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章 赏钱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同样不是大集日,下午时分,孙享福两人到集市上的时候,都没见着几个人,大热天的,很少有人往外面跑,二人最先来到了粮店,这里有糜子,大米和小麦三样主要粮食出售。

    秋收前的两个月,粮价是最贵的时候,属于黎明前的黑暗,连糜子都要七百文一石,一石大约一百二十斤,两人别无选择的买了一石,而看到小麦九百文一石的价格,而且还是带壳的小麦之后,孙享福果断的放弃了再买一石小麦的想法,只是买了一斗,准备去壳磨面之后,做些东西给小妹解解馋。

    买完粮二人又到盐铺买了一斗盐,即便是最普通的食用盐,一斗也要两百文,差不多是糜子的三倍,等秋收后,糜子的价格差不多会回落一倍,那时候的盐价,可就是糜子的六倍以上了,据文献记载,晚唐时期盐价差不多到了粮价的十倍,看来,这不是不可能。

    孙享福并不知道这些历史事件,他只是根据自己的需求采购,买完粮食和盐,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杂货店,哪里有葱姜蒜这一类的食用调料,还有大豆酿的酱油,醋,等。虽然味道不咋地,但受够了白水煮鱼的孙享福也买了不少。

    买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又花掉两三百文之后,孙享福又来到了铁匠铺。他要在这里买一口大铁锅以及定制一口精铁锅用来炒菜,没错,不是这个年代的精铁,根本不能够胜任炒菜这项艰巨的任务。

    由于冶炼技术落后的原因,这个时代生产出来的铁都比较渣,被锅铲大勺天天捅的话,要不了几天就穿孔了,一般农户家庭,锅是比较重要的家当之一,平常都爱惜的不得了。

    铁器很贵,一口大铁锅再加上孙享福要的精铁锅以及锯子,斧子,刨铁,凿子之类的,足足花掉了孙享福一千五百文。

    最后,还剩下一千多文的孙享福来到了种子店,几乎是有一样算一样,直到把剩下的钱花的只剩下几十文之后,孙享福才罢手。

    无钱一身轻,返程的路上,他走的特别轻快,只是苦了推车的孙大力,谁叫孙享福拿到了那些种子之后,整个人就像进入了魔怔状态呢!

    小白菜,韭菜是主流,胡萝卜,是汉代传入中土的,还有胡菜,也就是后世人们说的香菜,这里也有。

    至于那商人所说的莼,蕨,薇,荠,苍耳,马齿菜,鼠耳,金盘草,回纥草,苦菜,孟娘菜,四叶菜,蘩蒌等,有许多都是后世蔬菜的前身,但更多的是被后世的杂交种子蔬菜所淘汰,沦为猪菜,孙享福却很有兴趣将它们都种植出来研究,这就是他的特长,当然,买的最多的还是大豆种子,现在六月天,他还能够赶种一拨夏豆,九十月寒冬将近之前差不多能够收获。

    有豆就有豆油,能够做炒菜吃,还能自己做豆腐,豆干,酿酱油,冬日里,在室内发些豆芽菜吃也是不错的,想着想着,孙享福发现自己在这个时代又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了,顿时心情大好,看着那些植物发芽长大,开花结果,孙享福就会很有成就感。

    回到家里的时候又是黑灯瞎火的时候了,不过今天村里有火光,火光的来源正是孙大力家,此刻,二十多张等饭吃的嘴正在这里。

    “聂三娘,王家两位嫂嫂,都快来帮忙杀鱼,翠花婶洗些糜子煮一大锅粥,我们买了大锅,就在屋外架着烧。其它人帮我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搬到屋里放好。”

    见到一满车的物品,在屋里等吃的这些人都是一喜,孙大力和孙享福把这么多东西弄回来,现在也是累趴下了,只是蹲坐在屋前的石头上喘气,看着大家忙活。

    “享福,大力,你们这是发财了,买了这么多东西,还有铁器,咦,全套的木工工具,还是上好的,这下我们两兄弟可以大干一场了。”王富爱惜的抚摸着从独轮车上卸下来的一柄斧刃道。

    “没啥,就是把鱼货卖了,咱们关中渔业不兴,水产倒是能卖个好价,明天你们就带人进山伐木吧!只是这大热天的,你们要辛苦些。等到时候我把要打造的东西设计好,就加紧打造出来,或许能把村里的荒地开出来,再种点庄稼。”

    孙享福说着,二人点头应是,通过昨天的谈话,大家现在很自然的以孙享福的意见为主,因为他给大家画了一张很好的饼。

    “正好,我跟张全也和你们一块到木料山,烧些炭,到时候打造铁器的话,烧炭可比烧木材强。”马林生怕自己没活干,吃白食,惹的大家不快,忙道。

    其实,打铁时烧煤炭比烧柴碳更顶用,只是没有经过加工的煤碳烟大,且有毒,所以这个时代的铁匠铺,基本都是用柴炭来融铁,而每个铁匠,都自带烧炭的本领。

    “你们都有活干了,那我干啥?”赵大有些郁闷的道。他是以前是屠夫,在酒楼专做喂养牲口和屠宰的活计,可现在,全村都没有一只私人的牲口,显得他的技能一无是处。

    “你也别着急,柴山有窑洞,你也跟着大家一起去,弄些黏土,烧点青砖青瓦出来,到时候我盖房子用。”

