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八章 不可磨灭的痕迹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共同的爱好总会推动共同的话题,一个古人是无法想象后世人一生要接触多少东西的,所以,孙享福的谈资太丰厚,直到太阳偏西,有大臣建议下山,两人才意犹未尽的终止聊天,再不走,就得摸黑赶路回城了。

    走的人多了,自然就出现了路,望景峰就是如此,由于修建了漂亮的景观亭,每天都有从四面八方来登高望远的人,所以上山下山的道路特别多,孙享福就选择了一条行人不太多的小路下山,前有程处默和尉迟宝林先走半刻,作为埋伏线,后有长孙冲,裴律师晚行半刻,作为保护线,只等着武元庆冲出来,就揍他丫一家伙。

    “秀儿妹妹,有没有一种即将要干坏事的感觉?是不是很兴奋,很激动。”

    走了一段,孙享福看虞秀儿脸色有些忐忑,便嬉笑着道。

    “嗯。”

    被孙享福这么一说,虞秀儿的心情果然轻松了少许,含笑点了点头。

    “其实你不用担心武家会对付你家或者报复我,长孙冲说了,他武家还没那么大能耐,而且,要不了多久,像应国公这样的太上皇时期的老臣都会被陛下贬斥出京,一朝天子一朝臣嘛!陛下用他们不会放心的。”

    朝廷的官位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把这些老萝卜拔掉,李世民就无法提拔自己的铁杆上位,现下大唐可不是到处都像长安这么太平,周边的叛乱不少,就是宫中的李渊,也极有可能在寻求复辟,李世民大意不得。

    “嗯,我总感觉你说的话好有道理,和你在一起一点也不无聊。”虞秀儿含笑的点了点头道。

    “怎么,你平时过的很无聊吗?”

    “当然,你来做女人试试,大门不能出,二门不能迈的,一天到晚除了拨弄琴弦,我都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想起了这个时期官宦小姐的悲哀,孙享福也是无语了,虞秀儿正值跳脱的青春期,又怎么会甘心整天宅在家里,于是会心一笑道,“以后我会常去看你的,你一个人的时候要是无聊了,就看看怀里的这幅画,心情就会好了。”

    “一言为定哟!”

    总想着即将别离的虞秀儿此时才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脸,如夏花绽放般娇艳迷人。

    正当孙享福陶醉在她的少女之美不可自拔的时候,一道期待已久的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了。

    “一对贱人,这么快就勾搭上了,敢逆我武元庆的意,今日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从草丛里跳出来的不止武元庆一个人,他找了四个人助拳,孙享福一个都有不认识,不过看装束,应该是高官子弟。

    “武元庆,你敢拦路袭击朝廷命官吗?”

    孙享福一早在袖口里藏下一截擀面的棍子,他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打架不行,敲个闷棍应该是可以的吧!先义正言辞的给武元庆扣个大帽子,事后解决问题起来也省事。

    “朝廷命官,你算狗屁的朝廷命官,就算你是朝廷命官,本公子今天打了也就打了,温家两位哥哥,崔兄,郑兄,咱们一齐动手,打他个屁股尿流,血肉横飞······”

    武元庆叫嚷着,就率先冲了上来,他虽然没练过什么武艺,但时常大吃大喝,身上长了不少肉,但肉,无论如何,是没有木棍硬的。

    将处于惊吓状态中的虞秀儿往身后一拉,孙享福袖口中的木棍刷的一下就溜了出来,当面就是一棍子,抽向武元庆那张肥脸。

    “日,还藏了兵器。”

    武元庆心里如是咒骂着,只觉脸上一股火辣辣的刺痛传来,半个脑袋都失去了知觉,带着热气的鼻血从他眼前横飞而过。

    这时,那所谓的温氏兄弟几人也冲了上来,不过他们是世家子身份,却没有想过拿兵器打人。

    “长孙兄,那小子在咱们面前秀了大半天恩爱了,要不要让他吃些苦头。”

    在斗殴圈子后面不到三十米处的裴律师悠悠然的和一旁已经在撸袖子的长孙冲道。

    “呃,你说的也是,他不是要玩英雄救美么,让他挂点彩,那虞小娘子恐怕会更加心疼。”长孙冲闻言,也不急着往前冲了,慢悠悠的道。

    而另一头,同样与战斗圈子有几十米距离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见到这边打起来了,忙的准备出手相助,但一看对方的阵容,不过几个世家子而已,自己一个人便能够收拾了,程处默当先拉住尉迟宝林道,“就这几个货,我一个人就能收拾了,你且在旁边给我掠阵,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

    “凭什么我给你掠阵,这些人我一个人也能收拾,还是你给我掠阵吧!”

