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三章 荥阳郑氏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确凿证据?村子里饿死的几十号人不是证据?有四户人家都死绝户了,他胡才能够让死去的人活过来,把户数补回来吗?”

    听郑县令有推脱之意,性格比较直的孙大力就忍不住了,大声吼道。

    “对,还有村子活着的一百多口人,他们都是活着的证据,每个人都可以证明,从咱们响应朝廷号召徒迁到关中,就没有领到过朝廷一粒的赈济粮食。”

    郑佩成闻言本想张嘴反驳他们一派胡言,却见进入堂中一言不发的秦虎对他投来了愤怒的目光,才觉得事情有些棘手。

    如果只是两个小老百姓来告状,他大可以让人一通板子轰出去,然后用些手段让他们永远的闭嘴就完事了,但有翼国公府介入就不同了,这两人已然是杀不得的,而贪污朝廷赈济粮食的案子,他郑佩成屁股上也不干净,尤其是此举还关联着荥阳郑氏在关中囤积土地的大计,思虑再三,郑佩成觉得,像胡才这样临时找来的走狗不牢靠,丢了就丢了,不影响大局,不如先把眼前的事情平息再说。

    “如此,我便让衙役骑快马去你村将那胡才拘来问话。”说罢,郑佩成便转身去衙役房安排了。

    又过了片刻,郑佩成再度回到大堂之上,脸上却是换了一副表情,略带和蔼的问道,“小郎君可是与翼国公有亲?”

    听到这话,孙享福心里警钟大作,这个郑佩成可真是个不好相与的角色,打听自己跟翼国公的关系,这是要权衡利弊吗?

    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孙享福此时不得不扯虎皮拉大旗道“翼国公乃小子长辈。县令大人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长辈?”郑佩成听了这话,心里一缩,却是继续不露声色道,“此间案情一目了然,找胡才来一对质,便一切明了,倒是本官有些怠慢翼国公府上亲眷了,要不这样,本官在后堂设宴,请几位吃些酒水如何?”

    “这倒是不必了,我等来时已经在国公府上用过餐了,大人如有公务,还请去忙,我等退出堂外稍候便可。”孙享福不知道郑佩成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却不敢与其多谈,推迟道。

    “如此,几位就请自便了。”

    郑佩成见套不到什么话,便转身去了后堂,从他面色略带阴沉的笑容,孙享福感觉自己这趟状可能是白告了。

    “这老小子前倨后恭,神神叨叨的,指不定憋着什么坏。”

    如果说孙大力憨直,那秦虎就是直男癌,丝毫不顾及这是在人家的地盘,大声的在厅堂里道。

    而孙享福也一直在思索着这事情如何收场,如果不依不挠,已然是会触动这位郑县令以及背后的利益团体,自己跟秦琼的关系,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已,不能因为他人好,而让他得罪一些他本不相干的人,所以,孙享福觉得,或许,自己能私下里跟郑县令谈谈。

    “秦将军,大力,我要去方便一下,你们先在堂上等我。”

    孙享福从大厅溜出去后,直奔官衙后堂,虽然遇到了家丁的阻拦,但讲明了请见缘由之后,郑佩成还是让孙享福到了后堂。

    “郑大人,胡才一定会消失的不明不白吧!”

    郑佩成闻言一愣,眯着眼睛看向孙享福道,“小郎君好敏锐的才思,是又如何,区区一个胡才,死了便死了,与荥阳郑氏和翼国公府的关系比起来,不值一提。”

    “荥阳郑氏?”孙享福闻言一愣,即便是再怎么不读历史书,但通过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也知道七宗五姓是强大到这个时期的皇帝也不敢轻易得罪的世家,好在自己刚才机灵,想到了私下协商解决这个办法。

    “郑大人,翼国公府无意与荥阳郑氏交恶,此间事,止于胡才,可好?”

