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十四章 看看

虾写2018-08-26 03:07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方适当时就震惊了,看黄叶许久:“你念的是什么高中?”哪一所高中能将人的品德培养的如此高尚?

    “切,你又不是什么纯男,有必要这么正经吗?”黄叶道:“作为一个男人,一定要有见识,有阅历。就你这捧着思想品德在社会上混,四十年后你孙子问你,爷爷你都懂的什么?你回答,爷爷就懂上班下班,当完房奴当孩奴,当完孩奴当孙奴。”

    方适想了好一会,道:“要不,我陪你去吧。”他在想黄叶是不是有那方面需求,作为一位非纯男是理解的。需求不是你能用道德压制的东西。

    黄叶悠然道:“我对那等残花败柳没兴趣……”

    “卧槽,你这么说,就是我有兴趣了?”好想揍他。

    黄叶坦然道:“我是见识多了才没兴趣,你有什么资格没有兴趣?”

    “你凭什么见识多?”大家都是高中生。

    黄叶回答:“我爸是土豪,初中不懂事认识几个坏朋友。见识了世面。”

    “哇,你人生很丰富。你爸不管你吗?”

    黄叶回答:“管什么?他外面有多少女人他手指加脚趾都数不过来。我去当道士一个月,我爸都没发现我不在。”

    方适颇有写同情,道:“少年多有不如意,算了。”

    你妹啊,老子哪里不如意?有钱,混吃等死,要女人有女人,要兄弟有兄弟,过的是皇帝一般的生活。什么畸形价值观,你在桃树林里面吃泡面和糟菜时候,你倒是如意了?切……

    方适看出黄叶不满:“好好好,要不我们去看看。”

    “不去。”

    “去拉。”

    “就不去。”

    “去拉去拉,算我错了,我们去看看。”

    “知道错就好,好心当驴肝肺。”黄叶道:“时间差不多,收拾行李,你和朱蒂说一声,我们先去图国首都。”

    方适忙道:“我意思是就去看看。”

    “知道。”

    ……

    看看,刚开始真的就是看看,但是这一看就相当了不得。第二天到达图国首都看看后,方适认为桃树林中部分鬼传授的不可告人的知识简直弱爆了。动感的节奏,动感的美女,动感的衣服……冷漠的冰山,热情的火焰,娇柔的水珠,诱惑的玫瑰……

    到了第二天深夜,在黄叶的鼓励下,方适还是走进了非职业的某女安排的宾馆房间。确实不是职业的,但是黄叶给了两万欧,看在钱的份上,人家愿意当一次职业的。没办法,这个女孩对方适的诱惑最大。

    就这样吗?当然不是。

    那天晚上方适人在云端,朦胧中见那女变成安洁拉,很真实的感受到和安洁拉的体肤之亲。方适知道这是幻觉,但是因为假意识的攻占安洁拉让他更加兴奋。

    在客房隔壁房间,黄叶正在和人联系:“我要一份引情水,帮我送到北国的麦石镇……给圣女用的……只要她喝了,就会经常梦见方适,我才不管她是不是真爱方适,只要两人都以为自己爱对方就可以了……一旦两人互相爱慕,方适基本就是个死……方适不太可能爱上安洁拉,但是你不了解男人。诸如安洁拉这样的美女倾心于某个男人,基本上男人都会来者不拒……另外,你先了解下麦石镇情况,我怎么算出朱蒂有血光之灾……最好就在麦石镇弄死他,也不太好,我还没玩够……我不用你来提醒,我想怎么玩天都拦不住。不要忘记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黄叶不高兴挂断电话,躺在床上想着不老泉水。教廷有不老泉水看来是真的,这东西可是好东西。还有魅虚的寄物被当当拿走……敢和自己抢东西,等抽空出来教他死字怎么写。

    ……

    清早到了图国首都后,因方适没有手机,朱蒂联系上黄叶。到了宾馆敲开了方适的房间。作为一位成熟女人,在门口看一眼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在门口将采购好的衣物交给方适,只说了一句,让方适整理清楚自己,然后楼下和大家吃早餐,用过早餐后就要去飞机场。

    方适敷衍过去,走到洗手间,头好痛。酒是个坏东西,昨晚半夜喝那女孩给的药酒,没想到酒劲那么大……安洁拉……方适发现想不起那女孩的长相,记忆中就是安洁拉。矜持、柔和、热情于一体的安洁拉。销x之夜,回味无穷……方适看着镜子发呆了五分钟回味昨夜的一切,而后才慢吞吞的开始刷牙,洗澡。

    洗澡之后,换上教工购买的衣服,方适焕然一新的到了餐厅。安洁拉眼神明显出现了惊讶之色,人靠衣装马靠鞍。方适喜欢这种眼神,因为昨晚的幻觉似乎感觉和安洁拉亲近很多,在早餐上主动的和安洁拉进行了交谈。方适没想到,自己这种态度让安洁拉颇为激动。近二十年来,在教廷生活就不说了,到了第九分校,顶了圣女光环,教廷阵营不敢主动聊天,女神阵营不好主动搭讪,中立派更是退让三里。方适这种将她当正常人看待的态度,让安洁拉很高兴,虽然她还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喜欢别人这样对待自己。

    安洁拉:“圣女并不容易。从懂事开始,一旦我有出格的话语或者是出格的举动,就会被罚站,乃至鞭打,饿肚子。”

    方适道:“这样对小孩子也太过份了。”

    毕斯冷道:“这就是贵族和平民的区别,平民只看见贵族的骄横跋扈,却不知道每个位贵族有他自己的付出。”

    安洁拉:“毕斯先生,我不是贵族。”

    “哈……哈……哈。”毕斯念三了字,道:“五百年前,国王在教廷利诱下,剥夺我爱德华家族爵位,但这五百年来我们始终认为自己是贵族。女王亲临要恢复我们爵位,我们除了感谢女王恩典外,拒绝了女王的好意。这是因为我们不需要别人承认,我们知道自己是贵族。”

    黄叶问:“贵族是不是多一个耳朵?”

    毕斯:“贵族在于骨子内一股尊贵,骄傲,荣誉和责任。不是你这种人会理解的。”

    麻痹,老子一巴掌踢死你。黄叶被气着,方适忙安抚,道:“委屈毕斯同学和我们同行。”他也忍不住嘲讽一句。

    毕斯回答:“我们同行是因为学习,在这点上你们有资格和我同行。”在学习和工作上,你们的能力我认同,有资格和我共事。但是在生活,品味和精神世界上,我看不起你们这些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