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章 面圣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一次被处在权利巅峰的人召见,心情是比较忐忑的,之前孙享福已经幻想过很多次自己与李世民见面的场景,但没想到是在后宫,没办法,他现在是家臣,名义上是归长孙皇后管,去太极殿或御书房面圣反而是不合规矩。

    翼国公之前教我见皇帝时怎么说来着?忘了,干脆按照电视剧里的来吧!

    “微臣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进入丽政殿,孙享福一眼就看到了胡床上一身明黄长袍装扮的李世民和一身艳丽长裙装扮的长孙无忧,在此时的大唐,也只有他俩敢这么穿了,不过,当他这万岁千岁的喊出去之后,整个丽政殿内突然就变的安静了,内侍,宫女,一二十号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也不说话,也不动作,就俩字,尴尬。

    影视剧害死人呐!孙享福如是想着,继续跪伏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人,主要是觉得丢脸。

    “呃,今日不是祭祀大礼,无需行此叩首大礼,你先起来吧!”李世民被长孙无忧拉了拉袖子,才反应过来开口道。

    “谢陛下。”

    孙享福从地上爬起来站稳,想想也是,现在流行的是跪坐,如果行跪拜礼的话,那不是和坐没什么区别了,此时他才想起秦琼所教的拱手弯腰礼,深鞠躬就代表大礼,可惜已经晚了,先让别人看看自己猴子屁股一般的脸吧!

    即便是没有多少上尊下卑的思想,孙享福也知道,直视皇帝是不对的,被李世民端详了片刻,才再度听到那个威严的声音,“朕听闻你造了一种耕田利器,名曰:曲辕犁,为何不敬献给朝廷?”

    李世民犯不着跟他一个七品小官客套什么,话语直的让孙享福有些惶恐,想了想措辞,孙享福才答道,“彼此微臣不过是一介农夫,无法得见圣颜,而且······”

    说到这里,孙享福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

    “而且,有人曾对微臣言,若不是微臣这次做的是陛下的家臣,恐怕来上任的时候,就在渭水上翻船淹死了。”

    孙享福当然要趁此机会给那些世家上上眼药,这样,才能让李世民更加的看重自己,他此话一出,李世民的表情果然变的丰富起来。

    李世民用屁股想也知道说这话的人肯定就是那些世家子,这种耕田利器,对于手中掌握大量土地的世家是有大用的,而且世家都自私,届时一定会将其收归己用,让自家先得利。

    “哼,这些国家毒瘤,朕早晚必除之。”

    李世民怒哼了一句,却被长孙无忧劝诫道,“陛下,君不密,则失臣。”

    闻言,李世民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内侍又道,“今日之言,若传出去半个字,汝等三族尽灭。”

    “你等且先退下去吧!”这里毕竟是后宫,长孙皇后的地盘,她适时的下令道。

    一干内侍鱼贯而出,李世民才又看向孙享福道,“那水泥又是何物?”

    没了那许多人围观,孙享福的精神也松散了些,拱手道,“不过是将一些石头磨碎,再添加少许粘合物烧制出来的东西,磨成粉末之后,加水,便能够使其再凝固,是微臣在乡下烧制石灰时偶然发现的,不值一提。”

    “是吗?密卫送过来的消息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说此物合水凝固后,可比坚石,如果用来浇筑城墙······”

    “陛下,确实如此,但那只是小块,如果浇筑的如城墙一般高大,却是要在其中穿插钢筋,石子,否则,水泥一干,则易碎裂,甚至倒塌,还不如青砖黏土垒就的城墙坚固。”

    “原来是这样。”

    李世民闻言便觉得这水泥是个鸡肋,大唐的铁器有多贵重,作为皇帝的他再清楚不过了,采石,更是相当耗费民力的,如果用水泥筑城需要用到大量的钢筋石子的话,朝廷根本玩不起,更别说,烧制这玩意首先就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燃料,简直得不偿失,倒是叫李世民空欢喜一场了。

    当然,水泥也没有李世民想的那么一无是处,它只是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时代,如若大唐国力上升个几倍,这玩意的作用可就大了。