    “怎么不知道好赖呢!兄弟我是怕你学艺不精,冲出去挂了彩多没面子······”

    “你才学艺不精呢!要不咱俩先分出个胜负。”

    “分就分······”

    然后,这两货就真的不顾孙享福那边的安危,摆开架势干了起来。

    “我日,他们几个人呢!”

    孙享福一棍子干翻了武元庆,就拉着虞秀儿向后退,那温氏两兄弟既然愿意过来帮人助战,自然也是好战份子,平时在长安没少作恶,打人的经验还是有不少的,见孙享福手上有棍子,便连忙在树林里找起了趁手的东西,至于另两个,便扶起了捂着脸大声哭嚎的武元庆。

    场面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危急,孙享福便道,“秀儿,你往山上逃,我来拖住他们。”

    退了几步的孙享福说完这句,又反身又向武元庆等人冲了过去,谁叫他手上有棍子呢!

    “哎哟,你敢打我,我乃清河崔氏崔敏。”

    “管你崔敏还是崔命,不滚老子打死你。”

    “哎哟,我是荥阳郑氏郑爽,你居然敢跟我动棍子,哎哟,哎哟。”

    孙享福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战斗力如此之高,其实是对手的战斗力太渣了,居然被他三两棍,打的四下逃窜,然后孙享福将武胖子整个人按在地上,一阵猛抽。

    画面好暴力,好血腥。

    找了树杈过来的温氏兄弟居然有些不敢靠近孙享福了。

    “你过来呀!”

    孙享福抽的滚地抱头的武元庆一动不敢动之后,朝着温氏兄弟使出了武林中两大绝学一阳指和狮吼功的融合版!顿时,吓的温氏两兄弟居然退后了两步。

    而此时,向后躲避的虞秀儿终于碰到了悠然走过来的裴律师和长孙冲。

    “娘的个腿的,居然没赶上他们就先怂了。”

    “温振,温挺,你们两个家伙想跟我动手吗?”长孙冲只是气势凌人的说了一句,两人便丢下手中的树杈,一副手无足惜的样子,这两人以前在长安,可是被长孙冲收拾惨了。

    到了这会,互殴的鼻青脸肿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才吭哧吭哧的跑了过来,看着有气无力的在地上"shen yin"的武元庆道,“什么情况?老子没赶上?”

    “难道他们还有一帮人马伏击你俩?”孙享福看到程处默和尉迟宝林脸上都有伤,明显是战斗过,便关心的问道。

    “呃,那个,我们刚才是一时技痒,切磋了一下······”

    “日,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们这帮完蛋的玩意,没有一个靠谱的。”

    见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两人眼神躲闪,孙享福就大致猜到了是什么情况,这两货就是他们老爹的翻版,现在还太年轻,根本不能委以重任,好在自己机灵,在袖子里藏了一条御膳房的擀面杖,而武元庆智商又堪忧,找来的都是草包。

    “那什么,这次算我们误了事,给你赔不是了,对了,你不是说要在这小子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么,这事我来办。”程处默尴尬的抓了抓头皮道。

    “那行,你给我用刀子在他脸上刻‘我是淫贼’四个字。”孙享福开玩笑道。

    “啊,不要,不要啊!你们饶了我一回吧!闹到不可收场可不好······”

    武元庆虽然身上痛,但听说别人要用刀子在自己脸上刻字,顿时吓的屎尿齐流,挣扎的告饶道。

    “呃,这也太狠了点吧!”要说打掉武元庆几颗牙,程处默敢,大不了回家被他老子抽一顿,但是在脸上刻字,那就是让武元庆不能活了,应国公肯定会跟他不死不休的。

    “你不行我来。”尉迟宝林见程处默认怂了,马上就想揽过差事,压程处默一头。

    “行了,宝林,脸上刻字也太狠了,刻背上吧!”裴律师是个不怕事的主,貌似阻止,却是提了一个更加可行的办法道。

    于是,武元庆的衣服被尉迟宝林一把给剥了下来,随后,他的惨叫的声响彻山谷,而程处默为了不让尉迟宝林压自己一头,在尉迟宝林刻字的时候,也掏出腰间匕首,在武元庆的后背上血刺哗啦的刻下四个字,‘我是贱人’。

    “他们几个怎么办?”

    欣赏了一遍自己的杰作,程处默和尉迟宝林的目光看向了吓的腿都发软的温氏两兄弟和郑爽,崔敏四人。

    “几位爷,我们错了还不成吗?”四人一齐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