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章 送鱼

爱吃鱼的胖子2018-09-26 03:1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鱼汤里放了盐和去腥的茼蒿叶子,蝗虫粉做的蒸饼里也是放了一点盐粒的,这在大家来说,就是美味了,看着大家恨不得把碗都吞下去的吃相,孙享福觉得自己责任重大。

    “享福和大力都是好孩子,找到吃食了也没忘了大家,我们几家,记你们的恩了。”马林最先喝完汤,还把自己碗里一条筷子长的鲫鱼夹到了老母亲的碗里,不等老母亲推让,他就起身跟正在灶台上煮第二锅鱼汤的孙享福和孙大力作了一揖,眼中满是真诚和湿润。

    “马大哥说的哪里话,天南地北相聚到了一个村就是缘分,大家理应相互帮衬才对。”孙享福扶了扶作揖弯腰的马林道。

    村子里的人虽然都是出自北方,但有的是幽州人,有的是并州人,有的甚至是凉州那边迁过来的,全都被打散重组了,这也是官府为了防止这些徒迁居民抱团作乱的手段,所以,能被从各个地方分配到一个村子,也算是一种缘分。

    “俺聂三娘虽然是个女人,但就认一个理,有恩必报,大郎二郎三丫头你们记住了,在咱家娘四个活不下去的时候,是你享福哥和大力哥帮衬的咱们,万一那天老娘熬不下去了,这个恩,你们必须替老娘还。”

    聂三娘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已经满是泪了,她家没有好的柴刀,砍不动竹子,没法找竹虫吃,就带着三个孩子抓了一天的蝗虫,不过,见识过翠花婶用蝗虫磨粉做蒸饼之后,今天村子里一百多号人都在抓蝗虫,今年并不是蝗灾年,大家都在捉的情况下,她们又能捉到多少,白日里,一家人就吃了几个烤蝗虫垫肚子,对于明天的日子,非常茫然。

    “三娘这话说的在理,俺们几家绝不白吃你们的东西,以后有什么事,享福,大力,你们就吩咐,俺们几家的人只要还能动,就帮你们干。”

    好吧,王富这话直接就说到孙享福心坎里去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没有白吃的宵夜,如果这些人不贡献出劳动力来帮助自己,仅凭孙享福一个人也没有能力改变大家的生活,于是道。

    “只要大家能够团结一心拧成一股绳,就不愁吃不饱穿不暖,我这个人呢,平时看着木讷,但脑子里偶尔会有些新奇的想法,就是这些想法,让在坐的大家今天喝到了鱼汤,吃到了蝗虫粉蒸饼,所以,我们穷,就要集中力量思变,让大家一起活下去。”

    “是这个理。”除了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大家都纷纷附和道。

    孙享福看了看大家的表情,点了点头,显然大家是认同了他说的话,这样孙享福才好把自己更多的想法跟大家说下去。

    “这样,我心里有些想法,但我自己完成不了,需要依靠你们,过两天我会给你们一些图纸,劳烦你们帮我打造一些工具,在此之前,你们能够帮我们多做些鱼笼子,我会管你们一家老小的吃食,最不济,也有鱼汤给你们喝的,所以,还希望大家能够助我。”

    听说有事干,还有吃的,大家面色一喜,王富两兄弟的老父王有米道,“你有什么家伙事要打造,就交给我家这两个小子吧,他们已经尽得了我的真传,我会帮你盯着不让他们偷懒的。”满口牙只剩一半的王有米抓住孙享福的手。

    “有米老爹您放心呐!两位大哥都是有家有口的人,不会拿一家人的未来开玩笑的。”孙享福安慰了老人家道。

    有吃有喝,不饿肚子,大家的心情就好了,古人的追求其实也就这么点,大家围绕着孙大力家的灶火,讲了许久的话,当然话题的中心大多是围绕孙享福的一些想法,现在孙大力已经不再质疑孙享福了,仅仅是两天时间,他都已经对孙享福有些盲从了。

    用竹签挑破了脚底板的血泡,在弟妹弟妹的伺候下,孙享福好好的擦洗了一下身子,才疲惫的躺在床上,闭目,却没有马上睡着,他要尽快的熟悉这个地方,并且摸清一条自己的生存道路,封建社会的底层人物,生死都在那些上层人物的一念之间,今天要是不秦琼的阻止,说不定自己就被那军汉一刀给劈了,而且,劈了就劈了,压根没地方说理。

