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三章 望景峰上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程咬金和尉迟恭的打斗,满朝文武都是当乐子来看的,偏生这两个老货脸皮厚,不怕被人看笑话,不过李世民亲自出声阻止之后,两人虽然意犹未尽,却总算停了手,这种群臣都在的大场面,皇帝的面子是要给的。

    孙享福在山顶游逛了一圈就被罗阗找去做饭了,御膳房的人带来的食材不少,很多是事先烹调过的,烤羊肉等主菜是李世民的最爱,无需孙享福插手,走累了懒得动的他正看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发愁要做什么菜,就见一个文士袍装扮的少年郎向他走了过来。

    “你穿这文士袍的样子很别扭。”

    “我也觉得是,还是穿军装和铠甲更威风些。”

    来人正是裴律师,他是裴寂的儿子,李世民的妹夫,虽然喜欢扮作小兵,嬉戏于军伍,但身份却是无比高贵的,有长安第一权二代之称。

    “你不在自家亭子里陪老爹,到我这里来干嘛?”

    “打听一下酒楼的事情呗,顺便看看你今天会做什么好吃的。对了,你那个护卫席君买呢!没有一起来吗?”

    “君买在家苦练挥刀呢!酒楼的事情我已经在做准备了,回去后可以找各家的人一起开个股东大会,你要做的是尽量的多准备钱就行。”

    看到裴律师,孙享福又想起了那道叫花鸡,便在食材堆里翻找起来,果然有不少杀好的整鸡,于是召唤了两个御膳房的厨工用黄酒合泥巴,自己则是开始在鸡肚子里填香料。

    “他想做傅红雪估计是不可能了,我试过了,别说是一日挥刀三万次,就是一万次也难,对了,我上次回去之后自己弄出来的鸡总有一股泥巴味,原来这包鸡的泥是要用黄酒合的啊!此等奇思妙想,也就你小子能鼓捣出来,我来帮你加料吧!”

    裴律师说着,便要动手,孙享福自然也不阻拦,这小子怕是想学了全套的制作方法,回家自己弄出来打牙祭。

    山上水不多,都是御膳房的仆役挑上来的,所以并没有打算做过多的蒸煮菜,看到有渔业司供给宫中的大鱼,孙享福便将这些早就腌制好的大鱼穿在竹签上刷油,用小火烤到鱼肉微黄,再放入一个铁锅之中,加了几样时蔬和调料,小火慢炖,罗阗和几个御膳房的御厨有样学样,很快,十几锅炖鱼的香味便在山顶上四处飘散。

    有了叫花鸡和时蔬炖鱼两道大菜,其实就可以宣布开宴了,毕竟做好的熟食糕点有很多,而烤羊肉慢,须得等很久,唐时是分餐制,这些煮好的菜加上熟食糕点,已经能够在群臣和家眷的小案上摆满,只待他们慢慢吃,慢慢喝,慢慢等羊肉烤熟便好。

    登基一个来月,李世民与宰相裴寂还没有什么大冲突,所以,由裴寂出面说了几句吉利话后,李世民就宣布开宴了,而开宴的第一个节目不是吃东西,而是提议各王公大臣家未出阁的女子献艺。

    琴棋书画,是古代官宦世家女必备技能,不过唐朝胡风更盛,各官宦家庭的女子通常会学些胡旋舞,羌笛乐器等胡人的娱乐方式,似是早有所备,李世民的提议一出,便有好几家的女子响应,这个时代总不缺乏想攀附皇权,削尖了脑袋往皇帝后宫钻的女人。

    鼓声起,李世民所在的亭中,数名身材姣好的女子便开始随着鼓声舞动,其腰身灵动,体态婀娜,看的众大臣交口称赞,随着美酒佳肴开始上桌,整个山顶便开始热闹起来。

    “爹,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叫花鸡了,砸开了这黄泥,里面的鸡肉鲜嫩,香味浓郁,令人欲罢不能。”

    裴律师率先就提溜了一个烧好的叫花鸡到了裴寂的案前,献宝似的给裴寂介绍道。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陛下当前,不要失了体统。”

    裴寂这父子两的性格就是两大极端,一个喜静,一个好动,一个文采斐然,一个武艺了得,简直不像亲生的。

    “啪叽。”

    无视了老爹的斥责,裴律师使一双肉掌,将那包裹着叫花鸡的黄泥拍开,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便在场中散发,连案几上美酒的味道都被压制了。

    “何物如此之香?”

    程咬金和尉迟恭几乎是同时抽动了鼻子,连一向斯文的裴寂都差点没绷住,何况是他俩,这可又是极品美食出世的前奏啊!

