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五十二章 武士彟贬官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启禀陛下,叛乱已基本平灭,那些突厥乱兵手持我唐军装备,牵连定然不小,臣请严查。”

    皇城城墙上,吹了近一个时辰冷风的李世民等人在得知叛乱平灭之后,总算放下心来,亲手扶起了浑身是血的秦琼道,“叔宝辛苦了,速速返回府中歇息吧!朕定会派人严查。”

    说罢,便引着城墙上的几人回了太极殿,孙享福本欲跟着进去,却不料李世民一指道,“议政重地,你个家臣跟来作甚,出宫去吧!”

    孙享福郁闷的行了个礼,则快步追上了秦琼。

    “翼公,我家中无事吧!”

    “无事,我赶到之时,突厥乱兵尚未攻破你府门,我留了秦虎和一百亲卫在你府上守卫,你且安心。”

    秦琼简短的这么说了一句,孙享福便知当时情势如何之危机,躬身行大礼道,“小子多谢翼公救命之恩。”

    “职责所在,你小子检举有功,跟我客套什么,今夜芙蓉园被军队封锁,你且到我府上休息一夜,明日再作打算吧!”

    “也好。”

    不多时,孙享福随同秦琼回府,被安排在了一间有火炕的房间,却久久不能安睡,这个世界太危险了啊!自己必须得有一些保命措施才行。

    保命措施可不是那么好想的,初中高中时他的物理化成绩虽然也不差,但这不属于他的兴趣范围之列,上了大学之后就忘了一半,读研之后,就忘的差不多了,造什么火药枪械之类的东西,他自认和后世大多数人一样,玩不转。

    呃,挖个地窖吧!跟老美总统一样,弄个几米厚的混凝土门,别说冷兵器三五天砸不开了,就是炸弹一时半会也炸不开。危机时刻,只要家里人往地窖里一藏,躲上一阵是没问题的。

    孙享福想了许久之后,才想到了这么个有操作性的办法,之后便眯了两个时辰,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便被德叔叫醒,带着几个秦府的侍卫往芙蓉园而去。

    “独孤将军,情况怎么样?”

    孙享福未进芙蓉园,便看到了守在封锁线外逐一查看属下送来的芙蓉园内现有成员的名单。

    “活捉了上百个突厥乱兵活口,刑部也来了刑狱高手审理,不过见效不大,真正的主谋,应该已经从曲江池走水路逃脱了,整个事情,主谋好像没想过要成事,更像是报复大唐的一种过激行为。”

    独孤谋皱着眉头回道。册子上的名单他都看过了,没有什么可疑的,被抓住的突厥乱兵只知道有黑衣人杀了负责看守他们的侍卫,将几车兵器丢在了俘虏营中,叫他们自己逃生,至于这些突厥乱兵为何会杀向不远处的孙府,正是因为他们平时受了孙享福的压迫,想要复仇,但独孤谋这么一说,孙享福似乎想到了什么。

    “没想过成事,报复?”

    除了王麟和武元庆,孙享福想不到还有谁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恨意,而且,敢直接拿唐军制式装备给突厥俘虏,这么明显的破绽,自诩多智的王麟一定不会干,那么,就只剩一个武元庆了。

    “独孤将军,乱兵所用兵器,出自何处?”孙享福又问道。

    “出自工部军械司库房,领取人上,签的是你名字,不过陛下已知昨夜你是在宫内为陛下烹制膳食,所以,这人用的是假名,而且,领取军械用的文书也是伪造的,签的是应国公武士彟的名字,工部军械司的库房,只有陛下和应公才有权利打开,昨夜陛下便召了应公入宫,核实了情况。”独孤谋将详细情况跟孙享福解释道。

    “伪造文书领取军械,签我的名字,然后煽动乱兵屠我全家,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伪造文书,骗领军械,煽动乱兵造反,却被乱兵屠杀,死无对证,好毒的计谋啊!”

    孙享福想到这里,冷汗淋淋,幸亏他昨天听了虞秀儿的建议去宫里送豆腐,又正好因为烹调豆腐被李世民留在了宫中,否则,一切都在那人的掌控之中,武元庆,绝对没有这样的智计,应该是王麟。

    但是,自己没有任何明证可以证明是王麟做的,只靠猜测去定一个当世顶级世家嫡长公子的罪名,这恐怕是不可能。

    “难,难也!”