    孙享福拍了拍赵大的肩膀道。在他的计划里,养殖是必须要做的,它是支撑农业体系发展,放大农民产能的重要一环,目前孙享福可用的人手不多,懂孙享福理念的人这个时代根本没有,所以必须从头培养。

    “享福哥,咱们今天又编了几十个鱼笼,明天咱们的鱼货产出可又要翻倍了。”孙二力一脸邀功的表情道。当然,一天能做几十个鱼笼,可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王富王贵两个专业木匠是主力,马林张全和赵大也帮忙不少。

    “嗯,咱们现在的鱼笼都上百个了,捕的鱼够多了,不仅要往小河上游投放,下游也可以去投放,还要找其它的河流投放,明天你和石大郎一组,带上得寿,三个人一起到下游去投放鱼笼,独轮车就交给你们使用了,我和大力只需要用扁担挑鱼货去卖就行。”

    独轮车有好处也有坏处,在不拉重货的情况下,它其实还没有挑担子轻便,从村子到秦府的避暑山庄,走近路其实只有十几里,而秦府一天所需的泥鳅黄鳝,大概也就二三十斤左右,这点重量,挑起来走反而快,毕竟抄近路走的全是田梗,山路。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张浩马上处理,那就是近百个鱼笼子收获的鱼货比之前又多了一倍多,秦府自然不需要那么大的量,而且那些出水就死的鳞片鱼每天恐怕会多达几十斤,自己这些人根本吃不完,所以,张浩要考虑挖鱼塘养殖,储备的问题了。

    他今天在秦府之所以教了厨娘那么多烹调黄鳝泥鳅的方法,也是有用意的,就不信长安那些勋贵不来秦府探病,等他们吃到了这些做法新颖的菜式,还怕这些东西没有销路么?毕竟,关中不比江南,渔业不兴,东西少啊!

    加了葱姜蒜和酱料的鱼汤简直是人间美味,这个时代的自然环境非常好,绝对无污染,鱼货纯野生,自身的油水足,煮出来鲜香诱人,连孙享福都胃口大开,更别说其它人了,糜子粥加鱼肉,所有人都吃了个大饱才散场。

    一夜无话,清晨的时候孙享福又是被孙大力喊起来的,两人收了鱼货,直接回家,捡大的黄鳝挑了十好几斤,又挑选了十来斤泥鳅,就用竹篙做了个扁担,走山路往翠云山方向而去,不用推车,两人轮流,反倒是更轻便了,离正午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就到了山庄。

    敲门请见,不一会,德叔就带着笑容将他们带到了火房区域。

    “哗啦啦。”

    一大布袋子铜钱被德叔带来的一个仆役堆在了火房旁边的一个小桌子上。

    “昨日孟大娘按照你教的烹调方法制作了美食,老爷和夫人食用后大赞,赏了厨房一干人等,得知此法是你所教,专门令我予你五贯钱作为酬谢,今日鱼货的钱资也尽在其中,你等吃过饭后,一同背回去。”

    孙享福和孙大力闻言一喜,这可是七千个铜钱,而且,这才两天时间,都能在秦府的厨房混上饭吃了,看来秦琼小孟尝之名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待人以厚啊!

    “如此,还请德叔替小子多谢国公爷打赏。”孙享福向德叔作了一揖道。

    “那是自然,老爷这两日身体渐好,孙神医说皆有奈膳食之功,看来下个月陛下的登基大典,老爷能够骑马回长安了。”

    德叔一脸喜色的道。他们都是秦府的家奴,世世代代难以改变,秦府的荣耀,就是他们的荣耀,当今陛下登基,少不得要大肆封赏一番,秦琼可是首功的几人之一,恩宠定然会一时无二。

    一个武人,自然不甘沦为病秧子,历史上的秦琼贞观十二年就死了,不过,有了孙享福这只小蝴蝶煽动翅膀,一切或都可能改变,当然,这些历史大事件离现在只是个农民的孙享福有些远,不过通过与德叔,以及秦府一些下人的交谈,孙享福更加知道了权贵是怎么回事,大唐是怎么回事,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也在逐步加深,眼界更加开阔了,让他对后续的生存立足计划,也多了几分信心。

    一顿饭吃了五个蒸饼和三盘时蔬,还喝到了秦府窖藏的黄酒,虽然只是一碗,但也让孙大力直呼这才是人过的日子,时辰尚早,二人自然是无需直接返程,孙大力挑着空桶,孙享福背着铜钱就往集市的方向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