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十章 桃源白石村2/4

云上老白2018-08-26 02: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车子缓缓行驶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极目远望,群山犹如风起云涌的大海。波涛翻滚,浩浩汤汤绵延向远方,消失在苍茫的大地尽头!

    在车子上,小叔问起了云扬以后的打算,云扬也没藏着掖着,说以后在家养殖种植都行。

    “我看行!”,大伯开口,“去年镇里重新划分责任田,到现在为止我们白石村只剩下五家。我们三兄弟的田连在一起,加起来足有一百二十亩,还有白龙河水库,大有可为!”,大伯越说越高兴,其实那个父母不希望后辈在身边。堂哥自己做包工头是没办法,但云扬可以在家啊。

    大伯这个提议一出来,云扬心中就一动。以前白石村有二十多户人家,田地分散,但是现在没有这个隐患了,完全可以实现机械耕作。

    到了村口,云扬一眼就看到了那棵据说已有几百年的巨大榕树!

    那犹如一把擎天巨伞的大家伙,枝叶气根铺天盖地,绿色覆盖面积足有几百平方!都延伸到白龙河的河面上去了。

    这儿,也是云扬他们童年时的欢乐场所,那口大铜钟,此时还挂在一根大树杈上,只是斑驳不堪,爬满了气根,岁月痕迹一览无余。

    从群山之中出来,忽然看到一个犹如世外桃源一般的山谷平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透过庞大的榕树,可以看到整个山谷被一条小河一分为二,西侧更大,此时稻谷微微泛黄,一阵风吹过,泛起漫天的淡黄色稻浪,让人心旷神怡!

    而东面则是另外两家的责任田,加起来也有接近百亩。

    层层梯田犹如天上掉下的云彩,美丽壮观。稻香阵阵飘来,久违的清香混合着土味,让云扬沉醉!

    车子直接开到半山腰,云扬家在最西侧,坐北朝南,旁边是大伯家,再旁边就是小叔家。

    来到自家院门前,下车,看着那满是小洞的土围墙,云扬眼中满满都是回忆。

    父亲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再打开旁边厢房的一个门,拿出一个轮椅。

    云扬把母亲抱下车,放到轮椅上,拉着旅行箱,慢慢往里推。

    “中午不要烧饭,到我家去!”,大伯吩咐,说完带着小叔走了。

    以前还有门槛,为了方便母亲,门槛已经没了。

    “妈,你先休息一会,我和爸先收拾一下。”,能不收拾吗,此时由于母亲住院几天,加上本身还是六七十年代的那种筑墙土屋,老瓦屋面,墙上面满是老鼠洞,屋面瓦也不是很完好,前几天下雨,有些家具都湿了发毛。

    好在这是两层的老屋,二楼不住人,因此雨水也只是在二楼,一楼还好,只要晒一晒衣物被子就行。收拾好、打扫好之后已经快十二点,正好大伯叫吃饭。

    云扬打算问问大伯,准备叫些人来把屋面瓦重新换一下,然后把墙面粉刷一下。大伯一口应承下来,过两天就去找人,准备材料。最主要的是,现在换屋面瓦,国家还补贴一部分。

    中午饭在大伯家吃,晚饭,云扬打算自己做。

    中午休息过后,看到挂在厢房的渔网,云扬有了兴趣。父亲已经去了屋子西边的菜园,除草,整理菜园子,准备晚饭的蔬菜。

    云扬打算去白龙河里下网,看看能不能捞一些野货。

    “云儿,闲着也是闲着,把我也带去。”,母亲滚动轮子,从堂屋出来,看到云扬拿网,开口道。

    “好!”,云扬点头,母亲是不放心。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白龙河可以说承载了云扬小时候大部分的童趣。

    河水流经白石村,在中间有一个地方形成一个水潭。和小伙伴从高高的土崖上跳进四五米深的水里,再冒出头,那是他们经常干的事情。

    而云扬的水性极好,甚至能在水里抓鱼!

    不过,这种欢乐随着一次同伴的死亡而结束。

    现在想来,那次应该是巧合。和往常一样,放学后十几个小孩相约游泳洗澡,从土崖跳下去。同村的左世林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十几分钟之后还没出来,那时包括堂哥在内的人才意识到出问题了。平常他们扎猛子闭气两三分钟跟玩一样,这次大家还以为他钻到哪个地方躲起来了。

    等发现出事,云松和云扬大声呼喊,引起了田间劳作大人的注意。后来十几个水性极好的大人跳入水潭,把左世林捞出来时,发现他已经没了气息。

    原因是腿上两个牙齿印,经过老人的辨认,是水蛇的。还是奇毒无比的灰皮水蛇!

    一连三天,从上游到下游,村里人把白龙河用网围了个结实,总算网到了凶手。一米多长,钻入水中,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自此之后,他们心中或多或少有了阴影,再也不敢到深潭那儿去。

    云扬把网放在肩上,母亲提着两个塑料桶,推着轮椅,两人不疾不徐的往河边走去。

    小路还可以,何况此时云扬力气今非昔比,连车带人都能搬得动。

    来到深潭附近,看着河水在那儿打转,两边岸上由于几年没人清理,已经有不少灌木。

    “妈,你在这儿看着,我去撒网!”,云扬把桶放好,对母亲道。

    “要小心!”,母亲今天脸色不错,可能是灵液作用,双膝也不再那么痛疼。

    “放心吧,除了这个深潭,其他地方深不过一米五左右,你不是不知道。”,云扬大声道。白龙河不过是这群山之中发源的一条小河而已,没有多大的流量。

    不过,上游的水库够大。云扬打算和父亲商量商量,承包下来。

    随便寻了一条小路,云扬下到河里,顿时一股清凉直通头顶!

    “真爽!”,快到六月了,天气虽不说最热,但也有三十度,因此踏入河水之中,浑身舒爽。

    缓缓向水潭靠近,水越来越深,很快就没过了胸部。

    “差不多了!”,云扬虽然想下水摸鱼,但此时母亲还在岸上盯着呢,不想让她担忧。

    把网放下,左手抓住绳子,右手拿着用力一甩,顿时圆网在水面铺展开来,遮盖了一大片水域,缓缓沉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