    “三千多石大豆,都打的豆腐卖的?”孙享福有些意外问道。

    “嗯,还有发豆芽,捕捞队的人停工之后,就在忙活这个,现在周边集市,甚至几个县城里的商贩都到我们小河集来进货,咱们每天至少能够卖两船豆腐和豆芽。”孙大力有些兴奋的道,豆腐,豆芽的出现,不仅结束了冬日里只能吃酸菜腌菜的局面,而且价格还不高,很多平民都买的起,由于幸福村只有那么多人手,一天也就只能出这么多货,每天只卖两船,差不多三十石左右的豆腐豆芽。

    “卖的什么价?”孙享福又问道。

    “开始豆腐是三文钱一斤,豆芽是五文,后来走俏了,有周边集市的商人大量的过来买货,豆腐便涨到了四文,豆芽八文,不过还是每天都卖完,我正和大家伙合计,把豆干和豆皮也弄些到市场上卖,价格也再涨涨。”

    现在长安大豆的价格才五百文一石,而一石大豆,差不多能打四到五石豆腐,一石豆腐一百二十斤,这就是说,价值五百文的大豆,差不多出五百多斤豆腐,每斤售价四文,每石大豆打出来的豆腐就能卖到两千多文,净利润在三倍以上,更别说重量转换率和价格更高的豆芽了,孙享福略微的算了一下,幸福村光靠这个买卖,一个来月的进账估计就达到了几百贯。

    而且,幸福村可不止是豆腐豆芽这一项买卖,长安东西两市,两个专卖售卖鸡蛋的铺子也是幸福村的产业,冬日里鸡蛋卖到了十二文一枚,还非常走俏,一天卖个几百上千枚,轻轻松松收入十几贯,每月也是好几百贯的收入。

    另外,最大头的还属卖给渔业司和醉仙楼的黄鳝,泥鳅,都是按照市价走的,现在长安城的黄鳝两百文一斤,泥鳅一百八十文一斤,每天出货差不多各五百斤,这可是每日进账一百九十贯的买卖,算下来,幸福的账面上,目前最少有斤万贯的结余了,谁叫这个时代的冬天可食用的东西太少,权贵们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没这些东西吃,他们的日子可是没法过的。

    孙享福估摸着,这样的财力能够让幸福村轻松的将膳监司豆腐作坊的豆渣全部买下,便道,“豆腐以后做些自己吃就行了,剩下的大豆都发豆芽吧!另外,别指着村里的大豆,可以在长安多买些大豆回去,只做性价比更高的豆芽生意,也别只在小河集卖,渭河冰化了,每天可以拉两船到长安来卖。”

    “我这不正是来问问你要不要在长安打开销路么,可是,豆腐也挺赚钱的啊!怎么就不做了呢?”孙大力不解的问道。

    “豆腐膳监司作坊早就已经开始量产了,每天出货千石,销路很快就会铺到周边县城和集市去,而且,价格才两文钱一斤,豆干,和豆皮,他们也有大量制作,你们照着他们的售价自己做,虽然也能赚点小钱,但利润远不如发豆芽。”孙享福解释了一句,最近读了不少书的孙大力脑子好使多了,马上就懂了。

    临走前,孙大力扭扭捏捏的说自己要成亲了,让他腊月初八有空的话,回村一趟,孙享福大笑的拍了拍这个好兄弟的肩膀,说一定到,便目送他们乘船回村去了。

    李世民的御书房中,裴寂,魏征等一干重臣俱在,今天他们讨论的话题,便是豆腐,膳监司出产的豆腐已经在长安市面上销售了大半个月了,口碑极好,现在,不管是大户人家,还是小门小户,都爱吃这一口,因为物美价廉啊!

    膳监司将豆腐的零售价格定成了每斤两文钱,比大豆每斤四文多的价格低了一倍多,比粮米的价格更是低了两倍多,连一向爱挑毛病的魏征,在此事上也无话可说,看来自己之前真的是误会皇帝了,豆腐此举,确实是皇帝利用皇家私产,惠及平民的一个举动,于是上折子,建议在各道,州,设立膳监司分司,让更多的百姓,获得实惠。

    看到奏章的李世民当然是心里高兴,这豆腐,吃一斤足以管饱,但百姓所消耗的成本,却只是吃粮食的三分之一,更加关键的是,即便是这样,膳监司还在大量的为皇家盈利,看过账本的李世民心知肚明,一旦膳监司的作坊在全国开设,那么皇家的收入将会再次放大很多倍,而且,还能降低一些贫困百姓的生活成本,当真是利国利民啊!

