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二十四章 这个世界太危险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怕归怕,却不能在别人面前怯了场。

    “那么,你现在不杀我,找我来就是为了放放狠话吗?”孙享福强压心中的恐惧,壮着胆子道。

    “当然不是,在我的人调查过你之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新丰县的郑佩成你认识吧!”

    “郑县令?一面之缘而已。”

    “那胡才呢!这可是间接害死你父母的大仇人。”王麟眼睛一眯,盯着孙享福道。

    “你要对付郑佩成?”孙享福似乎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

    “想不到你小子还有聪明的时候,在新丰县衙得知胡才全家逃跑的时候,你一定就猜到了郑佩成跟粮饷贪污案有关吧!那胡才,只是他众多走狗中的一条小狗,现在,落在了我的手上。”王麟有些得意之色的道。

    “然而,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当时我都能忍,难道现在就忍不得了?”即便是王麟再神通广大,他也不可能打听到自己跟郑佩成的谈话,那个时候新丰县的后堂,就只有郑佩成和他两人,而胡才全家逃亡,是郑佩成跟孙享福达成的共识。

    “说起来,郑佩成这样的贪官污吏才是间接害死你父母的元凶,你如果按照我的意思来做,就能轻易的报了不共戴天之仇,难道不值得你一试?”

    “报完仇之后,我再被荥阳郑氏的人乱刀砍死,你王氏,不费吹灰之力,除掉了一个自己的竞争对手是吧!”

    “你·”

    “你小子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真不敢相信你以前是个农夫,然而,那又怎么呢!不依靠我王氏的力量,你永远报不了仇。”王麟被孙享福的话堵了一下,不过片刻之后,又放平心态道。

    “我父母死的时候并没有让我报仇,害死他们的是这个世道,是你们这些吸人血的世家,荥阳郑氏在做的事情,你们太原王氏也在做,只是我的仇人姓郑,其它一些人的仇人姓王而已,所以,别跟我提什么仇恨,这没有意义,我只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去而已,而你,现在不敢杀我。”

    要说孙享福对这一世素未谋面的父母有多少感情,那是扯淡,顶多是受了原主人记忆的一点点影响而已,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所以更加的贪生怕死,一般情况下,他不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你说,胡才要是死在揭发郑佩成贪污的路上,郑家的人会不会怀疑你?哦对,就算他们不怀疑,我也能够让他们怀疑,啧啧啧,我又想到了一条你不想,也非入不可的计谋,我真是天才······”

    “我说天才,你敢杀我吗?不敢的话,难道我就不能让郑氏知道你王氏的阴谋吗?”

    “你······”

    王麟又被孙享福的话堵了,他发现,原先自己在别人身上百试不爽的手段,在这个小子身上,竟然毫无用处。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孙享福虽然笃定了王麟不敢杀自己,但没有排除王麟叫人打他一顿的可能,只是讲了不到一刻钟的话,孙享福就把王麟的火气给撩起来了,要是再聊下去,孙享福真怕这家伙会失去理智,让人狠揍自己一顿。

    “哼,不识好歹的家伙,想滚就滚吧!只是,到时候别求到我王氏头上来。”

    得了王麟的准许,孙享福头也不回的就往楼下溜去,在靠墙角的一个座位旁,孙享福看到了跪坐在案几旁的弟弟和妹妹,忙过去牵了他们的手,向楼外走去。

    “以后尽量别逛街了,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弟弟妹妹自然是不明白孙享福说的什么意思,一路他们都快跟不上孙享福急促的脚步了。

    三楼的窗口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王麟冷笑的摇了摇头小声道,“蠢货,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难道我王家的钱就是臭的?”

