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五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人美声甜,这就是孙享福初见虞秀儿之后对她的评价,亦是李世民对虞秀儿的评价。

    “陛下可是对此女动心了?若是如此,臣妾便叫人前往虞府将其接入宫中。”

    看着李世民如痴如醉的表情,韦妃小声的在他耳旁道。

    “非也,朕是被这诗词的意境所动,至于此女,朕自有安排。”李世民小声的回应了一句,又向亭外的众多的大臣道,“朕觉得此诗此句配此腔此调乃是天作之合,诸卿以为然否?”

    “然也,看来陛下的彩头是要被人摘去了。”

    裴寂等一干文臣笑言道。

    “如此,王得用,宣,赐下牧监丞孙享福,虞氏女秀儿白玉鸳鸯佩各一枚。”

    当王得用把李世民的赏赐宣读出来后,鬼都知道皇帝是个什么意思了,这是在搞拉郎配啊!鸳鸯玉一人给一个,不就等于赐婚么。

    好吧!其实孙享福也觉得自己配虞秀儿这样一个瓷娃娃般的美人儿确实不错,但只见一面就定下终身大事的节奏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看着脸红的像苹果的虞秀儿羞羞涩涩的和自己一起接下李世民赏赐的玉佩,不得不说,他的心里还是暗爽了一把的,不说虞秀儿那天籁般的嗓子,就这精致的长相,就比孙享福大学时期的历任女朋友加起来还强。

    “你等领了赏赐,难道还要留在朕这里吃酒么,快快退下吧!”

    亭中,见皇帝并不是想纳虞秀儿入后宫,几位贵妃顿时松了口气,面色也变的和蔼起来,由于几道新菜,孙享福之名后宫诸妃尽皆知晓,想不到他还是皇帝看中的人,不然,不可能玩赐婚这样的招数,韦妃顿时觉得,自己有必要成人之美,帮李世民把事情办的更漂亮些,便暗自决定,回宫之后,定要召见虞家长辈做做思想工作。

    出了亭子,孙享福远远的就看到了武元庆恶狗一般的嘴脸,心想,这样的纨绔,恐怕不是个理智的动物,于是向一旁的虞秀儿文道,“虞姑娘可是随同家中长辈一同前来?”

    “未曾,我一个人出来的。”虞秀儿眼珠子一转,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她自然也是看到了远处恶狠狠看向自己这边的武元庆。

    “如此,便请姑娘与在下同行,免得被一些奸险小人打搅。”

    虞秀儿欣然点头道,“甚好。”

    不一会,两人结伴来到了罗阗做饭的地方,这里羊肉已经烤的差不多,滋滋往炭火上滴着油,孙享福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便拿餐刀,往盘子里割了一盘比较精瘦的羊肉,又端了一锅尚未分配完的时蔬炖鱼,寻了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与虞秀儿席地而坐,准备吃午饭。

    “在下出自乡野,行事粗鄙了些,还请姑娘勿怪,这登高宴会一时半会只怕不会结束,姑娘还是同在下一起吃些食物,免得饿着了。”

    坐下来之后,孙享福客套了一下,便开始进食,他对自己料理出来的食物还是有些信心的,只是对面的虞秀儿却是不吃,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珠老是打量自己,搞的孙享福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平常都这么说话吗?”见孙享福在自己的注视下也停止了进食,虞秀儿便开口问道。

    “呃,其实不是的,只是听说姑娘是书香门第,怕太粗鄙了你不习惯。”孙享福答道。

    闻言虞秀儿轻笑道,“你本来怎么样,就还怎么样吧!在我面前,你无需拘谨。”

    “呃,这样就好!”

    说着,孙享福的表情也放松下来,将跪坐在地上的腿往两边岔开,以屁股为支点坐在了草地上,很没有形象的在虞秀儿面前再度开吃起来,倒是把对面的虞秀儿看的一乐。

    “叫我不要拘谨,你也不要拘谨,该吃吃,该喝喝,生活就该自由自在的过才舒坦。”孙享福将一块没有刺的鱼肚皮肉夹到了虞秀儿的碗中,将碗筷递到她面前道。

    “嗯,如此,我们就都不需要端着了。”虞秀儿说罢,也学着孙享福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接过了孙享福递过来的碗筷,开始吃起来。

    “呵呵,你倒是不怕生。”孙享福同样是被她的动作逗的一乐,这小姑娘看来也不是书香门第中比较高产的那种性格死板的傻姑娘。

    “刚才那首词真是你写的吗?”

