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九章 回家!1/4

云上老白2018-08-26 02: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啪!”,随着一声轻响,门被关上,坐在椅子上的凤曦泪流满面,呜呜哭出声!

    云扬现在心思全在父母身上,对于凤曦姐,除了感觉无奈,还有一丝生气。自己本来就焦急,还在添乱,也不听解释,完全就是一副不信任的态度!

    “唉,缘来缘去,凤曦姐,希望以后还能再相见,听我解释,保重!”,望着身后的大楼,还有那金闪闪的凤凰物流四个大字,云扬心中一阵揪痛!

    提着不多的东西,云扬缓步出了公司大门。

    他却不知道,身后一扇玻璃窗前,凤曦正满眼泪水的看着他出了大门。

    至于工资,云扬没去要。二十号刚刚发完,现在月底还没到,几天上班时间,他也没时间去处理。

    回到住处,除了大娘在家,大爷又出去钓鱼去了。

    和大娘一说,云扬提了东西,打了个车很快就到了火车站。

    特快,六个小时之后,云扬来到了洪都省首府,转车之后,再六个小时才回到HJ市。再坐了几个小时的车才到县城,再两个小时,赶到云河镇。

    距离云扬从太湖市到云河镇,包括转车耽搁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八个小时!不眠不休,即使身体素质超强,也已疲惫不堪。

    提着一个行李箱,云扬满眼血丝的赶到了镇卫生院。

    来到二楼住院部,推开老旧的门,入眼的是四张老旧的单人病床,还有刺鼻的气味。

    “把,妈!”,云扬看着睡在床上的两个人,眼泪唰唰开始往下流,怎么也止不住。

    父亲已经满头华发,憔悴的脸庞,原来高大的身材已经不再,现在瘦削不堪,脸色也是苍白。

    母亲被病痛折磨的早就瘦弱不堪,风湿的厉害,只比分娩差一些,但这是天长日久的折磨,那得强大无比的意志才能坚持!

    “云儿,你怎么回来了?”,云爱军此时已经醒来,诧异的看着儿子。而脸色苍白的云母更是一脸的吃惊!

    “妈。爸,你们都没事吧?”,云扬赶紧擦了擦眼角,扔下行李箱,赶紧跑到母亲床边,紧紧抱住,把头也埋到母亲怀里,贪婪的吸着母亲身上的气息!

    刺鼻的气味也挡不住母亲身上那种温馨气息!

    “这孩子,这孩子,不哭,我和你爸都好好的呢!”,苏荷颤抖的抬起右手,摸着儿子的短发,眼睛里盈满泪水!

    她的左手腕,此时还缠着绷带,那就是割腕留下的伤口。

    至于云爱军,只不过是一时着急气血上涌昏了过去,休息了一天,已经无碍。

    下了床,云爱军也来到儿子老婆床边,悄悄擦了擦眼角。

    “妈,你怎么这么傻!你要是走了,我和把怎么办?你知道爸的,为了你,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们俩要是有什么事,留下我孤零零怎么办?”,云扬是真的害怕,很难想象,万一母亲没了,父亲经不起打击也去了,这世界就自己孤零零一人,想想都万分恐惧!

    “对不起,对不起,云儿,是妈的错!以后,妈再也不会做这种蠢事了!”,苏荷泪水滚落,摸着儿子的头,也是心有余悸。

    “对,儿子说得对,以后我们一家都要好好的!”,云爱军附和道。

    “哼,就会马后炮!”,云母白了一眼云爱军。但云爱军却是露出笑脸,看着老婆孩子,心中总算放下了心。

    “对了,你回来了,工作怎么办?”,苏荷反应过来,看着儿子问。

    云扬抬起头,握着母亲的手轻松的道:“辞了!妈,我不打算出去打工了,在家养殖种植都行,就陪着你们!”

    “也好!”,云父率先点头。

    “好个屁!你只会对儿子言听计从,云儿要是在家,累不说,还赚不到什么钱,我们欠下的债怎么办?”,云母一瞪,云父立马怂了。

    “呵呵!”,看到这种情况,云扬笑出声,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父亲对母亲言听计从,而母亲却是极宠他这个儿子。

    “笑笑,就知道笑!”,说完,云母清秀苍白的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意,轻轻摸着儿子的头,这一刻,心中很平静,很安逸!

    “妈,爸,反正我的工作辞了,这次是铁了心在家,你们也不用劝了!放心吧,凭着你们儿子的本事,不比外面差!”,云扬语气坚定的道。身怀水灵珠,要是再赚不到钱,还不如用豆腐撞死。

    旁晚时分,大伯一家,小叔一家都来了,见到云扬,听说他不走之后,都是满心欢喜。

    当然,这里面欢喜的估计只有大伯和小叔,他大娘和婶子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样。

    父亲四兄妹,老大云爱国,大娘杜玉莲,老二云爱华,姑父葛忠国

    老三父亲,云爱军,母亲苏荷,老四,就是小叔云爱民,婶子李明翠。自从母亲得了病,除了刚开始,后面东借西借,大伯小叔毫无保留的帮助,引起大娘和婶子的不满。

    云扬也能理解,这也是人之常情,谁都要养家,而且云扬家借钱什么时候还都不知道。

    但就是如此,大伯和小叔从来没有二话,甚至为这事差点和大娘婶子闹翻。要不是最后云扬出来工作,不再需要两家补贴,现在说不定家已经散了。

    自己堂哥云松也是出息,听说在外当包工头了,这几年没少帮衬,这恩得记。小叔家堂妹云朵正在读大学,再有一个多月就要放假了。

    婶子长的不错,丹凤眼,柳叶眉,瓜子脸,身材窈窕,因此堂妹云朵也是个美少女。几年不见,这丫头都上大学了。

    当天晚上,云扬和父亲在旁边的病床挤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云扬偷偷把一滴灵液分成两份,分别给父亲母亲和牛奶服下。吃过早饭,一家人搭乘大伯的神车五菱回了家。

    云河镇离他们白石河村距离不短,其中二十几公里是修村村通时的水泥路,剩下的几公里是他大伯出了一些钱,铺上了石子的土路,很不好走。

    不过,到了水泥路尽头,一直到云扬家,基本是丛山峻岭。正值五月底,群山苍翠,树木郁郁葱葱,白石河水清澈透亮,滔滔不绝奔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