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十章 又发现果鱼!

云上老白2018-08-26 03:0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云扬捡了个便宜,但也是因为设计的好。

    网友们也是纷纷惊叹,云扬这一招还真管用。

    风之丘临:小二这一手玩的炉火纯青,小时候没少干吧?

    幻殇岳山:这利索的,小时候抓鱼肯定也是好手。小二,今天抓个甲鱼看看。我还没见过晚上出动捕食的甲鱼呢。

    叹息:同意!小二找找看!白龙河甲鱼不少,应该看得到。

    “好吧,我们找找看看有没有甲鱼。”,云扬一边看着清澈的河里面有什么,一边仔细翻找甲鱼出没的痕迹。

    甲鱼出动,必定会在沙子上留下脚印,即使有水流,也会留下一段时间。

    走出不远,果然,云扬发现了两排的甲鱼脚印,“从脚印的距离判断,一大一小!大的,估计三四斤。”,云扬顺着脚印缓缓向前,很快,就来到一片崖壁前,这儿不少石头镶嵌在河岸边的泥土里,河水冲刷之下,埋在土里的石头下被冲出不少小洞窟,甲鱼钻进去了!

    云扬趴在河水里,把大灯往里照,发现洞窟还是挺深的。甲鱼选的洞窟还真不赖。

    不过,云扬仔仔细细观察了几个小洞窟,里面应该都有野货。

    “不好办哪!”,云扬对网友们道。

    甲鱼躲进去,用棍子赶是没用的。

    摇摇头,只能继续寻找。

    功夫不负,十几米远的地方,云扬看到了一只两个巴掌大的甲鱼正在水里静静的抬起头露出水面,附近几只杂鱼正在它周围游动!

    “甲鱼捕食!大家认真看!”,云扬话音刚落,只见甲鱼头部迅速出击,一只拇指粗的银鳞鱼被它一口咬住!

    网友们吃惊的看着,尼玛,不是说乌龟甲鱼速度跟蜗牛一样的吗?怎么这么快?简直颠覆了认知。

    有些网友倒是很平静,解释说甲鱼除了捕食时头部快,爬动时确实慢!

    水里还好,到了陆地,一只蚂蚁或许都能超过它!

    至于龟兔赛跑赛跑的故事,网友们只当一乐就行。那是励志故事,故事!仅此而已。

    现实中,那些改变世界的伟人,哪个不是从小就异于常人。甚至于说国家三钱之一,当年数学物理考大学零蛋的那位科学家,那是人家不认真。天赋,在那放着呢!

    (反正老白现在去考函数或者物理,估计还不如一个初中生。没那个天分!)

    “好了,大家也看到了甲鱼捕食时速度的厉害,下面咱就继续出发,找找还有没有其它的野货。”,云扬把甲鱼放入篓子,继续沿着河岸边往前找。

    脚轻起轻放,这样不会惊动在水中悠闲的动物。

    走出不远,云扬再次抓到两只田鸡,趴在水浅的杂草之上,灯光一打,傻了一般!

    抓田鸡只要不惊动,把灯光照在它头上,基本就跑不了。

    “恩,大家快看!那是什么!”,云扬灯光往前一照,一个较深的沙坑位置,几条果鱼正悠闲的摇动身躯,灯光一来,迅速在河岸边一个三十四公分高的洞窟内消失!

    你给的痛,已经满分了:是果鱼,小二,赶紧的!发财了发财了!好几条呢,虽然不大。

    欲禹:都看到了!四条!好家伙,小二运气真好,又遇上鱼窝了!果鱼都遇上了。

    若曾素心相赠,何妨咫尺天涯:没想到白龙河内有这么多的果鱼,上次刘哥在的时候面都见不到,说明刘哥人品不咋的啊!

    刘笑被网友们一阵调戏,确实,当晚在白龙河逛了一两个小时,除了一条跑掉的草鱼,果鱼就不用说了!

    这次可没法用围三缺一的办法,水较深。云扬干脆用石头把洞窟堵住一半,然后找来芒杆,简单做了个类似鱼篓子的陷阱!

    然后用棍子在里面使劲搅了几下,顿时一阵浪花翻滚,好几条果鱼以及一条红色的大鲤鱼钻进了陷阱内!

    云扬赶紧把芒杆做的陷阱提起来放到岸边,这可不结实,再让它们闹腾一会就得散架了。

    “朋友们看看,五条果鱼,一条三个手指粗细,剩下的应该不足一年。还有这条鲤鱼,五十公分长,大腿肚子粗,能长这么大可非常难见!”,云扬声音有些兴奋,这就是大家喜欢看直播的原因,也是云扬喜欢出来掏河的理由,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有什么收获,有可能什么都没有,有可能现在一般,果鱼都能抓到!

    时间已经不早,云扬再走了一会,快到深潭位置了,才准备上岸回家。

    网友们给云扬算了笔账,今晚刨除甲鱼、泥鳅黄鳝和田鸡,就果鱼收入都有好几万!

    这也太容易了!网友们一想还真是羡慕嫉妒。玩都能玩出好几万,让大家怎么活!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以后我们没有特殊情况也不回来了。咱不能竭泽而渔是不是?这么十几天下来,收获大减,而且河里的鱼也少了很多。刚刚咱们开始直播的时候,清澈的河水里都是游动的鱼,现在快要看不到了。”,云扬对网友们说到。

    网友们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半个多月,天天在水田河里倒腾,再多的野货也经不起这么造!

    回到家,父母正在院子里纳凉。他们很少看电视,不是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就是聊聊天,吹吹风,等着云扬回来。

    “今天收获咋样?”,云爱军见儿子回来,从躺椅上站起来问。

    “爸妈,今晚收获大了!几条果鱼!”,说完云扬把篓子递给父亲。

    没想到的是,父母却是看怪物一般看着儿子,那眼神,好像在说,你是不是我们亲生的?

    “咋了这是?”,云扬摸着头,不明所以。

    “你大伯和叔叔在你回来之前每隔几天就去河里找些黄鳝泥鳅,不时下网捞鱼,可除了一些鲫瓜子和杂鱼,连甲鱼都没抓到几只!”,说完把篓子内的鱼倒入池内,再把田鸡放在一个竹笼内。

    “再看看你!”,父亲抬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眼儿子,“回来到现在那一次是空手而回的?不是大甲鱼就是大黄鳝,有些还是我平生仅见!那甲鱼也是一只比一只大!水库果鱼也是吓人!你大伯想要放水,求爷爷告奶奶都没用,你倒好,回来一说就行!我都在怀疑你是不是老天爷私生子,好事全让你小子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