    虞秀儿吃了孙享福给她夹的鱼,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这就是美食的作用,原本她以为好的诗词定然是像她爷爷一样的老学究才能写的出来的,谁料今日却是出自了一个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而且嘴皮子很犀利的少年郎身上。

    “怎么,不像吗?跟你说,我脑子里的好句多了,什么每逢佳节倍思亲,一行白鹭上青天,飞流直下三千尺,扶摇直上九万里等等,都是与生俱来的印在我脑子里的,用一个通俗的词来形容我自己,就是‘天才’,只是我低调,从小不爱在别人面前显摆。”

    孙享福一旦开启了剽窃的先例,以后说不得还要用的上,提前跟虞秀儿打预防针道。

    “那你今天是为了我,不得已才在众人面前展露你的才华?”

    虞秀儿在心里默念了孙享福刚才随意说的几个句子,顿时觉得好高大上,有点自以为是的感动道。

    “也不全是,我是尽了一个吃瓜群众的责任而已。”

    再度听到这个词,虞秀儿诧异的问道,“吃瓜群众?是何含义?”

    “呃,就是看热闹的人,帮忙说了句公道话。”

    “你说话真有意思。”虞秀儿抿嘴一笑道。

    “这个世界那么无聊,不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岂不是白活了一场,对了,你的琵琶弹的真好,我小时候也学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乐器,有时间咱们探讨一下。”孙享福吃开了,话夹子也打开了,随意的跟虞秀儿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从小精于此道,不仅会弹琵琶,瑶琴,还会吹箫,不知道孙大人会些什么乐器?”

    “吹箫?你会吹箫?哈哈哈······”

    孙享福的放声大笑搞的虞秀儿一阵莫名其妙,看到她诧异的表情,孙享福顿时觉得自己如此污秽的思想要不得,才忍下笑声道,“呃,我会弹吉他,打架子鼓,钢琴也会一点,都不是很精通,不过有机会一定让你见识见识,还有,你以后还是别叫我孙大人了,听着别扭,叫我孙大哥吧!”

    “秀儿遵命,孙大哥好。”

    “呵呵,甚好,甚好······”

    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两个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半个时辰,当弄来的东西被吃的七七八八的时候,裴律师居然带着几个人找到了他这里,其中还有孙享福在秦府有过一面之缘却没有深聊过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两个少年。

    “你小子倒是不怕有伤风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带女子在此幽会。”裴律师调侃的看着二人道。

    “陛下的鸳鸯佩都赐了,哪里还有人敢说闲话,倒是我等要恭喜这位孙大人了。”裴律师说完话,站在他旁边的一个眼生的少年郎马上就接过话道。

    “这位是?”孙享福向裴律师投去询问的目光道。

    “哦,忘了介绍,这位是长孙尚书家的大公子,长孙冲,今后他就代表东宫太子与我等一同协商酒楼的事。”

    “原来是长孙公子,在下失礼了,不过此时······”

    孙享福给裴律师使了个眼神,意思有虞秀儿在,他们几个大男人聊天只怕不自在。

    “我等正是为你等之事而来,怎地,你还要抱怨我们坏了你的好事?”裴律师不以为意道。

    “我等之事,可是陛下又召我说话了?”

    “非也,你就没见着武元庆那张要吃人的脸么,他居然还邀请长孙冲一起在下山的路上伏击你。”裴律师摇了摇头道。

    “哼,武家乃太上皇旧臣,商贾出生,品性低下,我长孙冲岂会与此等人为伍,这不,找了处默和宝林来为你助拳么。”长孙冲冷哼一声道。

    此时孙享福的身份是皇帝家臣,妥妥的李世民党,长孙皇后的走狗一枚,和长孙冲自然是一系的,这武元庆居然找长孙冲去打孙享福,智商也是没谁了。

    而对于那些李渊时期受到重用的大臣,出自秦王府旧臣序列的长孙家,尉迟家,程家,天然就跟他们尿不到一壶,只是本该是李渊系官二代执牛耳人物的裴律师有些奇葩,他从小尚武,把能征贯战的李世民视为偶像,并且加入了李世民的飞骑军,这也是裴寂晚年被收拾的时候,李世民却没有动裴律师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