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十九章 孙享福的治家之道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饱暖思那什么,是人之常情,谁知,等孙享福跟虞秀儿你侬我侬的吃饱之后准备那什么的时候,春桃和红梅两个丫头就进来了。

    “呃,你不会真叫她们来给我暖床的吧!”

    “嘻嘻,夫君想的美,这房中如此之热,那用的着暖床啊!她们是来伺候我梳洗的!”

    果然,两个丫头是带着浴盆和热水来的,正房的房间很大,里面有浴桶,此时虞秀儿脸上还有一层妆,头发上插着很多金簪步摇之类的,没有专业人士帮她卸妆,还真搞不来。

    于是孙享福恨死德叔布置在屋内的屏风了,多好的一副美人沐浴的画面,居然看不到。

    “夫君啊!你且先歇息,不要偷看哦!妾一会儿就好。”屏风后面,传来了虞秀儿娇滴滴的声音。

    “呃,秀儿啊!为夫闲着也是闲着,讲个故事给你听呗!”

    “夫君且讲来。”

    “话说前隋的时候,有一个书生,与一个小姐互生爱慕,有一日,他们相约出游,遇大雨,于是到一间客栈投宿,客栈只有一个房间,二人别无选择,暂且住下,夜晚,二人相约各睡半张床,在床铺中央划了线,女子对书生说,‘你若是越了线,便是禽兽。’书生应了,一夜好睡,未越线半分。次日天明,二人苏醒,你猜怎地?”

    “那书生乃是正人君子,女子定然嫁给了他。”虞秀儿说出了自己和两个丫鬟的心声道。

    “非也,非也。”

    “难不成是那女子越线了?”虞秀儿开了脑洞又道。

    “非也,非也。”

    “那究竟怎样了?妾猜不着。”虞秀儿干脆放弃道。

    “那女子打了那书生一个耳光道,‘你禽兽不如也’。”

    “什么?禽兽不如?哈哈哈哈······”

    虞秀儿反应过来,这才忍不住大笑。

    “秀儿,你说夫君是该做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呢!秀儿,夫君来也······咦,怎么洗的这么快。”

    当孙享福做好开场白的铺垫,冲入屏风后面的时候,便见已经素面朝天的虞秀儿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裹衣。

    “夫君想要越线,迟了。”虞秀儿白了他一眼,便自个儿先爬到了热哄哄的床铺上。

    “看你个小妮子今夜如何逃出为夫的五指山。”孙享福喝了不少酒,有着三分醉意,翻身嬉笑的爬上床铺道。

    “夫君,何为五指山?”

    孙享福做了个龙抓手的姿势,贱贱笑道,“好叫秀儿知道,为夫的五指山是如何镇压妖魔的。”

    “不要,夫君,有人在呢!”

    “呃,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出去。”孙享福一回头,便见春桃和红梅羞红着脸,一左一右还站在床边,愣道。

    “老夫人交待,叫我等伺候姑爷和小姐人伦。”

    “我晕,这也要伺候?”

    “老爷夫人身边的丫鬟,也都是彻夜伺候在侧的。”

    “我这是该幸福的大笑呢!还是该幸福的大笑呢!还是该幸福的大笑呢······”

    其实这在古代很正常,贵人们行房,往往事后清洁之事是交给贴身丫鬟来处理的,想那些老爷夫人,连澡都是丫鬟帮忙洗,何况这些呢!但孙享福很不习惯啊!毕竟他没出演过爱情片男主角,一下子要被两个女人看现场直播,心里这一关不好过。

    “呃,我这里不用伺候,你们回房歇息吧!有事我会叫你们的。”孙享福最终还是下了命令道。

    见两个傻姑娘犹豫不肯走,孙享福面色一板,二女不得不败退,等她们出了房门,孙享福也不吹灯,直接向薄被下的虞秀儿压去。

    “夫君还请怜惜秀儿,其实······”

    “其实什么?”

    “其实母亲交待过,女子初夜会很痛,所以,破瓜之后,就让她们两个代我伺候夫君,让夫君尽兴······”

    “哎呀,我怎么突然有点后悔呢!”

    “呃,秀儿,秀儿不怕痛,会忍着的。”

    “我的乖乖秀儿,你真好。”

    此后,被翻红浪,起起伏伏,其中之美妙,不足为外人道也。

    新婚之夜,往往是人生最快乐的一夜,次日一早,在受了弟弟妹妹一拜之后,虞秀儿便和孙享福一同在府门前送客,有类似程处默,尉迟宝林这般的,已经把孙享福这当自己家了,自然不用送,主要还是秦琼夫妇和独孤谋夫妇。

    “你等二人往后就琴瑟和鸣,早生贵子,我等就不在府上叨扰了。”

    “多谢翼公。”

    秦琼说了句客套话,就抱着还不想走的儿子和女儿上了马车,等夫人登车之后,便与二人摆了摆手道,“外面天寒,不必远送了,进去吧!”