    “诸卿之所奏,朕准了。”李世民含笑道。

    什么?这就准了?太轻易了吧!

    人精一般的魏征发现了一丝猫腻,这可是要皇帝掏钱做慈善事业的事,而且还是掏大钱,皇帝不应该连后宫的财政是否能够负担都不问一句,就直接答应。

    带着疑惑,魏征又道,“然,陛下前时说过,这膳监司乃是一个临时的衙门,如果百姓们自己学会了豆腐的制作,那这个衙门就会裁撤,可前日,老臣以谏议大夫的身份想去膳监司的豆腐作坊一观,却也遭到了阻止,陛下如此行事,百姓何日能习得这豆腐制作之法?难道,陛下是不想这制作豆腐之法外传,影响内宫谋利?”

    “呃,这里面,当然是有内情的。”

    李世民闻言心里一咯噔,心道不好,刚才自己心急了,被魏征看出了猫腻,现在却不知道找什么理由圆过去。

    “有何内情?难道于我等国之重臣都不能明言?”

    魏征觉得自己又要抓到皇帝的老鼠尾巴了,兴奋的大叫道。

    “这个,朕知之也不详,不如,传管理膳监司的孙下牧来,与诸位大臣明说可好?”李世民郁闷尴尬的道。

    谁知,他这个郁闷的表情又再度落在了人精魏的眼里,当下板起个脸道,“不如这样,陛下摆驾,与我等一同前往膳监司作坊视察,命孙下牧在作坊接驾便可。”

    “这······”

    李世民迟疑,但看到裴寂等人的眼中也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便知道,如果不让他们去看一看,明天,这些臣子就可能集体上折子质疑皇家,自己因为豆腐一事而收集起来的名望,可能瞬间崩塌,于是又道,“如此,便摆驾曲池坊吧!只是这天冷,有劳诸位爱卿陪朕一起吹冷风了。”

    孙享福正在家里玩排练玩的嗨呢!就有皇帝的旨意命他到豆腐作坊接驾,而且,同来的,还有裴寂,魏征,王圭,岑文本等一干大臣,顿时心知,豆腐作坊盈利与否,不可避免的引起了朝臣的怀疑,不过,这方面,他早做了准备,于是,换了官服,牵了马,往曲池坊的豆腐作坊而去。

    从芙蓉园到曲池坊不到一里地,孙享福片刻就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来往的账目直接让马永全快马送到内宫藏起来,只要魏征看不到账目,这事情就好办了。

    不到半个时辰,李世民和一干大臣的车马便到了曲池坊,一番迎驾参拜之后,孙享福给每人发了一个白色的头罩和大袍子,才让负责警戒的大内侍卫让开道路。

    “孙下牧,为何让我等着此丧服?”魏征看着这白帽子,白衣服,顿时恼了,道。

    孙享福却是一副认真道,“魏大人,这可不是丧服,这是卫生服,进入作坊的人,必须要保持身体洁净,不掉落头发,说话,不得喷溅口水,否则,会引起食品安全方面的隐患。”

    “食品安全?”

    魏征等人被孙享福说的一愣,但看到面带笑意的李世民都穿起了那大袍子,便不再多说,三两下套好之后,随着同样穿着大白袍的孙享福一同走入了作坊内。

    入眼,便是写在墙壁上的七个毛笔大字,‘食品安全重于天’。

    天,在这个时期代表着皇帝,这个膳监司居然将食品安全,看的比皇帝还重,难道这豆腐,是个很不安全的因素?

    然后,给了李世民一个安心的眼神的孙享福便开始跟众位大臣讲起了食品安全。

    “如今,膳监司作坊产出的豆腐日达千石,长安大部份百姓的餐桌上都有此物,假如我们作坊做出来的豆腐不洁,变质,有毒的话,则可能导致长安城上万乃至数十万的百姓身体不适或中毒,所以,食品安全重于天,在生产环节,我们连一丝小的错漏都不允许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