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九章 七宗五姓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秦琼本人的谆谆教导之下,孙享福终于明白什么叫忠君报国了,虽然他打心里不认为忠君就是报国这一套,但李世民这个君,是多少值得投入一点忠心的君,而秦琼这个厚道人的面子,孙享福自然是要给的,所以,当秦琼说要付给孙享福一千贯鱼资的时候,孙享福断然拒绝了,最多只能要个半价,五百贯。

    看到孙享福这么爽快,秦琼当即命福伯去账房点足钱五百贯给孙享福,这可就是五十万钱。比秦琼一年的俸禄还高,当然,那是不算职田和食邑产出的情况下。

    长安黄鳝市价七十文一斤,泥鳅六十文,孙享福这一趟送了一万多斤鱼来长安,算是吃了二三十万钱的亏,不过二三十万钱能买一个官当,划算的不要不要的,有了官身,就不是谁都能对他喊打喊杀的了,在大唐,除皇帝之外,其它人杀官都等同于造反,这条红线是没几个人敢碰的。

    五十万钱,足足能装几大马车,孙享福自然不会傻帽的全部拿铜钱回去,大唐的绢布也是硬货币,而且绢布能够直接做衣服,所以,孙享福将其中的二十万钱全部折算成了绢布,又将其中二十万钱折算成了价值等价的黄金,大约二十两,最后的十万钱,孙享福找福伯借用了一辆马车,拉到东市,准备采购一番。

    白叠子两百斤,钱三万,没错,白叠子一斤的价格居然卖到一百五十文,比等重的铜钱都贵两三倍,而且,这还是带棉籽的,稀有货物,贵也就贵了,但即便是这个价,孙享福也想多买点,可惜人家现在就这么多货了。

    针百枚,线百筒,羊皮三百张,钱五万,然后就是鸡苗和猪崽了,这个时期有专业的养鸡户,却没有谁能将规模发展到很大,一般都是由贩子去个体户中收购之后,再倒卖给有需要的人,孙享福只在市面上买到了几百只鸡苗和十几个猪崽,不过他将幸福村的地址告知了那些贩子,等他们从个体户哪里收到货之后,可以直接送到幸福村来,会额外付给他们脚钱。

    之后剩下的两万钱,孙享福来到了码头,又买了艘像秦府那种,载重大约五十石的大船,如今已经有不少农户学着幸福村,驾船在大河里下鱼笼子捕鱼了,有了这些船,趁着渭水还没结冰,还能多捞些鱼。

    次日一早,孙享福就带着满满一船物资回了幸福村。

    “大家快来搬东西,全部搬到公舍里,晚饭的时候大家一起分配。”

    孙享福做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村民,尤其是利益分配的时候,晚饭时分,村里老老少少,包括吃奶的娃都集中到了公社的大房子里,不管成年人和小孩都有坐,不过孩子们都爱扎堆蹲在墙角根,听讲台上的孙享福发号施令。

    “大家辛苦了一个多月,今天,总算是回报的时候了,瞅见那一堆绢布没,按人头,每人做两身体面衣服,不要担心不够,只多不少,这算是秋衣,在第一场雪之前,每人至少还要做一套羊皮裤和羊皮夹袄,用绢布做一层里子,往里面塞些白叠子,外罩羊皮,舒适又暖和,这就是大家的冬衣了。”

    外罩羊皮,绢布打底,中间夹一层薄薄的白叠子,在这个时代,即便是长安城的富户,身上的衣物也不过如此,至于皮草,那只有少数权贵才穿的起,幸福村可还没富裕到人人穿皮草的地步,在皮货店里,孙享福问过那些玩意的价,一张普通貂皮至少得五贯起,好一些的,要卖十几贯,而且大小也就够做个领子,要是整件都用貂皮做的大氅,价格起码是数百贯起。

    “好······”

    公舍里响起了村民们热烈的掌声,这个习惯是孙享福带给大家的。

    等大家的兴奋劲过去之后,孙享福才细细的给大家讲了这趟卖鱼的经过,在得知了长安的黄鳝价格居然涨到七八十文一斤之后,村民们这才知道,自家地窖里屯着的,都是宝。

    据孙大力报过来的数据,鱼塘里,拇指以上粗的黄鳝全部起塘完毕,一共有黄鳝二百三十七缸,大约两万多斤,有泥鳅,三百五十二缸,大约三万五六千斤,之所以泥鳅会比黄鳝多这么多,是因为泥鳅生长周期短,繁殖快。