    “汝此言正合吾意。”郑佩成闻言一笑,看来,这个小子还比较上道。

    “不过,小子有个条件,小子所在的村子以后便由小子自领村长,里长和县令大人无事不要干涉本村,而在下能保证翼国公府会对郑县令所行之事视而不见。”

    几乎想都没想,郑佩成便点头道,“成交。我可以亲自写一封你的任命书,规格等同里长,这样,小河集的里长就无权管辖你了,以后除非朝廷的大政令,本官不会干涉你村之事。”

    “如此,便多谢郑县令了。”

    “相互行个方便而已,对了,你的村子,你自己起个名字吧!”

    “就叫幸福村吧!”

    敲定了这些事情,孙享福便从后堂退了出来,不一会,郑佩成便领着一个风尘仆仆的衙役到了前厅,言明胡才一家畏罪潜逃,郑佩成当场将胡才定为逃犯,下了一份通缉令,不过这通缉令应该不会出新丰县地界。随后,郑佩成又以孙享福机智多谋,又能识文断字为由,任命他为幸福村的村长,敦促幸福村五十户农人的农事生产。

    得了郑县令的任命书,孙享福三人便打道回府,一路上孙大力和秦虎有许多疑惑,那胡才又不知道几人来县衙告状,如何可能事先逃逸,不过孙享福略微给他们解释了几句,两人就不再多问了。

    如果郑佩成够谨慎,就会杀了胡才,而贪污案涉及到的人众多,全部都杀了不太现实,就拿荥阳郑氏这个郑佩成来说,即便是李世民想要杀他都要面临很大阻力,七宗五姓势力盘根错节,朝堂上超过八成人都跟出自这几家门下,得不到这些世家的支持,李世民想做稳皇帝都难。

    回到秦府,孙享福第一次得以单独面见秦琼,便将衙门里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跟秦琼讲了一遍,倒是让秦琼对这个农家小子刮目相看,荥阳郑氏敢在朝廷的百年大计上拖后腿,这一笔,等秦琼奏报李世民之后,李世民会择机跟他们算。

    不过肯定不是当下,即便是李世民,当下对于这些世家也只能选择隐忍和妥协,所以,这件事情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不了了之,捅出来对谁都不好。

    讲完衙门里的事情,秦琼还特意吩咐孙享福明日多送些鱼货来,府上明日会有贵客,而且,是两个老吃货。

    孙享福领了任务,再三道谢之后便和孙大力一同返回村子,喊了几个人一同去临村将被李大嘴偷走的鱼笼子拿了回来,还别说,鱼笼子里的鱼货还不少。

    下午,孙享福将所有的村民喊到了胡才家的门口,并出示了郑县令的委任状,虽然大家不认识什么字,但毫不犹豫的选择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这几天谁家都受了孙享福一点恩惠,当孙享福把从胡才家地窖里找到的粮食分给大家的时候,他在村子的地位顿时就无可动摇了,穷苦百姓们所求的真不多,吃个饱饭而已。

    “大家今天虽然能背回去几斗粮食,但这些粮食撑不了几天,要想以后都不饿肚子,大家就得团结起来抓生产。”

    “孙哥儿,不,村长,你说的对,反正现在你是我们村长了,以后大家都听你的,你就告诉大家,怎么干吧!”

    “对,你就告诉大家怎么干吧!······”

    王富带头,其余各户当家的都响应,长期处于饥饿状态的人有多么想要吃饱饭,生活在后世的孙享福根本体验不到,所以,几乎没有多废话,他就得到了全体村民一致拥护。

    “大家今天先领了粮食回去吃顿饱饭,不用省着吃,明天把家里的锅碗都集中到这里来,咱们一起煮鱼吃,但想以后顿顿吃,所有人就必须要听从安排干活,咱村竹子多,人人都会砍竹子,这就是咱们的优势,从明天起,成年了的每天至少要学习编出十个鱼笼子来,孩子们则是负责挖蚯蚓,捉虫子,分成几组,往小河周边去下鱼笼子,另外······”

    孙享福趁着大伙都在,讲了一系列的后续规划,直到黄昏时分,才驾着船和孙大力等人一同往渭河上投放鱼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