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三章 被调戏!

云上老白2018-08-26 02: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云扬只是做了几个伸展动作,驱散了剩下的睡意之后,用凉水梳洗一番,赶忙开始准备早饭。

    清粥,咸鸭蛋,那是昨晚婶子拿来的。虽然婶子和大娘有这样哪样的牢骚,但心真不坏。

    一碟腌萝卜,为了母亲父亲的营养,云扬熬粥的时候放入了剥好的河虾。

    柴火烧旺,看着铝锅冒出热气,云扬开始缓缓搅动,一股鲜味清香开始在厨房内飘散,飘出门外,在院内徘徊不去。

    等云爱军和苏荷梳洗好了,正好早饭冷热合适。

    “手艺真不错!”,云爱军连喝了四碗,就连平常吃得不多的母亲也喝了两大碗。

    云扬也喝了两大碗,然后满脸笑意的看着父亲和母亲,一个狼吞虎咽,一个温柔慢咽。

    很温暖的感觉!

    吃过饭,云扬把父亲拉到一边,询问了一下债务问题。

    “你韩叔那还欠着两万,李叔一万,东子叔一万五。这三个人在家,你先还了!对了,钱够不够?”,云爱军皱眉,担忧的望着儿子。

    自己无能,还连累了儿子,云爱军心底很难受。

    “爸,我身上还有不少,不管是承包水库的还是家里装修的都有,你不要担心。对了,今天气温高,早点回家休息。”,父亲菜园子还没整理好,还得去呢,云扬交代。

    “好,听你的!”,云爱军摸了摸儿子的头,脸上一直带着笑意。虽然比儿子矮,需要抬高手,但这是最近几年,再次摸到,却也熟悉的很!

    大伯很快就开着车在门外按喇叭,云扬带好银行卡和身份证,这次手机卡也要换了。再提了一些鱼准备送人。

    “路上小心!”,父亲和母亲挥手,也和大伯打招呼。

    “放心吧!”,大伯回了一声,刹车一松,五菱开始往村口驶去。

    “对了,这次我们去镇上,事情可不少!”,大伯道。

    “恩?”,云扬好奇,看着大伯。

    “稻子快成熟了,最近几年野猪祸祸的厉害,我们要到老韩那儿去拿捕杀证明。前几天已经交代他到县里去弄了,应该拿回来了。还有装修队伍,咱找村里的李爷爷,他现在就带着几个人给人干活。”,大伯熟悉的刹车、加油门,车子虽然颠簸,却也安全。

    当过了榕树,望着山脚下白龙河边那绿草覆盖的滩涂,云扬眼神发亮。

    “大伯,那儿现在泥鳅黄鳝应该不少吧?”,云扬指着山脚下、河边两岸那足有几十亩的水草繁茂滩涂地。以前二十几户人家的时候,那儿还是田地,只是间杂着沼泽,收成不怎么样。

    “现在自家田里的泥鳅黄鳝都吃不过来,谁去管那儿。不过,前几天隔壁村有个放笼子的老人下了十几个竹笼,结果第二天笼子全毁了,泥鳅黄鳝都被什么东西吃光。他估计是被水蛇给吃了,因为草丛里留下了一道滑槽!蛇估计不小。”,大伯说道。

    “竹子编的笼子也被毁了?”,云扬有些吃惊,那这蛇也太凶了!

    两人说着话,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镇里。

    大伯把车开到一户漂亮的三层楼前,这屋子在镇上可不多见,就像小别墅。

    “韩叔叔最近几年发财了?”,云扬看了眼漂亮的房子,问大伯。

    这房子盖起来,少说三十万。

    “没做村书记之前,和人合伙承包了白石河一段砂石,正好赶上修道路,发了!”,大伯淡淡的道。

    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其实很多人都明白,只是,有些人有路子,更多的是没有消息,没办法。

    下了车,云扬先去了不远处的农业银行,到柜台取了六万。

    回到韩叔家的时候,发现大伯和韩叔已经在喝茶聊天。

    “云扬,昨天回来怎么也不进来坐坐?”,韩叔以前是壮汉一个,现在坐在那,凸着肚腩,再加上笑嘻嘻的面庞,简直就是个弥勒佛。

    “韩叔,这不家里还需要收拾一番,今天一早就来看你来了。你和婶子都好吧?”,云扬回道,从黑色塑料袋里拿出两万。

    “韩叔,这两万欠了你这么久,不好意思,现在先还你!”,云扬把两万放在玻璃茶几上,对韩叔道。

    “云扬,你要是缺钱,就先用着,不用着急。说实话,从小你就和我们家贝贝像亲兄妹一样,今天中午一定要在这吃饭,我打电话给贝贝。你送的这鱼是白龙河里野生的吧,真不错!”,忽地,从楼梯上传来一个婉转的女声,云扬不用看就知道是韩婶。

    “婶子,借了这么久才还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暂时不急着用钱,先还你!”,韩婶和韩叔就是两个极端。韩婶和以前一样,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一头黑发用一个蝴蝶结拢在脑后,面庞妩媚清秀,眸子清亮,身材依旧窈窕,穿着连衣裙,走路时身姿款款,摇曳动人。

    “老韩,去,把鱼杀了!我打电话给闺女。”,韩婶在家依旧说一不二,开始指挥韩叔。

    “婶,我和大伯还有事,今天中午实在没空!”,云扬赶紧摆手。

    “瞧不起你婶,生分了是不?当年你还吃过婶的奶呢!”,韩婶靠近,捏住了云扬的耳朵,丝毫不见生分!

    “婶,婶,痛!”,其实韩婶只是做做样子,但云扬怎么也得假装一下不是。

    “哈哈!”,韩叔和大伯倒是看的有趣,笑了起来。众人的感情似乎又回到了在山村时那种亲密无间。

    “当年贝贝吃奶的时候,你都三岁了,愣是闹着要吃。正好婶子也胀得难受,就让你吃了。可没想到这一吃就是一年,到后面贝贝都不够吃了!”,韩婶娇嗔的揉着云扬的头,说起这事眉飞色舞。

    “咳咳,咳咳!”,云扬那个汗,面红耳赤的看着大伯和韩叔,叫救命!可自己怎么就记不得这事了呢?

    “哈哈,这事还真是!”,韩叔哈哈大笑,那大肚腩随着大笑一颤一颤的,似乎随时能掉下两斤油!

    云扬羞得满脸通红,把几人看的直乐。

    不过,很快大伯就转移了话题,说起了野猪狩猎许可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