    “陛下,水泥却还有些其他的辅助功效,比如在砖墙上薄薄的刷一层,可使其平整美观,不被雨水侵蚀,在平整好的地面上浇筑一层,只要不走重车,可保持地面平整洁净,大体可用于修缮装潢。”

    孙享福举了两个例子讲解道,毕竟,他现在只是用土法烧制的水泥,并没有后世工业生产线上弄出来的最佳比例的优质水泥那么犀利。

    “嗯,此事朕知道了,你回去之后将烧制之法写一份文书,交于工部,另外,曲辕犁也交给将作监仿制,在朕没有对外公布之前,不得将制作之法对外宣扬。”

    说完这句,李世民就不出声了,孙享福一愣,这是要送客的节奏?哥可是给朝廷献了曲辕犁和水泥啊!难道不应该重重奖赏,封个子爵侯爵什么的么?

    “微臣告退。”

    孙享福有些失望的行了个深鞠躬礼,就准备打道回府,这时长孙皇后却好像想起了什么,朝他的背影喊道,“且慢。”

    被人叫住,孙享福面色一喜,即刻转过身来躬腰下去,心道,“总算想起赏赐了吧!放心,哥一定会再三推迟,然后收下的。”

    谁料长孙皇后却道,“本宫听闻你在渔业司造了一种拦河巨网,一日可捕鱼数千斤,可有此事?”

    “呃,是的吧!”

    听了长孙皇后这话,孙享福心道不好,很可能赏赐没有,还要被人家洗劫一次。

    “可你们每天送到宫里的鱼却只有一千来斤,剩下的鱼都那去了?”

    果然,铁公鸡一般的长孙皇后在发现宫里多吃鱼能节省其它食材的用度之后,把鬼主意打到了渔业司。

    “微臣让人在牛首池用渔网拦出来一块水域,囤积起来了。”孙享福老实回答道。

    “嗯,做的不错,以后就不必囤积了,都送到宫中来吧!”长孙皇后闻言点了点头道,总算孙享福没有拿出去卖,给自己挣外快。

    “全部送到宫中来?”孙享福面有难色道。

    “怎么,你不愿意?”长孙皇后盯着孙享福的眼睛,一股你不愿意老娘就收拾你的气势释放出来道。

    “呃,微臣不敢,只是,内宫并不拨经费到渔业司,渔业司上下一百多张嘴还得吃饭啊!”孙享福解释道。

    那些多捕出来的鱼,可是他准备出售之后给养渔业司这帮属下发工资,自己顺道捞点油水的,全部交出去,不仅他要喝西北风,自己还得白白垫付工资,而且东西两市盘下来的铺面可就白弄了。

    “如此说来,你打算出售那些鱼货了?”李世民喝着茶没有插嘴,长孙皇后继续问道。

    “是的,微臣以渔业司的名义在东西两市盘下了两间铺面,打算出售多捕捞上来的鲜活水产,赚些银资给属下的吏员,仆役,发俸禄。”孙享福老实的解释道。

    “渔业司乃皇家所属衙门,如何能经商盈利,你此举却是不妥。”

    长孙皇后自然也知道让马跑,就得让马吃草的道理,不然她的醉仙楼也不会经营的那么有声有色了,但那是她名下的私产,与牧监署渔业司这样正规的皇家衙门不同,一时间,她还转不过弯来。

    “启禀娘娘,微臣认为,牧监署的所有衙门都应该找到自己的方式为皇家盈利,这样后宫就不会成为朝廷的负担,拖国家的后腿了。

    此时天气转寒,长安鱼贵,微臣敢断言,隆冬时节的时候,鱼货价格还会翻倍的往上涨,此时囤积鱼货,待冬日里再出售,其中利益之大······”

    “孙卿言之有理。”

    李世民听到孙享福所说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感觉脑洞大开,任何朝代,后宫的用度都是朝廷经费支出的第一大项,如果渔业司,林业司,牧业司,农业司等机构能为皇家盈利,那整个情况就不同了,而且孙享福并不只是口头上说说,他有具体的操作手段,是个人才,所以,极度缺钱的李世民连‘卿’字都忍不住飙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