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四章 想家了!

云上老白2018-08-26 02:5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郝大宝,你看着办!要是女儿以后出了什么事,老娘跟你拼了!”,柳莺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假装眼观鼻鼻观心的柳如玉父亲,开始朝他发飙!

    “这个,那个,老婆啊,如玉这不是回来了吗?”,郝大宝那个郁闷,我不就观个战吗,没想到夫人又来了!

    “回来,你还知道回来!你知不知道,现在社会上有多少坏人,如玉又随我,这么漂亮,万一有事怎么办?郝大宝,你说,怎么办!”,柳莺一双美目怒气冲冲的盯着郝大宝,那样子,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

    这一句,不但夸了女儿,顺带把自己夸了,果然聪明!

    “呵呵,呵呵,老婆,别生气,生气皮肤不好。这样,以后,我一下班就和司机在校门外等如玉怎么样?”,郝大宝一见老婆发飙,赶紧放下手里的杂志。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女儿再独自一人回来,以后你别上老娘的床!”,柳莺双手一插纤腰,虽风情万种,却也一副泼辣的形象。

    “我是云哥哥送回来的!”,柳如玉嘟起小嘴,不满的嘀咕。

    “嗯?云哥哥?是谁,快说,是哪个兔崽子敢打我女儿的主意!”,柳莺耳朵尖啊,那么小的声音都听到了。

    柳如玉打死不说,只是一个劲扮鬼脸卖萌。最后还是郝大宝把老婆劝住了。

    回到卧室,洗过澡之后,柳如玉打开电脑,眼珠子一转,打开度娘,开始输入云扬两个字。

    搜索出来的信息,除了人名还有其他东西,公司,广告。

    在这成百上千的信息之中,柳如玉只用了几分钟就查到了云扬的信息。

    云扬,男,二十五岁,三年前毕业于南都大学,算是天才。

    甚至他上大学时的信息都能在校内网查到。不过,也仅于此,至于其他的,都是保密。

    这也是方便某个公司查询信息,他们有时也要核实个人简历的真实。

    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柳如玉再次找到了云扬就读的高中,到了这,基本就确定了他的老家,接下来就很好找了。

    洪都省HJ市陌水县云河镇,革命老区!

    号称共和国摇篮之地。可惜这儿地处洪都省西南,丘陵地带,交通不发达,经济条件极差,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县。

    看到这些县市的简介,柳如玉眼睛瞪得溜圆,心中只有两句话:太穷了,太美了!

    浩瀚的群山,树木森林葱翠的犹如绿毯铺在大地之上。大江犹如玉带,在莽莽群山之中穿梭蜿蜒,在风景照片上一目了然。然而,当见到那县城和乡镇的照片时,却又忍不住感叹,这到底是不是革命老区!

    上世纪十年代的房屋建筑,除了少部分是新建的,大部分如烟熏火燎的一片灰黑。再加上卫星图片显示,黑瓦屋顶,看起来更破烂。

    这一晚,柳如玉没有睡好,脑海里不断翻腾着云扬老家的信息、图片,还有云扬那俊朗的面庞。

    最后睡着时,出现在梦中的,只剩下身材修长,面带微笑的云扬。

    云扬用莲蓬头冲完澡,这才舒服很多。那黏在身上的东西太难受。

    擦拭着身上的水珠,云扬这才发现自己的皮肤比昨天白了不少,肌肉更结实,腹肌犹如岩石一般完美!

    “不错!”,云扬点点头,穿上沙滩裤,到房间准备睡觉。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得到了水灵珠太过兴奋,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干脆开始想后面的规划,看看该怎么利用。

    “这么多年了,是不是该回家看看父母了!”,想起父母,云扬的好心情和兴奋劲完全消散,剩下的是担忧和不安。

    “妈!”,想到母亲,云扬眼中开始出现雾气,心中难过。

    母亲是少数民族,和父亲认识,是因为一件很巧的事情。

    九十年代末期,祖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深入,但对于洪都省西南部的丘陵地带来说,这儿的人才刚刚开始接触外面。

    有一次,父亲到县城买东西,遇上了命中之人。那时候山路不好走,都是自己赶牛车。回来的路上下起了大雨,犹如天倾,十几米不见景物,天地间一片苍茫!

    父亲在离镇子和家差不多中间点路上,遇上了小型泥石流。父亲倒还好,没有进入泥石流范围,找了个石崖避过大雨才走。

    后来泥石流过了,天也开始放晴,经过泥石流路段时,发现了被泥石流带起的大石砸伤的母亲。

    庆幸的是,母亲也处于泥石流边缘,只是被石头砸伤了腿,被父亲送到医院,半个月就好了。

    接下来,故事很老套,母亲喜欢上了父亲,两个七十后偷偷恋爱一年后,结了婚。

    母亲所在少数民族本不会让女外嫁,不过,当时外公顶住压力,还是成全了父亲。

    不知是不是那次泥石流造成的后遗症,生下云扬之后,母亲双腿就开始痛疼,检查说是风湿,也没在意。

    当云扬上高中时,母亲已经难于站立,那时父亲带着母亲到省城检查,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说已经难治!

    膝盖股骨头坏死!中医也说是风湿严重,基本无望治好。

    从此以后,为了母亲的病,云扬一家就背上了债务,何况,他上学第一年也是借的。

    十几年下来,自己读书和母亲治病花了三四十万,这两年多,还了一些,但至少还欠着三十多万!

    “回去吧,也不知道母亲还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坐在轮椅上,望着村里的路口,等着我回家。也不知道父亲白头发是不是又多了!”,心中酸涩的厉害,云扬想起几年前见过父母最后一面的场景,眼泪滚滚而落!

    家乡的山山水水,蓝天白云,坑坑洼洼的镇子老路,那依旧黑瓦青砖的老房子,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

    秋日里枫叶满天飞的中学,不知有没有改建,河水边古旧的小学不知有没有重起,村口的大钟还在不在,一切犹如就在昨日,脑海中清晰无比!

    往日的同学、知己不知身在何处?还能想起自己吗?

    心中烦乱的厉害,不知何时,云扬带着泪水,缓缓入睡。

    男儿本无泪,思家,泪如雨!

    这不是懦弱,而是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