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二章 想承包水库4/4

云上老白2018-08-26 02: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叔也是点头赞同,老爸推着母亲来到小院,闻言脸上笑意满满,连皱纹似乎都少了一些。

    “对了,晚上咱们商量一下云扬以后在家该做什么。承包水库,我前年所做的你们都看到了,承包费一年三万,算上鱼苗和人工、材料投入,年底至少亏了五万!”,大伯语气沉闷的道。

    “是得好好考虑考虑!”,云爱军和苏荷对视一眼,两人点头。

    “晚饭好喽!”,云扬清越的声音从厨房传来,闻言小叔和大伯两人拿桌子的拿桌子,端凳子的端凳子,在院内摆开了阵势。

    很快,婶子和大娘就把两盘大菜端了出来,一脸盆的红烧草鱼,一盘大虾,一汤盆大头鱼,还有空心菜,辣椒炒腊肉,苦瓜,拍黄瓜,都是大盘,满满一桌!

    这一顿饭,大家吃的肚子滚圆,就连有些刻薄的大娘和婶子都忍不住夸赞云扬手艺见涨。

    碗筷的手势自然落在大娘和婶子头上,母亲见他们要商量事情,也自己推着轮子进了厨房找妯娌聊天去了。

    “你小子运气真好,前些时候我也去河里防了一网,结果除了捞到一些鲫鱼鲤鱼就剩小虾小蟹,拢共不到十斤。”,大伯笑眯眯的道,一边抽着烟,一边喝茶消食。

    “这小子运气从小就不差。对了,现在水库养鱼可没有以前那么方便。鱼苗下去根本不见踪影,我和大哥怀疑里面可能有凶猛的食肉鱼。趁着雨季没来,最好是申请一次放水清理!”,小叔补充道。

    “大伯,小叔,我知道。咱们先申请试试,另外,即使要承包,那也得过一段时间了。家里装修一下,后山的果园要清理一遍,还有竹林,下午看了看,都是灌木杂草,不处理,以后竹子都要完蛋。”,云扬对三人道。

    “这话在理,那我们明天就去镇上找人装修。这竹林,我和你小叔都疏忽了。”,大伯叹息,竹林就在房子后面,从山腰到后山,三家加起来好好的几百亩竹林,没有管理好,现在杂草灌木丛生,进入都要带着砍柴刀才行。

    云扬家后院到山腰是自留地,当年种的一些果树,现在死的死,半死不活的更多,也要清理,这是个大工程。

    “对了,大伯,小叔,欠你们的钱,等过段时间.....”,云扬刚刚挑起话头就被大伯打断。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说都是你们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钱的事你休要再提,要是不够你跟我说一声,你大哥那还有些。”,大伯大手一挥,眉头都不动一下。

    而刚刚收拾完碗筷出来,坐在他们旁边的大娘和小婶却是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面色不愉。

    她们是看到了旁边坐在轮椅上的苏荷,实在是不好开口。要不然回家了,又要吵一架。

    “都欠了十几年了,大伯,小叔,放心吧,年底肯定能连本带利还你们!”,云扬看到了大娘和婶子的表情,心中并没有不快。

    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欠钱之下无亲情。两人能够如此,云扬已经很感激。

    既然已经定下了计划,几人就开始谈天说地,聊着村里的变化,还有他们这一代年轻人的工作、际遇。

    “老韩这小子越来越鬼精,把女儿也弄进了镇里,吃官家饭。”,大伯羡慕的道。

    “可不是,不过,我听说韩贝贝这丫头是考的公务员,自己申请回到镇里上班的。”,小叔喝了一口茶,惬意的说道。

    说着说着,又说到了云扬的婚事,连一向不待见他们家的大娘和婶子也来了兴致,开始出谋划策。

    云扬苦笑,这刚回来呢,需要那么着急?

    “都二十五六了,还不急!搁以前,那就是大龄剩男!”,大娘不客气的道。

    好在时间不早了,大伯他们很快离去,只剩下云扬和父母坐在院子里乘凉。

    看到母亲温柔微笑的面庞,父亲惬意的神情,云扬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家破又怎么样?累、苦又如何?能和父母在一起,云扬却甘之如饴。

    看了看满天的繁星,似乎第一次觉得那么清澈明晰!真可以说是天高地远,心里也感觉宁静空旷,无比舒适。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农村并不寂静,特别是即将进入盛夏之际,田野里,河岸边,蛙鸣阵阵,犹如赛歌般,响彻整个村子。

    思忖良久,云扬心中一动,转头微笑对母亲道:“妈,我在工作的时候跟一位老中医学了一手按摩手法,以后我晚上给你按摩按摩膝盖。”

    “好,那妈就看看你的按摩手法怎么样。”,苏荷用温柔的目光看着俊朗的云扬。要说她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那就是生了个帅气孝顺的儿子。

    母亲穿的是薄长裤,等会父亲会给她擦洗身子。

    卷起裤脚到膝盖,出现在云扬面前的是两条只剩皮包骨的大腿,在膝盖处更是骨头突出,似乎毫无血肉般吓人!

    强忍着泪水,云扬开始缓缓按摩,是不是问一句!“重不重,是不是轻了?”

    淡淡的话语充满了关爱和温馨,穿过院墙,传向了漆黑的天际。

    临睡前,云扬再次把一滴积攒的灵液稀释给两人喝下。和昨天一样,两人陆陆续续上厕所去了。

    灵液对母亲的效果最大,听说昨晚睡得很安稳,这让云扬心中暗喜,或许一年半载能治好母亲也说不定。

    至于父亲,从今天在菜园子整理了老半天还精力十足就知道,效果不差。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大伯家的公鸡已经开始打鸣,把云扬叫醒。

    起床,打开大门,一股清新到让人陶醉的凉凉气息直入肺腑。透过院墙,云扬发现不管是田地、白龙河,还是青山竹林,都开始飘起白雾,笼罩田间山头,犹如给整个山村蒙上了一层薄纱,如梦似幻!

    打开院门,入眼的是不远处青翠犹如绿宝石般娇艳欲滴的青草树叶,经过一晚的休整,打蔫的动植物都开始欢快的享受着清凉的早晨。

    几只早起的小鸟已经在稻田里翩翩飞舞,捕捉着因为露水湿了翅膀飞的慢吞吞的昆虫。

    几只漂亮蝴蝶笨拙的挥舞着湿漉漉的翅膀,艰难的寻找着开花的花草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