    所以,为了自己活的更安全一些,打心里,孙享福还是想做一个上层人的,可惜他不像一些别的穿越小说里的主角,自带系统,或者自带360个行业的生存技能,又会做火药,又会练兵,还会玩政治,三下五除二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直接万人之上。

    他只是一个在农业研究方面有些成绩的学生,甚至社会经验都是通过影视剧学习的,他唯一的特长,是摆弄那些农作物,所以,他的起点就是一个农民。

    “真后悔在学校那会没有看多一些历史书。”厘清了一些农业方面的构想,孙享福最终淡淡的这么哼了一句,开始进入了梦乡。

    清晨,天刚蒙蒙亮孙享福就被孙大力两兄弟从床上拉了起来,今天他们将又多一个跟班,聂三娘的大儿子石宝,大唐有按排行喊人的习惯,以前大家喊孙享福就是孙大郎,但喊孙大力也是孙大郎,重了,所以二人之间的称呼就岔开了,直接喊名字,不过村里就一个石姓,所以谁喊石宝都叫石大郎。

    石大郎十二岁,个头已近成年人,由于老爹死的早,他又是家里长子,所以人还算懂事机灵,今天他会跟着孙二力一起学下鱼笼以及鱼笼的制作,等以后鱼笼更多的时候,他就能跟孙二力一组,再开一路了。

    今天不需要去集市,所以收完鱼之后,孙享福和孙大力两人直接推着独轮车上了翠云山,多了一个人,还走了近路,不过八点的样子,就到了秦府的侧门,敲门请见之后,不一会,德叔就来到了侧门,往桶里瞅了瞅,里面的鱼货居然比昨天只多不少,顿时面色一喜。

    “国公和孙神医昨天吃过你们送来的鱼货了,赞其美味又滋补,府中各位贵人也都有争相食用,还怕你等供应不上,正准备令食邑的佃户去打捞呢!想不到你们每日都能送来这么多,倒是省去一桩麻烦,这两贯钱你们收好了,明日再有这么多鱼货送来,你们必然还能得两贯钱。”

    说罢,德叔将手里的两串铜钱递给了孙享福,孙享福欢喜的接过,并道谢,不过并没有马上走,而是笑道,“草民经常捕捞这些鱼货,也摸索出了许多种新奇的吃鱼方法,愿意将这些烹鱼的方法献给国公爷,望国公爷能吃的胃口大开,身心俱悦。”

    “呵呵,你小子倒是个妙人,且一一道来,若得了贵人称赞,必然有赏。”

    唐朝的主要烹调手法有三种,蒸,煮,烤。而且调味料品种较少,吃的比较寡淡,即便是秦琼这种国公级人物,桌上的吃食,味道恐怕也不如后世农村随便一家炒出来的家常菜。

    所以,说到烹调,孙享福还是轻轻松松能够教这个时代的人做人的,毕竟孙享福可是在农村生活二十多年的人,大学下乡实习到读研的那几年,可都是自己下厨做饭,没办法,在农村想买个快餐都没地方买。

    于是,孙享福就将后世吃泥鳅鳝鱼的好几种做法给德叔说了说,比如有小米磨粉加酱油黄酒细盐裹住清蒸,有加山药萝卜用瓦罐闷,还有去骨切片,加兽油合着米饭蒸等等,都是这个时代的条件可以做到,但是没有人尝试的烹调手段,听着有门的德叔当下就找厨娘来将他说的做法记录下来。

    于是,孙享福成功的跟秦府的后厨混熟,还和孙大力一起在厨房吃了一顿有生以来最饱的午饭。

    “国公爷的府邸真大,厨房都比我家那个窝棚大几倍,还有那些架子上的蔬菜粮食,足够咱们家吃一年的了吧!听说家里的丫鬟仆役都有上百,还养着三百亲卫,你说咱大唐的国公得多有钱啊!”

    “呵呵,这不算什么,翼国公算是勤俭的了,家里只有一妻三妾,两个子女,你要是去了长安,到处都可见到小妾都过百的大官,哎,那才是土豪的世界。”

    “什么是土豪?”

    “有钱,乱花吧!”

    “可他们那来这么多钱呢?”

    “咱们农民们在地里给他们刨出来的呗!”

    “哈啊!这样也太不公平了。”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只有弱肉强食,就像河里的鱼,被我捞起来吃了,它们也没有说理的地方啊。”

    “可那是鱼啊!”

    “人也一样。”

    ······

    二人推着空空的独轮车就往下山的大道走去,今天他们不走近路回家,而是要去集市上采购一些东西,加上今天德叔给的两贯钱,他们手里可是有四贯钱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倒是可以采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