    翼国公府的小院之内,潦草吃过晚饭的孙享福在踱着步子,从街上回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思索变强的办法,可惜,他一没当过兵练过武,二没看过什么历史书,对这个时期的了解,仅限于原主人不算开阔的视野,能够想到的办法很有限。

    起初他觉得自己应该马上拜个厉害师傅,学一身武艺,至少不怕别人打,可跟德叔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学习武艺必须是从小打熬身体开始,像秦琼,在孙享福这样十六十七岁的年纪的时候,早都已经艺成下山了。

    以孙享福这样的年纪和瘦的像麻杆一样的身材,就算肯下狠功夫练几年,最多也就算个三流角色,对付几个地痞流氓还可以,想要靠武力保护自己和家人,恐怕有点难,关键是时间,就算想成为三流角色,也需要几年时间,这简直让人绝望。

    然之后就是发展自己的势力,让那些世家大族不敢动自己,然而,这也不是短期能做到的,你也不看看当下这个社会,那个有权势的人不跟七宗五姓有点关系,终太宗一朝,也没能解决这些世家的问题,此路也是不通啊!

    “看来,还是花点钱,请几个能打的保镖靠谱些。”想了半个时辰,孙享福就只想到了这个办法,最后在不安中,浅浅的睡去。

    次日一早,孙享福又骑马到渔业司上衙,库房里,熊庭中一脸郁闷之色的向他禀报了情况。

    昨日在牛首池的捕捞收获还是颇丰的,十多个人,两艘捕捞船,拉网捕捞,一天就捕获了大小鱼货两千多斤,但是,其中泥鳅黄鳝却是只有区区几斤,今天是皇帝圣旨里孙享福上任的最后一天,也就是孙享福要向内宫交货的第一天,任务是明令黄鳝百斤,泥鳅百斤,其它鱼货三百斤,现在应该是无法交差了。

    “本官上任的第一个任务,难道就完不成吗?”孙享福有些纳闷道。

    即便现在已经入秋,幸福村的捕捞队每天也能轻松弄到这些鱼货,而专司捕捞的渔业司,却连只有四艘捕捞船的幸福村都比不上,可见其捕捞技术之落后。

    “属下等无能,怪只怪今夏自制捕鱼工具捕捞鱼货的百姓太多,捕捞过甚,我等的捕捞船拉网捕捞,很难捕到那些喜欢藏匿在泥土里的黄鳝泥鳅······”

    捕捞手的班头张奎虽然承认了自己无能,语气中却是有着许多不服气,一天捕捞两千斤鱼货,这在以往看来,是大功了,通常主官都是要给犒赏的。

    “你们就只会拉网捕捞这一个捕捞方法么?天冷,那泥鳅黄鳝都进了洞,能拉的到才怪,熊书吏,回头你带这些捕捞手去幸福村学习学习,就说是我说的,那里的村民,即便不在牛首池这样鱼货产出丰厚的地方捕捞,一天也能弄到上千斤鱼货,而且,黄鳝泥鳅至少数百斤。”

    孙享福无意斥责张奎,没有创新意识,不爱动脑筋,是这个时代没有读过书的小老百姓的通病,孙享福不认为自己能治好所有百姓的病。

    “属下遵命,如今之际,只有拿钱在市场上买入些黄鳝泥鳅,补齐宫中用度,再出售那些多捕捞出来的鱼货,补足购买黄鳝泥鳅的亏空。”熊庭中建议道。

    “市场上的黄鳝一斤已经卖到近百文了吧!而且都被一些固定的人收购了,想买足恐怕有些困难,现在时辰尚早,这样,你直接带着捕鱼手骑快马赶往幸福村,让他们照征发令的数量,用快船送鱼过来,正午之前鱼应该能送到,至于那些多出来的鱼,让仆役们拿到市场上卖了吧!以后往宫里,只能送活鱼,鲜鱼。”

    孙享福看了一眼库房里昨天被打捞起来,今天眼珠都变白了的鱼货道。

    熊庭中一想也是,连忙照办,现在才早上六点来钟,骑快马两个小时不停的跑,应该能到幸福村,幸福村的三帆快船顺风顺水加竹篙撑,到长安不过两个多小时,宫中起火做午饭之前,鱼货应该是能送到的。

    处理完这些事,便没有孙享福什么具体的工作了,无聊之下他招来黄轩,要了一些渔业司的账本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