    随着两个老货的大喝声,场中跳胡旋舞的少女也舞步错乱了,暂时的停了下来,而大家的目光,也都聚焦到了中间那座大亭子外的左首第一个案几处。

    “父皇,好像是鸡肉。”太子李承乾眼尖,瞄到了那只被裴律师从黄泥荷叶中巴拉出来的肥鸡,向李世民道,眼神中的意思就是‘我要吃’。

    “快,快,快,把这几只鸡给陛下送过去。”内侍在罗阗的催促下,匆匆的将一个大托盘抬入李世民歇息的凉亭,托盘上面堆着六七个大大的黄泥巴团子,里面都是叫花鸡。

    看到自己这里也有那香喷喷的鸡肉送来,几个皇子们都围了上去,小胖子李泰最先忍不住动手,却被滚烫的黄泥把手指都烫红了,不过疼痛都依然没有阻止他对美食的渴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从他手上夺过黄泥块的王得全忍着烫,用手将被黄泥荷叶包裹的鸡肉取出。

    叫花鸡的魅力就是在整个烹调的过程中,香味一丝不泄,鸡油高热的油温将鸡肉,和鸡肉肚子里的姜蒜烫熟,刚剥开的时候,香味一下子爆发出来,勾人食欲。

    “香,父皇,丽质要吃。”

    别说是李泰和李丽质这样的孩子,就是这段时间吃炒菜和酸菜鱼把口味吃叼了的几位贵妃,此时也开始吞咽口水,目光只盯着帮忙剥鸡的内侍,此刻,哪里还有人会关注那几个跳胡旋舞的少女。

    “当真是斯文扫地,好好的一场胡旋舞,却是被这鸡肉破坏了。”

    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大臣这就开始在下面嚷嚷了,太宗朝,一品国公,宰相的人数都有数十人,更别说二三品的郡公,县公,乃至级别更低的侯爵的人数了,御膳房当然不可能准备这么多鸡,所以,此时许多连赐坐资格都没有的勋贵和大臣们,只能站成圈在远处围观,气氛很是不和谐。

    不一会,李世民一家就把嘴巴,手指都吃的油乎乎的了,叫花鸡嘛!用手撕着吃才带劲,等李世民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时候,已经不好意思再让那些少女站在亭前跳舞了。

    “今日重阳,朕与众卿登高望远,把酒同乐,各家的才子佳人,可有诗作献上?”李世民用内饰抬来的水净了净手,擦了擦嘴,就大声向群臣们道。

    “陛下想要听佳作,需得下些彩头,如此,各家的才子佳人才不会藏拙。”裴寂是酒宴场上的老手,调动气氛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信手拈来。

    “裴爱卿言之有理,朕有白玉鸳鸯佩一对,今日若那位才子佳人有好诗作献上,便将此玉赏赐一枚于他,若是再唱的好,朕便将另一枚也赏赐于他,众爱卿当与朕共评之。”

    李世民此言一出,群臣纷纷叫好,白玉鸳鸯佩的价值不好说,但如果一个人的诗作能够得到皇帝和满朝文武的称赞,那此人的才名,不久就会人尽皆知,是非常露脸的事情,试问,那个文人不好面子呢!

    于是,那些读了几天书的官宦子弟们,便都开始跃跃欲试,不过,要拿到皇帝和众多高官面前唱的诗,品相差了也是丢面子的事情,一时间,诸多才子佳人们也没有轻易出手。

    孙享福其实觉得古人这一套很无聊,但为了躲避从宴席上下来纠缠他要更多叫花鸡的程咬金和尉迟恭两个老货,只得负手往人群中一站,躲在人群中和大家一起看热闹,两人老货还不至于为了点吃的,搅和所有人的雅兴吧!

    不一会,就有胖少年行至亭前空地,清了清嗓子道,“九九重阳来登高,菊花茱萸满山坳,望景峰前美味至,直把云亭比九霄。”

    胖少年名叫武元庆,是应国公武士彟的长子,也是长安城有名的纨绔之一,仗着脸皮厚,也不怕出丑,就念了一首打油诗。

    然而,即便是这么一首打油诗,场中仍然有许多人叫好,将李世民所处的云亭比作九霄,那岂不是在夸李世民是盘踞在九霄里的神龙。

    龙乃汉人之图腾,亦是天子的象征,在得位不正的李世民初登大宝之时这么比喻他,当然是"chi luo"裸的马屁,然而,他老爹应国公武士彟乃是李渊朝旧臣,这样拍推翻了自己恩主的人的马屁,是很没有节操的,有人夸赞的时候,自然也有人瞧不起他,站在孙享福身边不远处的一个小美女就是如此。

    “应国公府长公子武元庆作了诗作,可有那家小姐愿意抚琴唱来。”

    裴寂自然是瞧不起这首打油诗的水准的,但既然有人作出来了,又是拍皇帝马屁的,自然也要找个懂曲乐的人将其唱出来,便向人群高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