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三十四章 酸酸甜甜大杨梅!

云上老白2018-08-26 03:0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韩贝贝和韩叔他们回去睡午觉去了,云扬帮着萧雨菲把两条果鱼和鲶鱼送到她的后备箱。

    她后备箱有一个长一米六,宽八十,深六十的整理箱,正好装鱼。

    “有时间来现场白鹤湖大酒店,请你吃饭!另外我的提议千万别忘了!”,萧雨菲临走前递给云扬一张名片。

    目送大奔离开,云扬回到家,准备到后山看看。

    大伯家后院、后山都打理的不错。

    农村人都闲不住,云扬父母是没办法,否则也不会把山给荒了。

    果然,大伯家后山的杨梅已经一大半发红了,地上落了不少。

    回家拿了一块大的塑料布,再拿了一根竹竿和一个大竹篓子,云扬再次回到杨梅树下。

    这棵杨梅树有十几年的树龄,十几米高,一人合抱粗,枝繁叶茂,覆盖面积不小小时候他就经常爬上去摘,有几次差点从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

    旁边还有几棵一人高的杨梅,没想到其中两棵已经结了果子,还不小!

    看看没人,云扬把这两棵应该是大杨梅树的后代搬进了水灵珠,种在了葡萄藤旁边。

    竹竿在树上敲敲打打十几分钟,地上的塑料布就铺满了一层。

    云扬放下竹竿收拾起来,一个个红的开始发黑,放进嘴里一咬,顿时一股酸酸甜甜开始在味蕾弥漫,那股大自然的清香直冲脑海!

    好在这时候没有开直播,要不然网友还不得把云扬埋怨死!

    望梅止渴,现在是望梅饥渴!

    现在市场里卖的,是农场果园种植的,味道都不怎么样。云扬在太湖市的时候也喜欢买一些,可味道就是差了一点。

    最近几年社会上充斥着虚假信息,什么杨梅里面有虫子,吃了肠穿肚烂等等,那都是吓人的,纯属有些人不懂装懂在造谣!

    虫子是有,但那是果蝇的幼虫,无毒无害。没有果蝇的反而要注意是不是用了农药。

    一连吃了好几颗乒乓球大小的杨梅,顿时嘴中什么感觉都没了,牙齿也感觉开始发软!云扬暂时只能停下,看着那一个个圆溜溜、红彤彤的家伙流口水。

    刚刚把地上的杨梅捡起来,手机铃声响起,云扬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云扬率先开口。

    “云子,你小子回来了也不给哥打个电话?还是不是兄弟!”,对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嗓门。

    “水狸子?我听大伯说你不是在外面打工吗?”,云扬高兴的道。

    水狸子就是云扬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叫李明水。包括死去的左世林,左世林的外号叫水獭。

    “哥回来了,决定不走了,在县城开个小饭馆。媳妇孩子也跟着回来了,反正在外面做个厨师一年也就那么点,还不如在家呢。”,李明水道。

    “什么时候有空回村一趟,咱们聚聚。”,云扬邀请道。

    李明水的父母在县里买了一套房,现在还在还房贷,压力可想而知。

    “好!有时间来县城打我电话。我可是听说你小子还没女朋友呢?怎么的?要不要让你嫂子给你张罗张罗?”,李明水笑着说,心情很不错。

    东拉西扯了好一会,云扬最后听到他老婆在喊他做什么两人才挂断。

    童年十几个男男女女玩伴,除了韩贝贝在身边,云朵是妹妹,其他的要么打工去了,要么搬到市区住失去了联系,一年都不一定能见到一回。

    最主要的是,这么多年下来,感情早就变淡。再加上原本云扬家庭条件不好,很多人怕他借钱,都不再联系。很现实的社会!

    把杨梅拿回家,云扬开始清洗,干了之后马上挑出十几斤又大又熟的杨梅,从大伯家的储藏室端出一玻璃瓶的蜂蜜。

    打开盖子,一股天然的清香混合着甜甜的味道直入肺腑,这才是正宗的蜂蜜!超市买的,除了一股甜味,啥也闻不着。

    用勺子舀出一斤左右,放入脸盆,再把水分沥干的杨梅倒入,倒扣一个脸盆,使劲搅拌一番,放入后面的储藏洞内,低温更好吃!

    一点左右,家人陆陆续续起来,韩贝贝也很快赶了过来。

    当看到云扬端出蜂蜜拌好的杨梅,韩贝贝双眼放光,手也没洗,抓起来就吃!

    “太好吃了!甜中带酸,呜呜,我天天要吃!”,韩贝贝口齿不清的对着云扬说,大眼睛微眯,简直就是一副小狗讨吃的样子。

    众人看到韩贝贝的样子大笑,云扬母亲更是笑意深远,看着韩贝贝的表情都不太对劲。

    韩贝贝似有所觉,见苏荷脸上莫名的笑意,瞬间红了脸!

    乡村的关系很简单,特别是人少的乡村,只要没有特别的利益关系,一般相处的就如亲人一般,远亲不如近邻嘛。

    因此经常可以看到这家帮那家,那家不做饭,凑到别的家里吃的热热闹闹。

    这几天大伯小叔忙前忙后,没有任何计较,贝贝也是,这丫头连实习都不去了。

    不过也就这段时间,到了高三学子高考完了之后,她就得回校准备毕业答辩了,然后拿到学位证才能回来。

    两点多,一辆手扶拖拉机拉着一车的石灰进了村。云扬带着开到了水库边上,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午,韩贝贝开着直播,看着云扬和大伯叔叔父亲四人汗流浃背的把生石灰洒在水库河流两岸淤泥地,让网友们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艰苦的劳动!

    云扬负责把石灰挑到水库里面,叔叔他们负责撒,一下午过后,他的肩膀已经磨出鲜血,但因为穿的是黑色的长袖T恤,倒是没人发现。

    晚上云扬道河里洗了个澡,当脱下T恤的那一刻,已经黏在伤口里的衣服扯动,痛疼难忍。

    随意扯了些鱼腥草,嘴里嚼烂之后,沾了一点灵液敷在两个肩膀上,顿时一股清凉混合着刺痛开始在神经里传递!不过,云扬也就皱了皱眉,一会就好了。小时候受的伤比这还大,柴刀劈柴差点把左拇指切下来,也仅掉点眼泪,没哭出声。

    倒是他父亲母亲哭的泪流满面,最后变成他安慰两个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