    等秦琼的马车走远,不一会,独孤谋也挽着夫人的手从厢房里走出来,远远的就道,“你这客房睡觉真是舒坦。”

    “呵呵,那将军和公主便在寒舍多住几日呗,好酒好肉管饱。”孙享福呵呵一笑道。

    “不了,宫中还要宿卫,你家中这个火炕和暖壶······”

    “将军请放心,回头我就让家丁去府上,给府上的房间也盘上这火炕,装上这暖壶。”

    “如此,便多谢了。你等二人且回去吧!不必远送。”

    独孤谋的妻子是李渊的女儿安康公主,有二十好几岁了,只是身体羸弱,膝下无子,今早看她面若桃花的样子,看来昨夜因为房间暖和,难得的和独孤谋交缠了一番,如此,这家的暖壶和火炕得先弄,说不定能让安康公主给独孤谋产下一男半女的。

    送走了这两人,孙享福就带着行动还不是太方便的虞秀儿来到前厅,这里已经摆好了十多桌,鱼头火锅配上幸福村大棚里收割上来的蔬菜,众乡亲们正围着桌子,胡吃海塞,孙享福指了指这些乡亲们道,“这就是我孙家的底子。”

    虞秀儿不明其意,只觉得这火锅真是香,便与孙享福找了两个空位坐下,一起吃起来,她这还是第一次感受幸福村的村民那种不分彼此的团结氛围。

    “村长,吃完饭,俺就回村了,俺家里的小子,可就教给你了,不听话就使劲抽,不用顾忌俺,不过,现在他听你的话多过听我的话,在你府上,我就安心了。”王二牛见孙享福坐在了自己身边,便开口道。

    “放心吧!保管还你个学富五车的儿子。”

    如果被别人看到一个朝廷的七品官跟一个农夫坐在一起吃饭,还不分彼此的聊天打屁,一定会鄙视孙享福,说他府上没有体统,但孙府不一样,这些乡亲们就是孙享福的客人,主人陪客人,天经地义。

    这些日子府上和幸福村的往来不少,几乎每天都有幸福村的人在府上吃饭,连德叔都习惯了,更别说府里的下人,大家都开始模仿这些村民与孙享福相处的方式,还经常喊他村长,因为那会让大家都很轻松。

    在孙府,饿了,你就自己到厨房找吃的,开饭了,你直接带上筷子碗找空位坐,所有人围在一起吃饭,连男女都不分,也没有任何上尊下卑的规矩,大家一起吃饭,一起聊工作,很随意。

    偏偏是这个随意的团体,工作效率奇高,孙享福一直在给大家灌输着一个思想,只要你工作干的好,人品没有问题,你就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露怯,当然,目前范围只限于幸福村和孙府。

    “夫君要办学堂?”吃了一口孙享福夹到自己碗里的菜,虞秀儿也听到了他跟王二牛的对话,便问道。

    “嗯,村里就那么二十来个孩子,我想给他们请两个先生,就在咱家里教。”孙享福点了点头答道。

    随着幸福村的摊子越来越大,没有识字的人来进行管理,势必不行,目前村民对孙享福都很盲从,这在初期看来是好的,但等摊子铺的更大之后,孙享福肯定不可能事事兼顾,就如同聂三娘提议在左柴山种植桑树,这就是孙享福之前没有想到的,否则今年夏天的时候就动手种植,桑树会多长一年,所以,他不是全能的,需要各方面人才替他拾遗补缺。

    “如此,妾倒是能帮个忙。”

    “是了,阿爷是弘文馆学士,门生弟子恐怕不少,你就推荐两个呗!”

    “切,夫君小瞧人,你家夫人我的才学,可不弱给阿爷的那些学生。”

    “是吗?那好,以后咱府里的那帮童子军,就交给夫人你了。”

    虞秀儿的聪慧是遗传了前辈的基因,才一个早上,他就看到了孙府与自家府上的不同,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职司,除了自己带过来的那些三十对仆役婢女,基本没有一个闲人。

    这跟家主的理念有关,孙享福觉得,身份是奴仆没的选,但你不努力工作,积极向上,就是你的错了。

    他一早宣布过,只要让他看到了你的才能,一定会提拔任用,甚至放良,拿高薪,这都不是问题,他要以自家为熔炉,培育提炼出一些思想理念与自己一样的人,来推进这个国家农业体系的发展,这就是他的治家之道,也是他对这个国家的执念,因为他认为,如今的大唐,只要解决了百姓的吃饭问题,它便是一个谁也无法撼动的王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