    如今这五六百缸鱼都下了村民的地窖存放,每天都会喂养查看,根据观测,基本没有什么安全问题,而三百多口塘里面,还留有许多黄鳝泥鳅的幼崽,这就可以留到明年春暖之后,继续喂养。

    除了这些鱼,村里鱼笼子每天都在捕捞,还会有不小的进账,而这次,孙享福买了大量的针线,可不全都是让村民们用来做衣服的,还要做渔网,之前孙享福就已经买过不少针线,让村民试着制作过渔网,现在技术基本已经成熟。

    秋天鱼肥,有了撒网,捕捞起来更是丰富,七月份杨顺水就教会了所有村民游泳划船,现在只要再不断的更新捕捞技术,他就能在渔业这一块,一直保持领先状态。

    接下来的日子,村民们又忙碌起来,在孙享福和聂三娘一起将取棉籽,制衣,等摸索出一个比较高效的套路教给大家后,所有村民织网的织网,做衣服的做衣服,后续等他们做熟了,自然会有更多的办法不断提升工艺。

    从孙享福担任幸福村的村长开始,大家就没有一天休息过,每天一睁开眼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虽然体力上劳累了些,但日子也充实了,最重要的是,饭菜丰盛管饱,这是古代人最大的期盼,在这样的日子里,鸡场和猪场的建设进度也很快。

    八月初九,李世民于长安登基为帝,当然,他登基这件事并不需要跟孙享福打招呼,所以,专心农耕和捕捞事业的孙享福和往常一样,吃完早饭之后开始巡视自己的领地,才出了公舍的门,就看到几匹快马朝村子里奔来。

    “难道是李世民的旨意下来了?”孙享福面色一喜,却发现那些人并不是官府中人的装扮。

    “这里可是幸福村?”为首的一人端坐在马背上问道。

    “正是。”

    “叫你们村的孙大郎出来答话。”

    “在下正是孙大郎。”这两问两答间,在公舍里吃饭的许多人都出来看热闹了。

    马背上那人拿正眼瞧了一下年纪不大的孙享福,又道,“我家少爷听闻你村鱼货不少,想尽数买下,价格遵照长安市价,你们何时能够交割?”

    “我有说过要卖鱼吗?”

    孙享福对这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很是不爽,他可是一个即将要做官的人,可不是随便一个少爷随便派个人来就能指使的。

    “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家少爷乃太原王氏嫡长公子,惹恼了他,翼国公府都保你不得。”

    “太原王氏?”

    孙享福心中一惊,心念飞快闪动,又是七宗五姓的人,这下有麻烦了,看来秦琼的名头只能震慑那些普通的权贵,却镇不住太原王氏这样的顶级世家大族。

    “怎么,知趣了吧!我家公子只是按照市价收购你村的鱼货,又不亏待你,可要考虑清楚,不要自误。”

    孙享福一脸郁闷,地窖里的存货他可是有打算的,正所谓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必先抓住他的胃,只等抓住了李世民的胃,让幸福村的黄鳝泥鳅成为宫中御供,幸福村的根基就算稳固了,而且,就算皇宫里也吃不完,等隆冬时节再出手,售价起码也能翻两三倍,现在卖给别人,损失太大了,另外就是,这个太原王氏的狗腿子的态度让孙享福很是不爽,哥可是一个即将要做官的人啊!

    “不卖,村里的存货,已经被人预订了,如果王家要买,往后村里捕捞上来的,倒是能卖些给你们。”

    孙享福不能退步,今天他有鱼,被太原王氏夺去了,明天他有粮,也还是会被七宗五姓的其它家夺去,如此,他在大唐,只会成为这些世家的走狗,何时能混的出头?

    “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敢拂我太原王氏的面子,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那你知道‘滚’字怎么写?”

    孙享福毕竟是个年轻人,而且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被人家一个家奴这么威胁,脾气顿时就暴躁了,看了他这架势,孙大力连公舍里的柴刀都拿出来了,其它村民也是有一样算一样,拿起竹耙扁担,拱卫在孙享福身边。

    “好一群刁民,爷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悔不当初的,走。”

    那大汉调转了马头,转身离去,但幸福村并没有因此而安静下来,半个时辰后,又来了一拨人,范阳卢氏的,他们的结局,几乎跟太原王氏如出一则,然后就是清河催氏和博陵催氏一同到来,一家也是得罪,几家也是得罪,孙享福自然不会妥协,反正前面已经得罪两家了,干脆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