    孙享福想到这里,只在心中这么叹息了一下,便与德叔等人一起回家了。

    “秦虎大哥,昨夜有劳了,一会我在府中备好酒宴,犒劳众位兄弟。”孙享福到了府门前,看到在寒风中站了一夜的秦虎等人,心里好生感动,便抱拳道。

    “哈哈,大郎客气了,要不是你发现的及时,昨夜我等也不能痛快的厮杀一番,不过你府上的酒菜甚是美味,我等还是要好生吃喝一顿的,且多做些来。”秦虎闻言哈哈一笑道。

    “一定,一定,众兄弟稍候便是。”

    孙享福入了府门,德叔便赶忙吩咐厨工安排酒宴,孙享福则是直奔后堂,在房中,看到了抱着弟弟和妹妹缩在火炕上一夜未睡的虞秀儿。

    “叫娘子担心了。”孙享福见到三人无恙,心下一松,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道。

    “妾身无碍,夫君也无事吧!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虞秀儿和弟弟妹妹见着孙享福安全回来,心中担忧便尽皆散去,一起上前拉着孙享福的衣袖看了看,确认没事之后,才都看向孙享福问道。

    “我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王麟或者武元庆想要害我,也有可能,他们一同密谋想要害我,幸好昨天我听你的话,去宫中送豆腐花,撞破了贼人行事,当真是家有贤妻,夫不招横祸啊!”

    孙享福拐着弯的夸了虞秀儿一句,又叫虞秀儿宽心不少,不过想到了那武元庆,虞秀儿又有些歉意的看向孙享福道,“是妾身不好,给夫君招来横祸才是。”

    “怎么会呢!妻不招人妒,岂不是说妻子不美?放心吧!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过却是给我提了个醒,咱们府中应该重新装修一下,至少,防御力要加强。”孙享福笑了笑道。

    跟着,便又将自己打算建造一个混泥土地下室,危机时刻,对自己生命最重要的这些人可以退入地下室暂避的计划跟三人说了,得到了虞秀儿的大力赞同,至于两个小家伙,当然是听兄嫂的了。

    孙府的早饭十分热闹,后院的池塘里,有幸福村送来的数百尾十多斤的大鱼,孙享福命人全部捞起来杀了,煮了几十个大火锅,不光是秦府的一百家将,独孤谋和飞骑的将领也被请入了府中用饭,一顿酒足饭饱之后,便有内侍到府上传旨,命独孤谋和孙享福进宫面圣,于是二人即刻起行。

    李世民的御书房里,不光是经历了昨夜之事的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和秦琼都在,还有宰相裴寂,刑部尚书王圭,谏议大夫魏征三人。

    二人行礼参拜之后,先由独孤谋将现场的情况跟李世民作了一个完整的汇报,李世民再把自己这边调查的情况合盘脱出,便有谏议大夫魏征出列道,“无论此事主谋何人,工部尚书武士彟都有行事不密之责,其属下重要的军器库房任由一封假文书,便被人调取了数千件制式兵器,此乃大罪也,臣建议罢免此人。”

    武士彟的出生很尴尬,他并不是魏征,王圭等世家系的人,从政之前,不过是一个商贾,因为家资颇丰,又压对了李渊这个宝,才得了个国公的位置,才能不能说没有,但无论是世家系,还是武将系,跟他的关系都不深,现在出了错漏,有人拿他出来踩也是正常。

    “臣附议。”

    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是长孙无忌,武士彟是李渊朝的旧臣,而且官居六部尚书之一的高位,这与李世民的利益不符,别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就是没有这事,他的官也当不久,所以,等长孙无忌出声之后,房玄龄,杜如晦,王圭等人也都出声。

    最后,作为宰相的裴寂也不得不点头,毕竟,这是六部主官的任免,他宰相如果执意不同意,李世民也不好强硬的罢免,这样会留给人一个刚愎自用的暴君形象。

    “应国公有功于国,直接罢免,未免不妥,朕意,迁其为扬州长史,总督田改,诸卿以为如何?”

    李世民所说的田改,就是在淮南,江南等地,将种植糜子,麦子的旱地改种两季大豆的一种变革,这是李世民昨夜跟长孙无忌等人商量好的,这武士彟虽然是前朝旧臣,但能力还是有的,李世民现在手下缺人,对于这种有能力的前朝旧臣,只需要让他们远离中枢就行。

    “陛下仁慈,只是,这田改所言何事?”

    魏征就事论事弹劾了武士彟,但他心里也清楚,就这点事,不可能把一个国公一撸到底,这会显得君主太薄情了,贬到地方为官,是最好的处理结果,只是李世民所说的田改,却是昨夜才与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商量出来的事情,魏征等人不知,便问道。

    于是,李世民又把大豆亩产几何,一年可种两季,而且有了新的制作之法,大豆一身皆宝的事情给几位昨夜没到场的臣子们说了说,惊的几人齐齐下拜,恭贺李世民又得一提升国力的良方。

    不过,李世民公布了这个消息,却没有公布制作豆腐的方法,像魏征,身后是山东士族,王圭,则是太原王氏的人,他们回去之后,会不会让自己家里的土地改种一年两季,且亩产远大于米麦的大豆,李世民很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