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七章 陌水三珍!

云上老白2018-08-26 02: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拉出来一看,还真不少。其中鲫鱼鲤鱼最多,最大不过七八两左右。剩下的就是大虾和河蟹。

    拿到岸上,把这些东西都放入桶内,这时网兜底部却出现了稀奇的东西:“咦,竟然还有红虾和金鳌蟹!”

    看到那几只小东西,云扬大喜。陌水县水中三珍:金鳌蟹,红虾和果鱼。除了金鳌蟹,其它两者都没有人工繁殖成功,果鱼云扬也是第一次在养殖场看到。其实金鳌蟹也不算人工养殖繁殖成功,因为都是在山溪或者是水质非常好的清泉中自然生长的,量非常少。

    以金鳌蟹为例,每年秋天出产的量不到两吨,每一只都是天价:达到了四两的,要一千多一只,五两的,基本见不到。

    红虾,成熟体皮壳火红晶莹,成人大拇指粗细,传说是补肾滋阴的神品,因此九十年代白石河滥捕滥抓,几乎绝迹!

    因为对水质要求太高,还对食物挑三拣四,因此养殖根本就没有成功过。

    白龙河因为发源于大山,丛山峻岭中奔腾而出,毫无污染,再加上最近二十几年封山育林,恢复了原始森林的气象,水质更好了,食物也丰富,因此红虾才能生存。

    云扬从网兜内捡起三只小红虾和两只金鳌蟹,直接放进了水灵珠内。

    看看四周无人,云扬悄悄进了水灵珠,他想知道果鱼会不会吃这几个小东西。

    虽然一入水红虾金鳌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整个水灵珠内世界就像是透明容器一般,可以纤毫毕现的出现在云扬脑海内,想知道什么就能看到。

    “要是能划分一块块就好了。”,脑海中念头刚动,忽地,小岛外整个水世界开始出现变化,这对于果鱼它们来说毫无区别,但云扬心中却非常清楚,真的分开了!

    果鱼、红虾和金鳌蟹被分成三个几百亩的水域内。

    云扬心中高兴,再次退出水灵珠,这次拣了一些水草和藻类进去,给它们增加食物。

    看到白龙河能够捞起红虾和金鳌蟹,云扬干劲更足。

    一个多小时,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云扬才痛快的停下手中的工作。

    三十多只红虾,其中十几只是成熟体,比两个大拇指还大;八只至少五两以上的金鳌蟹,还有十几只小蟹;最高兴的是云扬抓到了两条三斤多的果鱼,也送入了灵珠内!还有两只大甲鱼,几只小甲鱼。

    其他的杂鱼,像什么银鳞鱼,无骨鱼等等这些山溪小鱼,也被云扬放入了水灵珠,这些都是果鱼和金鳌蟹喜爱的食物。

    红虾最喜藻类和鱼卵,因此红虾区域除了水藻,云扬还拔了不少的白莲和睡莲,放了一些鲫鱼红鲤。

    红鲤鱼非常漂亮,一身火红,要不是没有龙鱼的修长体型,优美体态,培育困难的龙鱼根本不是对手。

    “总算搞定!把你们当种子,能大量繁殖就好了。”,云扬也只能砸吧砸吧嘴幻想一下,灵液不足,要想繁殖快,除非有大量灵液,不计成本。

    水灵珠内天空一碧如洗,没有太阳月亮,也没有白天黑夜,但就是明亮。四周还是一片白茫茫,犹如清晨山里大雾,不见深浅,神秘莫测。

    玉碑一如既往的雄伟壮观,镇压着整个水灵珠空间。那三个字似乎有些变化,亮了一些。

    “是不是应该找些果树进来?”,云扬感应着脑海内的水灵珠,思忖良久不得决定。这是水灵珠,里面肯定以水为主,要是小岛以后还是这么一点,种了也得清理。

    那就得好好规划一下,种什么合适。

    一大桶的鲫鱼鲤鱼杂鱼,两只大甲鱼,云扬扛着捞网往家赶去。

    夕阳无限好,染尽云霞,赤红如火,也染遍了群山,犹如度了一层的金色,其威煌煌!

    荡胸生层云的感觉没有,因为这不是山头,没有那种气势。但决雌入归鸟的情景却是恰如其分。

    风吹稻浪层层起,狗吠鸡鸭绵绵归!

    炊烟袅袅,萦绕在山村的半空中久久不散,一副乡村晚景图呈现在眼前,喧闹而平静,恬淡而生机勃勃!

    “回来了!”,母亲正坐在轮椅上拿着谷子喂鸡,大大小小的鸡叽叽喳喳挤在她身边钻个不停。

    “妈,看看这是什么?”,云扬高兴的抓起两只甲鱼。

    “恩,你这孩子运气确实好。前几天大雨过后你小叔也去河边那想钓甲鱼来的,结果第二天连钓甲鱼的钩子都没了。”,母亲笑靥如花,一双眼睛温柔的看着儿子。

    “爸呢?”,云扬放好捞网,准备去喊一声大伯和叔叔晚上吃饭。

    “在收拾东西,明天不是李爷爷要来粉刷墙壁了吗?东西该遮盖的遮盖,收拾的收拾,不要的也就扔了!”,母亲答道。

    “妈,你打个电话给大伯和叔叔,晚上咱们炖甲鱼吃。”,云扬准备动手收拾,其实大伯家就在旁边,但也隔了几十米,中间是一些果树什么的,喊一声不一定听得见。

    杀甲鱼很简单,锋利的菜刀在边裙一划,轻轻一瓣,搞定。内脏收拾干净就行,码上调料和香料腌一会。

    杀鸡就费事多了,烧水,放血,然后开水烫,去毛。等处理好已经半小时之后!

    把甲鱼和鸡放在炖锅内,再把炖锅往煤炉里一放,里面加上木炭,再添了一些干香菇和红菇进入炖锅,一个大菜,等着吃就行了!

    糖醋鲤鱼,红烧鲫鱼,清炒苦瓜、长豆,还有大娘拿来的干笋,炒腊肉,香气扑鼻!

    “云扬!”,婶子已经来了,在外面喊了一声。

    “婶,马上就好了!”,炖锅也在咕嘟咕嘟的翻起落下,香气散发而出,在院内袅袅不绝,让人口水欲滴!

    “我来端菜!”,婶子和大娘同时进来,开始把一盘盘菜端到院子。

    柴火烧菜很累人,但是,那种香味绝不是煤气能做的出来的。

    “这手艺,要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吃,不胖都难!”,小叔一边筷子飞舞,夹着甲鱼鸡块,一边享受的喝着小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