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小说网

第14章 好香啊【求收藏求推荐票】

一梦黄粱2018-08-26 02:09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谭书记,这……我……我当时来的时候,这里……哎呦,说不清了。”杨平看着眼前全新的寺庙,他也知道,现在说啥都没用了,事实胜过雄辩。

    王佑贵道:“谭叔,你也别怪杨平了。我估计这小子当初偷懒,肯定没上山,只是让人下来拿了政府的公文就回去交差了。不说他撒谎的事,我记得一年前我来这一指庙的时候,这里的确是破败了。这一年来,也没见到有什么人运砖瓦上山修缮寺庙啊,这寺庙怎么就翻新了呢?”

    谭举国的八字眉锁了起来,摇头道:“不知道,去问问。”

    王佑贵和杨平没意见,一起跟了上去。

    路上,王佑贵道:“谭叔,一指和尚已经不在了,现在一指庙应该只剩下那个方正小和尚了吧?我记得当年他还是在咱们村上的小学,后来还是你送他去上的中学和高中吧?”

    谭举国眼中闪过一抹回忆之色,微微点头道:“是啊,当初那个娃娃就这么点,现在竟然当住持了,呵呵。时间真快……”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一指庙大门前,一抬头,看到那金色的牌匾,三人下意识的肃然起敬,所有的浮躁心思全没了,有的只是心头的平静,以及感受到了一股庄严肃穆之气,让三人不自觉的降低了说话的声音。

    在北方,尤其是农村,地广人稀,村子里人为了沟通方便,从小就用喊的,所以说话嗓门都比较大。时间久了,习惯了,也改不过来了。

    但是此时此刻,三人不知不觉的就压低了声音,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把。

    此时此刻,一指庙门已经开了,三人自然轻松走进庙里,一进门,就看到了院子里的菩提树,看到这颗死了又活,然后又在寒风将至的秋末抽枝发芽作大死的老树,三人顿时有种见鬼的感觉。

    “谭叔,我上次来的时候,这树都快干透了,死透透的了,咋还发芽了?这……”杨平哆哆嗦嗦的道。

    “瞧你那德行!这里是寺庙,不是鬼门关,有也是佛祖显灵,没有妖魔鬼怪,你怕个屁啊!”谭举国训斥道。

    杨平这才回过神来,苦笑道:“我只是觉得太古怪了。”

    “古怪啥,你上次来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发生变化有什么稀奇的?”王佑贵哼哼道。

    杨平一脸苦涩,不管王佑贵和谭举国信不信,他自己最清楚,几天前他是真真正正的来过!看到的也正如他之前所说的,破砖烂瓦,老树枯死的一幕。就这么几天,却发生了如此变化。他真的觉得有点诡异,害怕了。

    “咦?什么香味?”就在这时,谭举国突然用力吸了两口气,道。

    “好香啊!好像是米饭的香味,却又不一样!比我们地里的米饭香太多了……光闻着,我肚子就咕噜咕噜叫了。”王佑贵摸摸肚子道。

    “好像是从后院传来的,去看看。”杨平闻着香味,心中的胡思乱想也没了,指着去后院的小门叫道。

    “走,去看看。”谭举国一点头,三人立刻鱼贯而入。

    至于没见到主人,私闯民宅的事情,他们真没考虑过。北方的农村,窜亲戚就是这么走的,到了谁家,不偷不抢的,光明正大的进去就是了。只不过一般不会直接进屋,而是会吆喝两声,示意主人家我们来了。

    然而三人进了后院,那米饭的香味更浓了,香气扑鼻,让人口中生津,下意识的舔着嘴唇,轻轻开合口腔,仿佛能够吃到一般。如果不是肚子被这香味引动的咕噜咕噜的抗议,估计三人也不会意识到自己饿了,还以为自己已经吃了吧。

    方正的厨房在角落里,三人一进来,就顺着窗户看到了正在厨房忙乎的方正。

    “方正!方正!”杨平率先喊了起来。

    此时此刻,方正正弄了些野菜泡在酱油当中,准备当下饭菜呢。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惊讶的道:“杨会计?王叔、谭爷爷?你们怎么来了?”

    “什么叫我们怎么来了?你小子在山上鼓捣出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怎么能不来看看?”王佑贵笑呵呵的道。

    方正出了厨房,想要找两个凳子过来,结果郁闷的发现,自家好像没啥能坐的。

    王佑贵笑骂道:“行了,别找了。你这小庙我看没啥招待我们的东西,也别找凳子了,都是自家人,我们也不讲究城里人那些东西。席地坐就行了。”

    说完,王佑贵一屁股坐在地上,谭举国也坐了,杨平虽然有点不乐意,不过还是在边上的石头上擦了擦,坐下。

    方正见此,也跟着席地而坐,摸摸光头,明知故问的道:“啥大动静?”

    “小子,你可以啊?一年没上山,你竟然将一指庙给翻新了。不错啊!”王佑贵笑哈哈的道。

    方正咧咧嘴,没说啥,而是看向了杨平。

    杨平气鼓鼓的道:“方正,你跟村长和书记说说,我是不是几天前来过,还将政府的文书亲手交给你的?”

    方正很想撒谎,不过撒谎犯戒,于是只能点头道:“是的。”

    此话一出,王佑贵和谭举国都愣住了,本以为杨平是偷懒耍滑没上山,结果杨平上山了,那他说的……难道是真的?两个人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狐疑之色。

    杨平又道:“方正,我问你,几天前,你这寺庙是不是很破败?”

    方正继续点头道:“是的。”

    杨平顿时仰起头,看向王佑贵和谭举国,仿佛在说,看!我没说谎吧?

    王佑贵皱起眉头,道:“方正,你跟叔叔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几天前这里还破败,怎么几天后就翻新了?这几天我也没看到施工队上来啊?”

    谭举国也道:“的确,方小子,你这事情有点玄乎啊。”

    方正想了想,这事儿肯定瞒不过去,但是他也不能将系统说出来,那样的话肯定会有无数麻烦上门。既然如此,方正的表情蓦然间变得肃然,然后起身,双手合十,做足了礼数,对着西方躬身一拜,宣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