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七十九章 回忆,那曾经的青春懵懂!

云上老白2018-08-26 03:0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惆怅什么,苦涩什么,他仔细想,却又找不到源头。似乎是对高中那段暗恋的怀念,似乎又是对高中时不敢表白的遗憾。

    重来一次,他发现自己还是不敢说出来。这是天潢贵胄一般高贵清冷的女子,在她面前,云扬自惭形愧,有种不敢亵渎的感觉!

    司蕾看了眼包厢,在看见云扬时,眼睛不自觉的缩了一下,倒是没人发现。

    “大家好,同学聚会也不通知一声,还是我同事告诉我有人打电话我才知道的。钱娟,是你组织的吧,真是,给我打个电话那么难!等会你得自罚一杯!”,司蕾优雅的来到桌前,几句话就把大家的关系拉近。

    特别是钱娟,前面听了还有些不好意思,后面听完,内心略微有些感激,其实她就是随便打了个座机,刚好司蕾同事接到了。她最希望司蕾接不到电话!

    有手机不打,打电话,目的显而易见,但落落大方的司蕾却是没有计较。

    “来来,司蕾,我们学校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美女没想到也来了!”,连淼和戴馨连忙把中间的位置让出来,正好和赵天华面对面。

    赵天华走到司蕾面前要握手,可司蕾却是撩了一下齐腰秀发,嘴角带笑走到两女身边,感谢她们让座。

    不过,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司蕾却是缓缓走到云扬身边的空座坐下!

    这张大圆桌能坐十五人,现在也不过十四人而已!

    看着云扬有些诧异的望着自己,司蕾露出个略显调皮的笑容,“怎么?不欢迎?”

    云扬扫视一圈,苦笑一下,“哪敢!我要说这话,他们还不得把我撕碎了!”

    可不嘛,包括赵天华在内,七八个男人双目圆睁,要是眼光能杀人,他已经被千刀万剐!

    赵天华尴尬的缩回手,斜眼看着云扬,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再转向司蕾时,眼底却有闪过炙热,里面有占有欲,也有疯狂的!

    司蕾有种让人恨不得疯狂的气质!

    回到座位上坐好,此时赵天华却又开始高声说话,气势迫人,确实有着领导的架势。

    倒是云扬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看着大家,眼睛毫无焦距,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蕾转头看了眼身边这个看起来更加成熟稳重的帅气男子,眼底莫名的有了喜意。

    七年多了吧,总算是再次见到!

    “两千五百八十二天,你可知我在想你!”,司蕾眼中隐隐有水光闪动,她有些怨恨当年的自己,也有些恨云扬!

    思念是一首歌,越唱越心酸,思念也是一缸老酒,越陈越香!

    云扬此时感觉到了司蕾的目光,转头看去,四目相对时,他竟然从她的眼底看到了怨恨和愉悦!

    这是什么情况?云扬暗自思索。高中时,司蕾就是全县的风云人物,绝色,成绩不必自己差,再加上身上的穿着一看就不普通,追她的公子哥都能排到市区!

    收回目光,云扬摇摇头苦笑一下,肯定是自己想多了。还是好好经营和韩贝贝的关系吧,免得落得个光棍的下场。

    何况韩贝贝知根知底,对父母也好,韩婶韩叔虽然目前不知道态度,但想来韩婶不会反对,她一直希望韩贝贝不远嫁。而韩叔在家大事有他定,小事韩婶定,事情是大是小,那是韩婶说了算!

    想到韩叔韩婶的事情,云扬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很温暖,也很有感染力。

    自从进来,钱娟她们还没见云扬笑过,此时一见,顿时有种被电击中心脏的感觉,俊朗,充满迷人的魅力!

    “要是能做他的女朋友,死也值了!”,钱娟咬牙,眼睛死死的盯着云扬的脸,那笑容似乎在她心里绽放了一般!

    司蕾见了,再看看戴馨她们的目光,果然被云扬吸引了。心中略微有些不舒服,眉头微微一蹙,不知怎么了,竟然有种想要把云扬藏起来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高中三年,心里真的喜欢上了?”,司蕾自己也是暗暗吃惊。刚刚见到云扬时,那种开心和愉快,如果可以用见到好朋友的感觉来形容,那自己心心念念,一天一天记着他离开的日子是怎么回事?

    这完全不是一个普通男女之间应该做的事情!

    “服务员!”,眼看大家的注意力要么在司蕾身上,要么在云扬身上,赵天华气得不行,一声大喊。

    “先生,有什么吩咐!”,女服务员就在门外,“菜马上就来,酒已经给你们开好了,要拿进来吗?”

    赵天华大手一挥,“把酒拿进来,还有,菜可以上了!另外再给我介绍几个特色菜。”

    “好的先生!特色菜除了刚刚介绍的野猪肉,还有野生黄鳝煲,黄鳝都是一斤以上的食材,我们厨师加了药材,滋阴补肾,很多客人都喜欢!还有云龙入海,主要食材是野生泥鳅和清汤!”,服务员利索的介绍着菜式。

    这下赵天华算是打了自己的脸,在司蕾面前,服务员介绍了这么多特色菜,不点,那他以后就不用在同学面前混了。

    “都来一份!”,赵天华沉闷的道,说完,心在滴血!七八千就这样没了,好几个月工资呢!

    于朝峰似乎能体会赵天华的郁闷,因此眼珠子一转,道:“对了,云扬,听说你们村连水泥路都没有,种田稻子也不好运出来吧。”

    云扬眼睛微眯,这于朝峰还真是逮住不放啊!

    不过,云扬无所谓,农村种田也不丢人,靠自己动手,不偷不抢的。

    “是有一段不好走,不过只要不下雨和水泥路差不多。”,云扬回答。

    “听说你到现在还没女朋友?大学上学的钱也是借的?母亲腿也不方便,坐在轮椅上。唉,有事你说一声啊,大家同学之间帮你凑凑也好。”,赵天华假装悲伤的道,那表情,简直了!说是影帝都有人信。

    而司蕾闻言却是眼睛一缩,她也看出来了,大家这是明显在揭云扬的伤疤。

    因此司蕾略带担忧的看了眼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